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1章 甘总 - 医武兵王

第3461章 甘总

汤淼淼俏脸红润,见师叔这么厉害,都是想要手舞足蹈了。   “妈,我们走吧!”小刚搀扶着他母亲,说道。   “等等!”   陆轩却是叫住了他们,小刚转过身,好奇道:“医生,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这次来看病的应该是你母亲才对,”陆轩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刚惊讶道:“我母亲?”   陆轩看了一眼大婶,语重心长道:“大婶,你的气血亏虚的厉害,是不是觉得经常体力不支,感觉到头晕,偶尔还会无故低烧吗,并且畏冷,对吧?”   当陆轩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大婶,而大婶身体在发抖道:“神医,你真的是是神医呀,你所说的症状,我全都有。”   “这也太神了一点吧?”   记者们惊叹出声,甚至是震撼不已,他们更是奋笔疾书的在记载着。   陆轩正色道:“你这是工作太累,加上睡眠不足引起的,你应该白天上班,晚上还会熬夜打另外一份工吧?”   “是的,晚上我会兼职在烧烤摊工作,要忙到凌晨才下班,”大婶低着头说道。   所有人唏嘘不已,大婶这么拼命干活,肯定为了养这个每天宅在家里的儿子,要是儿子也上班,她至于这么辛苦么?   小刚羞愧欲死,不敢直视所有人的目光,轻声道:“妈,以后你别晚上出去打工了,明天我就出去找工作。”   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使儿子这么没有出息,做母亲的大婶依然不辞辛劳的养着他,陆轩看着大婶,内心都是慢慢的触动。   陆轩语重心长道:“大婶,如果你不调理一下身体,小病会变成大病,我给你开几服药吧。”   “嗯,谢谢医生了,”大婶感激的说道。   “淼淼,我说药方,你记下来,”陆轩说道。   当汤淼淼拿出纸笔准备好后,只听到陆轩口中念念有词道:“证属脾阳虚衰,中气下陷,拟温阳益气,甘温除热,用补中益气汤加味,西党参15g、炙甘草6g、白术 20g、当归 6g、陈皮 6g、升麻 6g、红柴胡6g、黄芪 15g、防风 10g、附片 3g,共五副!”   “大婶,待会儿去药方取药,一副药每天早中晚喝三次,最重要的还是要修养好身体,”陆轩仍不忘叮嘱的说道。   “嗯,我一定会的,医生,真是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大婶握着汤淼淼交给他的药方,声音慢慢哽咽起来,眼泪更是夺眶而出,其实她的病还是其次的,她最感激的是陆轩骂醒了她的儿子。   陆轩微笑道:“大婶,我既然是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   看着小刚将她的母亲搀扶出门,陆轩心中有了一种成就感,其实有时候当个医生真的挺不错的。   “师叔,我真是越来越崇拜你了,”汤淼淼站在他的身边,一脸花痴的说道。   陆轩笑道:“别耍嘴皮子了,让下一个病人进来吧,早点看完排队的病人,我也能早点下班。”   “好嘞!”汤淼淼满心欢喜的说道。   很快,第二个病人走进了诊室,而这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是一个人来的,他穿着一身名牌蓝色西服,右手的腋下还夹着一个皮包,走路的样子大摇大摆,一副暴发户的模样,搞得好像没人知道他有钱似的。   他看似是一个人前来,但是外面有两个保镖站在门口,身份可见一斑。   “竟然是甘总!”一个记者忽然惊讶的说道。   “他是谁呀?”   其他记者纷纷好奇的说道。   认识甘总的记者小声道:“甘贺文你们都不认识吗?”   “原来是他呀,难怪了,身家好几十亿呢,”不认识甘总的记者都是想起了他来,纷纷惊叹出声道。   要说这位甘贺文,虽然没有郑老和隆凯业这么财富力强,但是甘贺文的名气却是很大,因为他发家是走了狗屎运的。   听说甘贺文的爷爷非常有远见,早早的从内地迁居到香江,并且用全部积蓄买了一大块海边的荒地,并且一直囤积在手里。   香江迅猛的发展着,甘家手里的荒地立刻是变成了香饽饽,无数房地产商都想要买,但是甘家并没有就此卖出去,而是找银行贷款将荒地开发成为了香江最大的码头。   至此,甘家经营着这家码头,年收入的毛利润都是好几个亿。   要不是甘贺文爷爷的远见,甘贺文会有这么有钱么?   只是甘家三代可没什么有经济头脑之人,只是守着一个码头过着舒服的小日子,但是这件事被媒体爆出来后,如今码头的老板甘贺文才由此出名。   听到身后的记者议论纷纷,甘贺文越发的趾高气昂起来,直接走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么年轻的医生,你们中医不是讲的是资历么,应该是年纪越大的越有经验吧,”甘贺文打量着陆轩道:“一个毛头小子,看来这家医院又是要准备关门停业了。”   汤淼淼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你怎么说话的,不想看病就走人。”   “哟呵,小姑娘,你挺横的嘛,”甘贺文冷笑一声道:“我还真不想看了,你看就知道你们不行,浪费我车子的油费。”   甘贺文站起身来转身就走,汤淼淼气呼呼的说道:“师叔,你怎么也不说句话呀。”   待甘贺文准备走出门的时候,陆轩开口道:“你额头有三道竖纹,舌质淡红,苔薄,是不是最近以来经常感觉到心悸,并时作时休,而且胸闷善太息,气短,大便干结!”   当陆轩的话音刚落下,甘贺文的身体猛然一颤,他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站着一动不动。   “你——怎么知道的?”   甘贺文慢慢转过身来,惊诧的说道。   刚才还一副天王老子的模样,现在呢,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变脸变的是相当的精彩。   陆轩微笑道:“当然是我们中医的望诊之术看出来的,我说的应该都对吧,尤其是在中午的时候,经常会有心脏绞痛的感觉,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