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能不能把手放开 - 医武兵王

第353章能不能把手放开

正当陆轩想开口叫省长时,然而周省长却是激动的往前一步,双手一下子握住了他的手:“你叫陆轩是吧。”  省长如此亲切的双手抓住自己的手,都让陆轩有些惊呆了,点了点头的:“是的,周省长,我就是陆轩。”  可这一幕,更是把叶凡和徐振二人差点没吓傻,这是什么个情况,周省长看到陆轩的时候,怎么跟看到亲生儿子一样,这么高兴的?  难不成陆轩还是周省长失散多年的儿子不成?所有人错愕的想到,可只是一个玩笑而已,这小子到底和周省长时什么关系?  叶凡和徐振手心在微微颤抖,似乎是踢到铁板了!  此刻,周省长都有些老泪盈眶起来:“陆轩,真是多亏了你啊,要不然我的儿媳和我的孙子就命丧在恐怖分子的脚下了。”  “咕隆!”叶凡和徐振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难以置信的想到,陆轩竟然在商场里救下了周家的儿媳妇和孙子,这等大恩,难怪周省长这般对陆轩交好。  完蛋了,完蛋了!叶凡和徐振脸色发黑,眼睛犯晕,还以为陆轩只是一个身手了得的莽夫而已,对付他,完全可以动用权术,可没能想到,他竟然在昨天,攀上了周家这个高枝,还怎么玩?  周省长一向行事低调,没有告诉任何人,陆轩救了他的儿媳和孙子,而且昨天也是一个人来医院的,看到陆轩还在昏睡当中,便是今天又过来了。  而周省长看到陆轩刚才打徐院长的那一巴掌,那力气可不小,看来他的身体完全恢复了,也是十分的欣慰。  陆轩笑了笑:“举手之劳,周省长不用这么客气,不管是谁,我都会去救的。”  “说的好。”周省长哈哈笑道:“我们华夏就是需要你这种有能力,却懂得谦虚做人的年轻人!”  “不过……”陆轩“腼腆”的说道:“周省长,你能不能把我的手放开?”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都是震精了,吓尿了,我靠,周省长要是愿意双手握着我的手,老子愿意让他一直握着,搞基都愿意,开玩笑,周省长可是代表着周家,有了周家这个靠山,谁的脸都敢打,你倒好,还不情愿,你是不是想存心让我们嫉妒死。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愤愤难平,都感觉到血压冲顶,差点没歇菜过去,而张雨菲是那个气啊,气的脑袋发昏,陆轩啦,你是个猪脑袋么,怎么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瞧着众人恨不得把自己给吃了表情,陆轩有点无奈,被周省长的两只手紧紧抓了快有十分钟了,你说难不难受?  咱不是个矫情的人,有话说话!  周省长也是呆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旋即是慢慢放开了手,却也不见他一点生气的样子,哈哈笑道:“好好好,陆轩,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这两天我手头上挺忙的,后天你有空没,咱们两喝两杯,我要再好好的感谢感谢你!”  “……”众人听到周省长的话,更觉得脑袋被门给夹了,什么时候,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试试,去把周省长的手好好抓一抓,指不定周省长会请自己喝酒呢?  不过,这绝对是作死的节奏,他们心里还是很清楚的,陆轩不一样,他可救了周省长的儿媳和孙子啊,周家的后代!  “好,周省长,就这么说定了。”陆轩也不客气的说道,因为,有些事情,他也想找周省长私下里谈一谈。  周省长要来了陆轩的电话,接着他转过身,目光看向了徐振和叶凡,还有一干人的特警与司法警察。  此刻,周省长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你们刚才说谁是恐怖分子?”  徐振和叶凡看着周省长那充满冷意的双眸,浑身哆嗦了一下,连忙道:“周省长,是我们搞错了。”  他们很激灵,目光立刻看向陆轩:“陆轩,对不起,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  “搞错了?对不起?”周省长冷笑道:“如果道歉有用,还要你们法院院长和公安厅长吃屎用?”  周省长直接爆了粗口,而且骂的特别难听,可想而知,周省长是多么的生气,竟然把周家的救命恩人当成恐怖分子来抓捕,这绝对是无法无天了,也足可以知道,周省长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叶厅长和徐院长吓得身体一个哆嗦,可是好久没看到周省长发这么大的火了,然而却是冲着自己来的,陆轩怎么就和周省长搭上关系了,倒霉,真倒霉。  叶凡和徐振纷纷低下头,不敢再吭声一句,深怕自己再说错什么话来,这件事他们明摆着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故意要加害陆轩,瞎子也能看的出来。  “你们两个明天开始接受停职调查。”周省长严厉的说道。  叶凡和徐振顿时心如死灰,如果周家要往死里整他们,他们是一点办法的没有,而且他们身上更是有很多的黑点,一旦经受纪委的调查,等待的将是他们的牢狱之灾!  周省长办完这件事后,目光看向陆轩:“陆老弟,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可别爽约啊!”  “好的,周省长你放心,我一定按时到。”陆轩笑着说道。  周省长微笑的摇了摇头,旋即是走出了病房,而当周省长离开的一刹那,叶凡和徐振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  完了,什么都完了!徐振和叶凡心里叫苦,而特警和司法警察连忙将他们扶了起来,走出病房,离开了医院。  即使徐振是朱家的女婿,但是周家要对付他的话,朱家不可能为了一个女婿,而与周家对抗,叶凡更不用说了,他是靠着拍马屁的功夫,才坐到了这个位置上,见风使舵,如墙头草一般,谁强,他就依附着谁,从他依附着太子,足可以看出来,然而他今天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真解气。”张雨菲看到他们二人狼狈的离开后,咬着牙齿兴奋的说道。

下一篇   第354章国外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