第92章分局局长 - 医武兵王

第92章分局局长

陆轩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狂妄的警察,竟然直言不讳的假公济私,当真是无法无天了,一个大队长都能这么嚣张跋扈,那局长岂不是要一手遮天了,真不知道这样的警局是怎么存在的!  “是又怎么样!”陆城的舅舅詹良兵,恶狠狠的说道。  陆轩冷笑了两声:“要知道,这是你外甥先意图不轨的,而且还拿出了管制刀具,你不问谁是谁非,就跑来向我问责,你眼里还有王法吗?”  “在南宁镇,老子就是王法!”詹良兵眉头一挑的说道。  此时此刻,陆轩并没有戴手铐,他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陆城的舅舅巴不得自己反抗,如果反抗,直接落得个袭警的罪名,直接枪毙都可以。  当真是不是一家人,进不了一家门,陆轩暗忖着,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就是这么个理!  此刻,詹良兵已经等不及了,一个巴掌抽了过去,心里想着,他要是敢还手,直接一枪给毙了!  坐在椅子上的陆轩,看着那一巴掌扇了过来,微微一个躬身,接着一拳头迅猛的砸向他的肚子,砰的一声,詹良兵嘴巴里都是翻出了唾沫出来,惨叫一声,直接被一拳头给轰到了墙壁上,差点没疼死过去。  “啊!”詹良兵惨叫着,顿时让审讯室的门一脚被踢开,门外的8个警察同时拔出了枪,指向了陆轩,其中一个警察问道:“队长,怎么样了?”  “妈的!”詹良兵疼的身体直打哆嗦,怒火中烧道:“这小子竟然敢打我,他这是在袭警,给老子杀了他!”  陆轩毫无惧色,重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们可以试试,看看到底是谁先死,你们这些国家的败类,只要你们敢开枪,我不介意干掉你们。”  “你他妈唬谁呢,”詹良兵捂着肚子,嘶哑咧嘴道:“干掉他!”  此刻的陆轩真的是怒了,这几个“披着羊皮的狼”真是侮辱了他们身上的警察制服!  “可是队长……”这些警察们看着陆轩眼里的杀意,那种感觉仿佛自己在他面前,只是一只柔弱的小羚羊,太可怕的杀气了。  詹良兵吼道:“你们几个废物,你们这么多人,拿着枪还怕他?”他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可这些队员们却是清醒的。  “你们不敢,老子来,”詹良兵一把掏出了自己的配枪,正要扣动扳机时,审讯室传来一声呵斥:“我看谁敢开枪!”  如风景一般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审讯室的门口,傲人的胸,紧绷的翘臀,魔鬼一般的身材凸显着极致的诱惑力,而那张黛眉杏眼的绝色面孔更是白里透红,如牛奶泡过一般,当真是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她穿着一身警察制服,更是让人每一个有着流鼻血的冲动。  张警官!陆轩愕然的看着这位女神级别的警花,不是张雨菲还能是谁。  张雨菲目光冷冷的看着詹良兵:“怎么,詹良兵,你竟然敢想在警局里开枪杀人,真是无法无天了嘛!”  詹良兵吓得浑身微微抖了一下,急忙放下了枪,那火气顿时消了大半,尴尬笑道:“张局,我这是和他闹着好玩呢。”  张局?陆轩怔了怔,看样子张雨菲是升官了,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被调到这么一个穷山僻壤的地方当局长,这是明升暗降?  陆轩也搞不清官场上的事,按道理,张雨菲成功的让李堂海下了台,立了大功,按道理应该不会被人给玩这出吧。  “是啊,张局长,我们在和他开个玩笑,”所有警员都是附和着说道,完全都是站在了詹良兵的一边。  张雨菲重重的哼了一声,旋即向陆轩道:“怎么,还想呆在里面?”  所有警员心头一震,张局长和陆轩竟然认识!  陆轩笑了笑,放下跷在桌子上的二郎腿,很快的站了起来,旋即是跟在张雨菲后面走出了警局。  张局明明是下班了,怎么突然又跑回警局了,詹良兵思量着,肯定是陆轩这家伙打电话给了张雨菲,不然张局怎么会这么巧合的出现。  “詹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位警员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詹良兵一脸的凶色:“这张局长开始怀疑我了,怕是已经在暗中调查,我们只能是先下手为强了!”  那位警员点了点头:“嗯,万一被她查到我们做的一些事,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南宁镇是一个小镇,警局没有多少人,而且还只有一个局长,因此除开张雨菲这位新任的局长,其他的人全是詹良兵的嫡系。  “你开车来没?”张雨菲站在警局的门口,问道。  陆轩抽笑两声:“张局长,我可是被你手底下的警察带开警车带来的,难不成我自己开车子过来让他们想干掉我?”  “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张雨菲神色间有些阴霾:“这里的事情比你想象中的复杂,有些棘手。”  “你的麻烦我看出来了,”陆轩淡淡的说道:“这个警局非常乱,乌七八糟,看来你必须要下功夫好好整治一下了。”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这里隔墙有耳,车上聊吧,”张雨菲上了一辆警用的越野车,而陆轩紧跟着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发动车子,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刚才的一幕,显而易见的是,这里的所有警察都听命于詹良兵的,他倒是成了警局的掌舵者了,陆轩心里明白,想要让警局恢复公正廉明,必须拔掉这根毒刺,可是有些困难,毕竟张雨菲一个帮手都没有。  陆轩望着前方漆黑的夜色,对正在开车的张雨菲道:“我觉得你应该从市局,调来几个自己的嫡系警员。”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想要调人,必须走程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张雨菲的黛眉紧缩,苦恼道。  张雨菲又道:“你知不知道我什么会被调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为什么?”  “因为南宁镇前任的公安局长死了,”张雨菲咬着牙说道:“而且死的很蹊跷,是跳楼死的,但是他没有留下遗书,也么有自杀的原因,而詹良兵的向市警局报告是这位局长得了抑郁症,而且还是突然性的,也没有医疗诊断可以证明。”  陆轩心里跳了跳:“你的意思是,上任局长是被詹良兵给谋杀的?”

上一篇   第91章公报私仇

下一篇   第93章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