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9章 冷冷清清 - 医武兵王

第3459章 冷冷清清

金允儿静静的听着李诺彤说起陆轩和宁宛西的故事,从一纸婚前协议说起——   宁宛西和陆轩两个人的经历真的是分分合合,跌宕起伏,然而他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谁也离不开谁。   金允儿目光泛着异彩,越听是越入神,感觉像是在听一部相爱相杀的言情小说一样。   当李诺彤说到陆轩误会宁宛西不是第一次的时候,金允儿的心都是揪在了一起,更是激动的说道:“陆轩,他怎么这么笨呢,难道他一直都没发现豆豆是他的女儿么?”   李诺彤摇头一笑道:“不要看陆轩这么精明的一个人,可是对待感情,他很木讷的,是个呆子。”   “那后来呢?”金允儿急急的问道。   李诺彤笑着说道:“后来陆轩发现了宁宛西是他几年曾经在酒吧偶遇的女人,他们破镜重圆,因为内心的愧疚,陆轩在宁宛西面前,乖的像个一只小猫一样。”   “那他还算有点良心,”金允儿轻声道:“不过还真是羡慕他们俩,有苦有甜才叫爱情,这才能够珍惜彼此。”   “是呀,”李诺彤呢喃道:“我也很羡慕宁宛西,在陆轩心里,没有人能够和她相比较的。”   金允儿好奇道:“宁宛西一个挺强势的女人,她为什么会愿意接纳其他女人呢?”   李诺彤苦笑一声道:“谁又愿意和其他女人共享自己心爱的男人,因为误会,陆轩和宁宛西口头上离婚后,觉得永远不会和宁宛西在一起了,所以接纳了其他的女人,可是没想到——”   然而,不等李诺彤把话说完,金允儿目光如炬的看着他道:“那个女人应该是你吧?”   “——”   李诺彤娇躯一颤,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既然金允儿都猜出来了,李诺彤也不想去否认什么了。   “哼哼!”金允儿骄哼道:“你们两个经常眉来眼去的,当我是瞎子么?”   “呸!”   李诺彤轻啐一一口,什么眉来眼去的,说的自己跟陆轩好像是姘头似的。   “噗嗤!”   瞧着李诺彤羞燥的俏脸,金允儿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一笑终于是一扫阴霾,心情欢快了不少。   金允儿看着李诺彤如花似玉的脸蛋,忿忿不平道:“诺彤,真的不是我说你,你这么一个白富美,还是大明星,多少人品俱佳的高富帅追求你呀,你偏偏喜欢上他这个花心大萝卜!”   “你还是翰国第一大美女,还跨国喜欢上了他呢,”李诺彤据理力争道。   金允儿闹得个大红脸,低着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会喜欢他,而且每天是都是在想着他。”   李诺彤摇摇头道:“只要是靠近他的女人都会被他迷倒的,喜欢看着他坏坏的笑容,喜欢听着他说起以前的故事,更喜欢待在他身边很温暖的感觉。”   “允儿,也许陆轩是花心,但是他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任何一个女人,我呢,更是如此,他拒绝我很多次,也是我死缠难打才打动了他的心。”   金允儿惊呆了,不过想想自己,那天自己主动表白,他提着裤子就跑。   想起那一幕,金允儿是又好气又好笑!   “可是陆轩对待他每一个人女人是真心付出,更是愿意用生命去守护,他的勇敢、他的担当、他的义无反顾,还有他的英雄气概,让我可以抛下一切、幸福的当他的小女人,”李诺彤美目盈盈的说道。   李诺彤看似中毒不浅,可是金允儿知道,陆轩身上的魅力真的是让女人可以无可救药的爱上他。   “这就是陆轩,不一样的他,”李诺彤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纵使她只是陆轩身边的女人之一,她依然觉得好幸福。   如果陆轩能够听到她的这番话,一定会感动的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金允儿白眼一番道:“诺彤,你真是没救了!”   李诺彤傻傻一笑:“允儿,你现在已经喜欢上了他,你也会越陷越深的,你这辈子是除非逃脱不了他的魔爪。”   金允儿芳心一颤,我会像李诺彤这么疯狂的爱上一个人么,不可能吧,我可是翰国第一美女呀,为什么非要在陆轩这棵树上吊死?   “好了,不说了,我们睡觉吧,”李诺彤说道:“明天早上你还要去警务处一趟,我先去冲个澡。”   当李诺彤钻进浴室的时候,金允儿的目光复杂,她现在发现陆轩并不是一个见一个爱一个的人渣,而且陆轩更不是小人。   刚才陆轩的及时出现,更让金允儿心里满是感激,想要去跟陆轩说声谢谢,但是金允儿不敢了,她真的害怕变成李诺彤那样,爱一个人爱的如此不顾一切。   金家的家规极为严厉,怎么可能让掌上明珠嫁给一个连名分都给不了她的男人。   想着想着,金允儿有了睡意,直接是倒在床上睡着了——   今天是香江大学附属中医医院重新开业的大日子,可即使如此,在中医医院的门前,依然没有几个人,倒是来了不少的媒体记者。   因为陆轩在香江大学的一番演讲,实在是精彩绝伦,引来了不少媒体的关注。   然而,西医在香江老百姓的心里实在是根深蒂固,让市民们很难一下子接受,都觉得这是新闻报导在夸大事实。   看着医院门诊大楼前冷冷清清的样子,刚将大门打开的几个中医学院的学生都是一脸的怅然若失之色。   其中汤淼淼最为气闷,师叔这么厉害,竟然还是没人相信他。   “对了,我师叔呢?”汤淼淼一脸惊愕的说道。   站在汤淼淼身后的一位学弟说道:“学姐,估计你师叔他还没来吧。”   汤淼淼气的直跺脚道:“这都几年了,怎么师叔还没来,虽然没有多少人来看诊,但是也有几个慕名而来,正在挂号呢!”   “今天不会只有你师叔一个人坐诊么?”汤淼淼的室友兼闺蜜王晓彤问道。   反正王晓彤可没看到有其他医生,而他们这几个人是来打下手的,根本没资格、更没资历坐在门诊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