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鹤顶红 - 医武兵王

第667章鹤顶红

在婚礼当中,宋轻语也是没有出息,只是送了一个红包过来,可见,宋轻语并不想看到陆轩和宁宛西订婚时候的场面,而张雨菲也没有来,他们二女心中酸楚,是可想而知的。  此刻,宁宛西已经上床去睡觉了,她也是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一番敬酒下来,都快是支撑不住的倒地了,即使她喝的是红酒,也经不起这么的喝法。  在不少的婚宴之中,新郎新娘敬酒,大多是会用装满白开水的酒瓶代替真正的白酒,但是宁宛西却是拒绝了,人生中订婚只有一次,喝也是喝这一次,倒不如放开一些。  本来陆轩也想是上床睡觉的,可是却被孟强盛他们给拽住了,在别墅的客厅里,乔森开了几瓶二锅头,带从酒店打包带来了几个开胃的小菜。  这架势,让陆轩欲哭无泪了,还要喝?  孟强盛他们看着陆轩哭丧着脸,哈哈笑道:“老大,我们这是替你高兴,今天晚上当然是要不醉不归了。”  即使是严函也是笑着道:“老大,我可是从来都不爱喝酒的,今天为了你,可也是豁出去了。”  他么真的是替陆轩高兴,娶到了这么一个美丽而又善良的嫂子,曾经的老大,受过的苦难数不胜数,他终于能够过上正常人幸福的生活了,孟强盛、严函、乔森还有唐峰,简直高兴到时自己订婚一般,兴奋的不像话。  连严函都这么说了,陆轩还能拒绝嘛,豪情万丈的说道:“好,那我们就不醉不归!”  乔森又是从找来几个酒杯,为他们纷纷倒上酒,又是痛快的喝了起来,因为,陆轩本来酒喝的差不多了,几杯下肚,更是觉得脑子晕乎乎的,眼前看到的东西,都模糊不清了,实在是喝高了,高的不能再高了。  从小到大,陆轩其实一直都不怎么爱喝酒,但是和几个好兄弟在一起,才来了兴致。  “老大,我们敬你,祝你早生贵子!”孟强盛他们4人又是端起了酒杯来,兴致高涨的叫道,他们也是脸色通红,再喝了一杯两杯的也绝对是要倒下去了。  “谢谢你们,有你们这兄弟在,我真的觉得生活很充实,干!”陆轩感动的说道,接着将酒杯里的二锅头,一饮而尽。  在酒店里,酒桌上的酒可是精品的茅台,但是他们却唯独钟爱这廉价的二锅头,因为二锅头承载着他们无数的回忆。  依稀记得,在部队里的时候,狼牙所有弟兄们围成一团喝着这二锅头,酣畅淋漓,可是现在,几十人的狼牙特种部队,如今只剩下他们5个人了,其他的战友全部都战死了!  想到这,即使是陆轩,眼中也隐有泪光在闪烁,突然举起了一杯酒,朝天上一举:“我们向那些死去的战友们敬一杯,是他们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我们华夏的太平和幸福,敬他们!”  “敬他们!”所有人同时举杯,接着一干二尽!  “噗通!”当喝完这最后一杯酒的时候,陆轩噗通一声趴在了茶几上,而孟强盛、严函还有唐峰也是紧接着躺在了沙发上。  只有乔森还坐的笔直,就在这刹那间,他唇角突然乍现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嘶!”陆轩突然感觉到小腹传来一股难忍的剧痛感觉,似火烧一般,疯狂的席卷着五脏六腑,因为难以言喻的痛楚让他立刻酒醒了,意识到,酒中有毒!  孟强盛、严函和唐峰也是如此,他们突然间眉头紧锁,痛苦的嘶鸣一声,全部是趴在了地上打滚。  “怎么回事,我们竟然被下毒了!”唐峰捂着肚子,因为难忍的痛苦,让他的面庞都扭曲到了一起。  孟强盛也是骂道:“妈了个巴子的,是谁!”  “不可能,不可能有人悄无声息的给我下毒的。”严函咬着牙说道,而因为剧痛,额头的冷汗都是涮涮而下,这种毒非常的恐怖,让人提不起一丝的力气,绝对是一种剧毒!  “这是鹤顶红!”陆轩咬着牙说道,作为一名中医,他一下子判断出了这种毒药的药名,而且还是特制的鹤顶红,无色无味,让人喝下去没有任何的感觉,是杀人于无形的一种剧毒砒霜,瞬间能侵蚀到每一处经脉,连丹田真气的古武高手也是会毙命,毫无化解的办法。  陆轩咬着牙,想用真气游走经脉去化解鹤顶红的毒素,可毒素却游走的更快了,都达到了五脏六腑,已经回天乏术!  “不愧是狼牙的兵王,武道极致的高手!”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传来,言语间更是带着讥笑之色,陆轩、孟强盛、唐峰还有严函,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的看着没有丝毫中毒迹象的乔森!  他们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他们拼命的甩着头,拼命的……希望眼前看到的场景不是真的。  陆轩他们四人同时中毒,一定是喝了刚才的二锅头,而这些二锅头是没有拆封的,证明这是二锅头打开的时候,才被下的毒,而谁能在狼牙几位特种兵面前,悄无声息的投毒呢,也只有身边的人才能这么干了。  可是他们五个人是一起进入狼牙特种部队,睡在一个寝室的好兄弟,同吃同睡,那真是一种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的兄弟情,血浓于水!  “不可能,这不可能。”孟强盛摇着头,大声的说道。  而唐峰眼睛都是流出了泪水来,大声吼道:“乔森,你他妈的快告诉我,这不是你干的!”  唐峰哭了,他是几个兄弟里面最感性的人,他不怕死,怕的是被兄弟背叛,和狼牙的兄弟们同生共死,无数的兄弟倒下了,可是都是光荣的战死,他爱狼牙,爱狼牙的每一个战友,每一个兄弟,他无法相信,狼牙的战友,会有变成敌人的一天,并且将魔爪伸向了自己的兄弟。  严函看着唐峰哭的稀里哗啦的,心疼的厉害,咬着牙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们经历过多少次的生生死死,你为什么反过来要杀我们!”

上一篇   第666章敬酒

下一篇   第668章心理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