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吞高尔夫球 - 医武兵王

第398章吞高尔夫球

然而陆轩却是说道:“宁总,收拾收拾,我们可以走了。”  走?魏明阳愣住了,立刻说道:“愿赌服输,想走,没门儿!”  “谁说我输了。”陆轩眨了眨眼睛道:“不过我真忘了,愿赌服输,你吞掉一个高尔夫球来履行赌约。”  “你打的球都看不到了,还说没输,你这个逗逼。”魏明阳骂道。  陆轩冷笑道:“把你的眼睛睁大,看清楚了,3!”  魏明阳心里一咯噔,他数数是什么意思?情不自禁的看向了400米外的旗杆下的洞口,看看他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招来。  “2!”  “1!”  “0!”陆轩当数到最后一声时,唇角立刻勾起了邪邪的弧度来,天空之上,3道白光从天而降一般的坠下,所有人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我的天呐,我的个神呐,这也太神了吧!  “咚咚咚!”一声接一声,那进入洞口内的响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他们倒吸一口冷气,感觉到不可思议,更是感觉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也行?  而魏董事长看着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整个感觉都不好了,他使劲的揉着自己的眼睛,更是拿出了望远镜来,当看到洞孔内的白球时,他的面孔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喃喃失声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1个球能说蒙进去的,那么3个球呢?魏明阳震撼住了,自己这个职业选手,而且还是全国第一的高尔夫球手,都不可能打出这样超高弧度的一杆进洞,似乎,世界上全部的职业选手,也没人能做到这一点!  他到底是谁,一个人,怎么能牛逼到这种境界来!魏明阳心神在颤抖着,输的是个体无完肤了,而且刚才他还不停的叫嚣着,刚才的自己,真的才是一个傻叉!  计划落空,魏明阳心里异常的不舒服,更是痛恨起陆轩来。  而宁宛西俏脸因为激动,泛着粉红的晕红之色,好久都没有这么激动与开心过,看向陆轩,这个人真是讨厌,每次总让自己提心吊胆,却总能给自己创造出完美的惊喜,令人又恨又喜!  讨厌的陆轩!  陆轩回到开球台的遮阳棚下,腼腆笑道:“魏董事长,不好意思,我赢了。”  装逼招雷劈的家伙!魏明阳恨恨想到,又是皱着眉头道:“算你赢了!”  说完,魏明阳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陆轩不冷不热的笑道:“堂堂的集团董事长,不会说出去的话,跟放屁一样吧?”  魏明阳猛然转身,本来今晚可以抱得美人归,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他这么一个程咬金来,越想越生气的他,咆哮道:“你有本事,就把高尔夫球让我吞下去!”  要知道,即使高尔夫球不大,但却是比人体的喉咙管要大很多,根本是不可能吞下去的,魏明阳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耀武扬威的大叫着,任你再牛逼,我不信你还能把球让我吞到肚子里去。  此刻,魏明阳张大着嘴巴,做出“啊”的嘴型,眼神充满着挑衅,你倒是来啊!  “如你所愿。”陆轩眼中冷芒一闪,一道银光更是刺向了魏明阳咽喉部位的穴位,陆轩从球童的口袋里抓出一个球,狠狠向他的嘴巴塞去。  他真敢来!魏明阳睁大着瞳孔,而陆轩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将高尔夫球直接硬塞进了他张大的嘴巴里。  而诡异的一幕骤然发生,只看到那个高尔夫球竟然跟长腿一般,直接溜进了魏明阳的喉咙里,而此刻,魏明阳的喉咙突然发出一阵颤抖,抖动一阵后,竟然是硬生生的把高尔夫球给咽了下去。  咕隆一声,魏明阳喉咙处发出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来,所有人惊的是目瞪口呆,他竟然把高尔夫球吞下去了,他喉咙是变异了么,这么大!  然而最为吃惊的是魏明阳了,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喉咙竟然失去了知觉,硬生生的把高尔夫球给吞进了肚子里,而且还顺着肠道,进入到了胃里,这种感觉,太诡秘,太可怕了!  “呕!”一个球在胃里,你说能舒服么,魏明阳开始狂吐不止,而且感觉胃部一阵阵痉挛,痛的是原地打转,面容扭曲的看着有些狰狞。  此刻的魏董事长想死的心有了,看着陆轩,简直跟看到魔鬼一样,吓得是浑身在颤抖。  “快扶我走,快走。”魏董事长直接吓哭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大声向自己的秘书说道。  那个西服男子也是吓得不轻,回过神来后,连忙将董事长从地上扶了起来,搀扶着他,狼狈的向俱乐部的大门走去。  宁惹阎王,莫惹陆轩,还真是这么一个说法,魏明阳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自己要不坏好心,不然怎么会撞上陆轩这么一个大杀神,整死人都不用动刀的。  高尔夫球是不会被胃液所腐烂的,因此,魏明阳需要做手术,把胃切开,然后把高尔夫球取出来。  无缘无故的肚子挨上一刀,而且还得切胃,你说有多惨?  想到这,所有人都不敢直视魏董事长的惨状了,看向陆轩时,都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这人看上去太邪乎了,太厉害了!  然而魏董事长是自作列不可活,怪不得谁。  “董事长,等等我。”刚刚捡完球回来的夏小胖,看到魏阳明狼狈离开的身影,立刻是大声道。  而当夏小胖正准备追上去的时候,陆轩直接一把拉住了他:“胖子,你刚才没看清楚嘛,跟这种老板,肯定还得受很多委屈。”  即使夏小胖心里好奇董事长怎么走的这么匆忙,但还是说道:“陆轩,你以为我想啊,可是我没办法呀,我一没文凭,二没什么技术专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工作,我不想这么丢了。”  “这位是?”宁宛西问道。  陆轩笑道:“他是我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叫夏小胖!”  夏小胖?宁宛西怔了怔,还真是个奇怪的名字,而为什么叫夏小胖,陆轩可是知道的,据说他生下来有9斤重,差点没把他老妈给折腾死,所以他老妈给他取名为小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