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西医学院教授 - 医武兵王

第638章西医学院教授

在所有人惊愕而又觉得扯淡的目光之下,陆轩不紧不慢的说道:“也许我这样说,大家也许听不明白,我打个比喻吧,加入我们一得病发烧了,咳嗽了,就要到医院去,你到医院里,我们现在医院做的什么检查呢?它的一切检查都要紧紧地围绕着这个致病因子是什么?找到致病因子并杀死它,病的问题就解决了。”  这个比喻谁都听得明白,治病肯定是要找出病因呢!但是这和“药高一尺,毒高一丈”扯不到什么关系吧?  陆轩又道:“这就是我们现代医学里的思维,这种思维对不对呢?我想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因为这件坏事是他做的,你把他处理了,这事件就平息下来了,但是从根本上讲,它的弱点是什么?这个致病因子,它之所以能够在自然界存在,是因为它有在自然界存在的理由。你想要杀死它,它就要千方百计地活下去,大自然没有让它死,于是它就要千方百计地活下去,它就要产生变异,它变异的速度可能远远比人类研制药物的速度要快得多。”  众人听到这番话,恍然大悟,说的太对了,全世界的人,每分每秒都有人在得病,不同种类的病毒在不停的滋生着,却是从来没有被完完全全的消灭过。  说了这么一大篇的话,陆轩都有些口干舌燥了,舔了舔嘴唇道:“所以有的时候我常说,在外国人没有进来之前,活在中国的细菌病毒比外国的过得轻松,因为没有人要杀死它们,它们也不会着急着变异。”  当陆轩说完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整个阶梯教室再次的陷入了寂静,而且静的有些可怕,如死水一般!  因为陆轩的长篇大论,说到了点子上,在华夏的古朝代,是根本没有西医的,而华夏人几千年以来,活的可是好好的。  陆轩笑道:“所以,中医和西医的最主要区别在于,西医在治病,中医在治人!”  当陆轩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所有的医学院的高材生们,全部都是站了起来,双肩有些颤抖,激动的抬起了双手来:“啪啪啪!”  听到这热烈的掌声,郭教授的眼眶都有些湿润了,不得不说,陆轩说的真是太好了,太妙不可言了,完完全全道出了中医的妙处与博大精深。  “说的好。”连西医院的高材生们,都是忍不住的在叫好,心里更加的懊恼,老子当初怎么会选择西医呢?真是后悔啊!  作为华夏的瑰宝……中医,大家身为华夏人,听到中医的如此妙处,当然是想学中医了,本来还鄙视陆轩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崇敬,咱们华夏国只要有这个人在,绝对能在弘扬中医了!  “咳咳咳!”此刻,几声猛烈的咳嗽声传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阶梯教室的大门口,已经是站了3个穿着一身白马褂的医生,他们都是50到60多的岁年纪,脖子上挂着诊听器,一看就知道是西医院的教授了。  而这3个教授刚才江宁大学的医学院附属医院回来,没想到竟然听到了陆轩这么“精彩”的演讲,看到自己西医院的学生,竟然为了中医而鼓掌,脸都气白了!  当西医院的学生们,看到那3个教授,全是吓得脸色一白,连忙是心虚的坐了下来,他们可是自己的老师,被他揪住小辫子的话,就不用毕业了。  “何教授,关教授,刘教授,你们怎么来了。”郭老笑了笑,说道。  那年纪最大的,站在最前面的是资历最老的西医教授……何教授,他唇角泛起一丝冷笑来:“说的倒是挺不错的,可这些理论却难以派上用场,我怕普通的感冒发烧都是能束缚了中医的手脚吧。”  中医的见效慢,是有目共睹的,普通的发烧,还真是没人会去忍着高烧的痛苦跑去中药调理身体的,而西医嘛,吃点退烧药,再打一点消炎抗病毒的药,药到病除!  所有人震惊失色,何教授真是老成精了,一针见血!而刘教授和关教授也是唇角泛起了讥笑来。  我是说嘛,怎么西医院的学生全不见了,原来是被郭教授给拉到阶梯教室来了,还听中医的讲学,典型是在挖墙脚呢!何教授心里冷哼着,可是我的墙角能是这么好挖的么,自取其辱!  “这位何教授,中药见效慢,我不得不承认,但是中医的博大精深,不是你所能想象的,高深的针灸之术,调理气血之下,有时候,比西医的打点滴还要来的快。”陆轩不怒反笑的说道。  针灸?何教授怔了怔,看了站在讲台上,那个眼中的毛头小子一眼,轻蔑一笑道:“我还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针法呢,你这是在吹牛不打草稿啊!”  “何教授,你为人师表,说话应该注意一些。”郭教授眉头一皱的说道。  蓝雅也是气呼呼的,竟然这么瞧不起陆轩,待会儿有你好果子吃的,敢欺负陆轩的人,还没出生呢。  何教授和郭教授同为教授,自然是不怕他的,冷笑一声道:“郭教授,我有说错话嘛,看看你的学生,再看看我的学生,人数上就不用比了,所以嘛,中医现在根本登不上什么台面的,还是安分守己的研究研究药方吧。”  “你!”郭教授怒极,气愤的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他的学生真的只是西医院的十分之一,差距太明显了。  陆轩则是不怒反笑:“既然何教授这么认为的话,那我们就试试吧。”  “试就试,我还怕你这个毛头小子不成!”何教授轻蔑一笑,大声道:“这里有没有发烧的学生!”  “教授,我昨晚感冒了,正好低烧在。”一位西医学院的高材生连忙是举起了手来,旋即又是屁颠屁颠的跑了下来。  何教授点了点头:“那正好,让他试试。”  西医学院的高材生又是跑到了讲台上去,自己搬来放在阶梯教室储物室的两张课桌,放在一排后,顺势就是躺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