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视差工作 - 医武兵王

第468章视差工作

陆轩大智若愚一般的说道:“所以我才踹了他的屁股嘛,敢打我女朋友的主意,当然要给他点颜色看。”  “你牛!”陈莽竖起了大拇指来:“要是我,打死我不敢踹他的屁股。”  陈莽是这样想的,米总是继承的家族企业,即使不是很聪明,但是生的好,现在不是都是拼爹的时代嘛,国外也是如此。  在宁宛西的奔驰商务车里,此时,米修斯突然问道:“宁总,问一下,你和那位公司员工,是什么关系?”  宁宛西怔了怔,不冷不热道:“他是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米修斯一听之下,直感觉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我的个乖乖,自己竟然差点把战狼的女朋友给调戏了,这简直是自己想给自己挖一座坟墓了。  米修斯额头再次冒出冷汗来,还好战狼及时的给了自己屁股一脚,不然自己要是用手碰了宁总裁一下,怕是永远都回不去米国了。  踹的好!米修斯心里想到,更是想着战狼在米国地下世界的作为,只要敢触犯他的人,几乎是没有一个能活命的。  见米总不再说话了,宁宛西唇角浮现着笑意道:“米总,你和陆轩以前认识?”  陆轩肯定指的是战狼了,而米修斯也是第一次知道了战狼的真正名字,陆轩?好名字!  “不认识。”米修斯连忙摇头道。  宁宛西笑意更甚:“如果这样的话,刚才陆轩踢了你的屁股一脚,你却还要嘉奖他,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怕是每个人都会抢着踹你屁股了。”  “啊?”米修斯惊愕道,更是老脸一红,更加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心道,全世界也只有战狼敢踹自己,而且也只能战狼踹,其他人如果碰自己一下,自己肯定要砍掉他的“三”条腿!  米修斯干笑着不再说话了,宁宛西也是没有再说什么,心中更加的肯定,米修斯是认识陆轩的,而且还是陆轩的原因,万里迢迢的拍来华夏,说是视差腾远集团的工作,其实根本就是想来见陆轩一面的。  宁宛西又一次的发现了陆轩的一个大秘密,他在米国的势力,更加的恐怖,连世界第一大财团,都对他俯首称臣。  想到这里,宁宛西心里很好奇,陆轩到底在米国做了什么,能让米修斯这样的权势巅峰者,对他如此忌惮。  很快的,三辆车子抵达了腾远集团分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当宁宛西带着米修斯坐上电梯,走进化妆品分公司的时候,公司的所有员工,看到站在最前面的棕色头发的胖子时,纷纷是激动的牙齿上下相撞着,他就是米修斯财团的董事长?全世界最有钱的人!  所有公司员工及时都坐在办公室工作,可都是佯装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而眼角的余光不停的在看着米修斯,这个天底下最有钱的男人,绝对的超级土豪!  “米总,这就是我们腾远集团在东南市的化妆品分公司,上面一楼是房地产分公司,你要不要上去看看?”宁宛西轻声说道。  “不用了。”米修斯摆了摆手道。  而米修斯看着分公司只是一层楼的办公环境,正色道:“只不过太子集团和天地集团的行政大厦已经纳入腾远集团的名下,你们为什么不去不选择一个大厦去办公,这也太委屈你位集团总裁了吧?”  宁宛西笑了笑:“米总,我们也正有此意的,已经选择了原有太子集团的大厦当做是行政大楼,只不过太子大厦正在修整当中,修整好了,我们会搬过去的。”  太子大厦依旧挂着太子集团的名字和各种招牌与广告,这是需要更换的,而不是贸贸然的搬过去。  “那就好。”米修斯笑着点点头,而所有人员工都是受宠若惊,米总这是来视差工作的,却是未公司出谋划策起来,真是平易近人,又是和蔼可亲。  可所有员工,怎么会知道,这完全是因为陆轩的原因,在米修斯眼里,即使今日的腾远集团壮大了几倍,但依然入不了他的法眼。  米修斯又在公司内部转了一圈,看似一副到处观摩的样子,可心里却是毫无的兴趣可言,他重新走回了公司的门口,笑道:“挺不错的……宁总,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嗯,好,米总,我也是正想说呢,你千里迢迢的来到华夏,我们腾远集团自然要好好招待你这位大董事的。”宁宛西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我们走吧。”米修斯笑道,当两位黑人保镖和她的小秘要跟来时,米修斯立刻道:“你们在这里等我!”  两位黑人保镖无法反抗BOSS的话,而那位金发美女却是有点委屈,要知道,米老板无论去哪都会带着自己的。  宁宛西知道他的心思,说道:“陆轩,你陪我一起去吧,陪米总喝两杯。”  米修斯目光露出深深的笑意,宁总裁可真是一个精明的人,也许她已经看出来,自己和战狼不是一般的关系了吧。  陆轩也明白到这一点,点了点头,和米修斯与宁宛西一起走出了公司。  宁宛西选择一家法式餐厅,而且还在公司的附近,步行五分钟就到了,不得不承认,法国人在浪漫和艺术方面的确有其独到之处,不大的一个店面,却被装饰的优雅异常。随处可见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与壁画,与那些极具艺术性的古老烛台。华丽的凡尔赛大吊灯柔和而辉煌的暖色光芒,将整个餐厅内映得温馨而浪漫,踩在柔软的伊斯坦布尔地毯上,轻飘飘的舒适感传递到了心坎中。  此刻,宁宛西与陆轩坐在了一起,而米修斯坐在了对面的位置上,当他们刚刚入座后,宁宛西却是说道:“我去上一趟洗手间。”  宁宛西刚来便是要去洗手间,其中意思,便是想让他们两个单独谈话,就像是老朋友叙叙旧一般,给他们两人单独的空间来。  陆轩不得不佩服自家老婆的蕙质兰心。

上一篇   第467章有虫子

下一篇   第469章股份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