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0章 你个杠精 - 医武兵王

第3580章 你个杠精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五十步笑百步,苏靖宇话里的意思就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反正有两个女婢了,不差多一个是吧?”陆轩又是没好气的说道。 “——” 苏靖宇快哭,恨不得都是想喷陆轩一脸,老子说什么话你都要反驳,你个杠精儿! 此刻,苏靖宇真的很想骂人了,但是想一想老爹的嘱托,他还是忍住了,讪讪一笑道:“陆兄,这是我们苏家的一片心意,我又没非要你接纳呀,当然了,如果你真想和我们苏家合作,这份礼,你肯定要收的。” 程诗诗嫣然一笑道:“公子,你就收了奴家吧,奴家可是很会伺候人的。” 瞧瞧你风骚入骨的样子,傻子也知道你会伺候人! 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又是气的俏脸晕红,哼了一声道:“怕你是恨不得让我家主人死在你肚皮上吧?” “——” 这话让陆轩听得都是一阵眼晕起来。 “咯咯咯——” 程诗诗捂着小嘴笑了起来,那笑声宛如铃铛一般玲玲作响,笑的是花枝乱颤、丰满的身材上波浪起伏,好不迷人。 “咕隆!” 苏靖宇瞧着她妩媚如斯的样子,都是不禁吞了一口唾沫,那猪哥的样子,都是恨不得扑到程诗诗身上去。 陆轩倒是没有去看,因为那魅惑的笑声都让他心里有些发麻起来,哪里敢去瞧的。 这种女人放在家里,还真的是会影响心性,武道一途本就是要清心寡欲的专心练武,有了这狐媚子,武道一途怕是会被毁了。 似乎苏靖宇深怕陆轩看到他快要流口水的样子,看了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一眼,矛头一指的训斥道:“你们只是陆兄的女婢,这有你们说话的份么?” “苏兄,如果她们都没说话的份,那你更没有了,”陆轩突然脸色一变,冷冷道。 苏靖宇心里一咯噔,吓得身体都是颤抖了一下,因为刚才陆轩眼中的冷意让他觉得寒冰刺股。 在蓬莱仙岛,还真的有奴隶的制度,如果身为女奴的话,是一点地位都没有的,只能任由其摆布,不仅可以随意送人,而且还能轻易处死。 因此,苏靖宇才敢在陆轩面前这么说,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个女婢他也这么维护着。 苏靖宇又怎么会知道,陆轩从来没有把望月姐妹花当成女婢看待,只是习惯了两个小妮子叫他主人而已。 在陆轩的思想里,是人人平等的,可是在程诗诗眼中,简直像是见到了怪物一样看着他。 “我脸上有东西么?”陆轩看向程诗诗,笑问道。 “没——没有!” 程诗诗俏脸一红,还在卖弄风姿的她失态了,她突然发现陆轩是一个另类的人,和其他男人不一样。 毕竟程诗诗没有离开过蓬莱仙岛,根本不知道在外界,女人的地位都比男人还高了。 “陆兄,这真的是我们苏家的一片心意,你就接纳吧,我也好回去交差嘛,”苏靖宇苦苦哀求道。 已经有了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这两个拖油瓶,又来一个,陆轩可真是受不了,更何况还是个狐媚子的女人,一旦领回家去,这日子真的是没办法过了。 如今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还在耍着小手段想要让主人对她们动情,怕是程诗诗更想成为陆轩的枕边人,从而打探到苏家想要的消息吧。 这一点,陆轩又怎么会不知道,不然苏家怎么会这么好心,程诗诗不仅美艳尤物,而且还是一个处子之身。 可如果不接受,苏家怕是不会答应合作的事情,毕竟苏家需要知道陆轩到底有没有敢和青云宗叫板的实力。 综上所述,陆轩真是不得不答应。 终于,陆轩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主人!” 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不干了,拉扯着陆轩的衣角,目光幽怨的小声道。 陆轩挤出一丝笑容来:“我另有打算的。” 望月姐妹花还能说什么,只是想到主人多了一个女婢,而且还是个狐狸精,想想都是心里不舒服。 主人应该只属于我们姐妹两个人的! 瞧着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气闷的样子,程诗诗捂着小嘴偷笑了起来,只是她看着陆轩的目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眼中充满着好奇。 本来程诗诗不想被当货物一样转手给其他人,但是陆轩不一样,不仅俊朗不凡,而且他的想法和别人不一样。 “太好了,陆兄,合作的事情,我们苏家三天后会给答复的,”苏靖宇乐呵呵的说道。 “嗯,我饭也吃完了,是该走了!” “陆兄,我送送你!” 苏靖宇又是热情的说道,陆轩没有拒绝,让苏靖宇将其送出了苏家,并且还让马车将其送回了天龙镖局。 “陆少!” 当陆轩刚一走进镖局,王芮雪迎面走了过去,她急匆匆的赶过来,一脸焦急的模样,似乎是有急事。 “发生什么事了?”陆轩问道。 “这位是?” 可是王芮雪的目光很快落在了程诗诗的身上,一时间错愕不已的说道。 陆轩解释道:“苏家送我的一个女婢。” “——” 王芮雪有些傻眼了,刚才苏靖宇来的时候分明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现在反过来竟然送陆少女婢了。 不过转念一想,陆少是何等身份,小小的苏家得罪的起么,可是王芮雪怎么会知道,陆轩根本没有在苏家人面前说他是天道宗宗主弟子的身份。 本来陆轩完全可以在苏家面前这么说的,即使苏家人不相信,他也可以用“大河剑意”来震慑住苏家所有人,吓得他们屁滚尿流,让整个苏家直接臣服在他的脚下。 可陆轩是一个实在人,子虚乌有的事情他是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别人怎么想、怎么猜,那可就不关他的事了,他懒得去解释。 王芮雪看了一眼天生媚骨的程诗诗一眼,嘟囔道:“苏家可真是够大方的。” 能不大方么,如此美丽动人的尤物,即使卖出去也能值不少钱,竟然这么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