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缪不可言 - 医武兵王

第350章缪不可言

“噗!”当陆轩张开嘴巴唱的时候,宁宛西也很听话的喝了起来,然而听到他高昂的歌声,一口汤水便是全喷了出来,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怎么能唱这首国歌敷衍我,不算不算!”  陆轩汗颜,绞尽脑汁的想了想,又是扯起了他那高昂却带着难以言喻的沙哑声唱了起来:“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  这首歌是陆轩在部队里唱的最多的歌,每每唱起的时候,总能勾起许多美好的回忆,战友们每天早上按时起床,一起唱着这首《咱当兵的人》,嘻嘻哈哈的一边刷牙一边洗脸,然后的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即使再累再苦,有兄弟们的陪伴,每一天总是那么的美好。  然而无数战友去了战场,没有再回来,一个又一个,陆轩已经有些麻木,麻木到不知道痛苦的滋味……  这首歌,宁宛西却是没有阻止,即使陆轩的五音不全,那破桑子喊出的声音如青蛙的叫声那样难听,然而那嗓音之中,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悲凉之感。  而在此刻,陆轩也终于露出了他的破绽,很大的缺点,唱歌跟杀鸡似的,可宁宛西却听的有些入迷了,她芳心颤动,仿佛是看到了一个个军人站着整齐的队伍,在那里嘹亮的唱着军哥,正气凛然,恢弘不已!  陆轩唱歌时嗓音虽然不好听,但是却融入了自己真切感情,感染力极强。就连宁宛西,也似是融入到了那种军营里的豪迈和乐趣,又或是陆轩那唱到后面,声音益发沙哑起来,眼睛中也开始布上了血丝。听得宁宛西也是心生凄意,浓浓的惆怅掠上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不知不觉中,宁宛西竟然把剩下的玉米排骨汤全部给喝完了,她回过神来,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吃货,脸蛋酡红之下,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着嘴巴,以掩饰尴尬的模样。  “唱的真难听。”宁宛西娇嗔一声说道。  陆轩绕了绕头:“宁总,我知道我唱歌难听,但你也不用这么打击我弱小的心灵吧?”  宁宛西轻轻哼了一声,倒是没再说话。  而陆轩语气有些古怪的说道:“宁总,你怎么突然间对我这么好了,真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弱弱的问一句,你今天没发烧吧。”  “你去死!”宁宛西羞恼的瞪了他一眼,脸色一红的又道:“你不总说我没有履行一个妻子的义务么,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你老婆的好!”  陆轩目瞪口呆,都有点傻眼了,宁宛西真的变了,变的自己都感觉有点不认识了,然而宁总裁真真切切的坐在自己身边,可不是在做梦!  宁宛西自从懂事的时候起,就被父亲告知她已经有了个未婚夫。小时候不晓事,也不觉得什么。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这未婚夫三个字,却始终如一座大山一般的压在她心头,而且越来越是沉重。而也因为父亲的严厉警告和不断的提醒,宁宛西在学校时根本不敢和任何男生来往,而对于那些男生的主动接近,也是以冰冷的态度拒绝,从来不假以辞色。一开始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父亲那对严厉而慈祥的眼神,不忍让他伤心。到了后来,却成了习惯性心理,或者也算是一种病态心理。一遇到任何男人,都会以冷冰冰的姿态拒人于千里之外。宁宛西甚至记得自己被人起了多少绰号,但每个绰号,都逃不过石女,冰霜美人,女同,拉拉之类的范畴。久而久之,更是让她习惯于以这副面孔见人。  青春萌动时,宁宛西也是同其他少女一般,充满着浪漫的幻想。也经常幻想着自己的未婚夫,是一个身材高大,长相英俊,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男生。他会在某一天,就像通话中的浪漫王子一样,骑着白马,来迎娶自己。那时候的宁宛西,甚至还可怜同情其他女生。因为她们并不像自己一样,有一个完美的未婚夫。甚至,她觉得没有见面就结婚,是一种浪漫的姻缘。  可是到了宁宛西可以谈婚论嫁的时候,这个未婚夫竟然还没有出现,而且她连未婚夫到底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一切的一切显得如此的缪不可言!  所以即使陆轩出现了,宁宛西内心依旧充满着恨意。  “宁总,要是你打开始对我这么好的,也许我早就爱上你了。”陆轩打趣的说道。  然而宁宛西听到这话时,俏脸一下子冷了下来:“陆轩,希望你不要爱上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为什么?”陆轩惊愕道,怎么也没弄明白,宁总裁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宁宛西冷冷道:“还记得在那废墟之下,我对你说过的话么?”  “什么话?”陆轩有点记不清了。  宁宛西说道:“我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跟你说。”  陆轩愣了愣,苦笑道:“我到现在都是挺好奇的,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不如你现在就跟我说了吧。”  宁宛西握了握粉拳,眼中再一次涌出了恨意:“我迟早会跟你说的,但不是现在。”说完,宁宛西走到了相邻的一张病床上,直接是躺了上去,然后关了灯:“很晚了,睡觉吧。”  这间病房还不错,有一张陪护的床,不然宁宛西真不知道该睡哪里了。  即使灯关上了,但是宁宛西和陆轩都睡不着,陆轩一直想着宁宛西刚才的话,始终没有弄明白,宁总裁到底有什么秘密在藏着掖着。  瞧着她那股恨意,搞的自己好像非礼强奸过她似的,天地良心,咱们可从来没有见过面,再说了,她还有那病,自己又碰不得,即使自己吃了黑寡妇,也绝不会对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女人,做出轻薄的举动,陆轩心里暗忖着,感觉这小妞在刚才,一定是有点神经质了。

上一篇   第349章唱歌

下一篇   第351章豆浆油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