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4章 讲座 - 医武兵王

第3404章 讲座

面对陆轩如此狂妄无边,长发男子气的是双拳捏的噼里啪啦作响,他很想动手,但是他知道他胜算非常低。   如果真的激怒他,怕是都会死在他手上,无法回宗门交差,长发男子心中无比的愤懑,但他不是冲动之人,咬着牙道:“我的话已经带到,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不要自取灭亡。”   长发男子正要转身的时候,陆轩玩味道:“你再帮我向你们宗主带句话。”   听到陆轩的话,长发男子身体一震,瞬间停下了脚步,陆轩正色道:“我听说有隐世宗门和异族有勾结,希望你们的宗门不要做这种蠢事,不然的话,你们更是在自掘坟墓!”   长发男子身体颤抖了一下,这个反应让陆轩眼中射出亮两道冷光来。   “不知所谓!”长发男子没有回头,直接上车,嗡的一声,他开着保时捷卡宴直接是在陆轩眼前扬长而去。   长发男子的反应似乎是些反常,刚才他心里分明是一惊,这让陆轩初步判断这个隐世宗门也许是勾结了血族。   中医乃是华夏的国粹,博大精深穿成数千年,可是这个隐世宗门却处处与中医作对,不希望香江的中医能够崛起。   这一点都是可以见其宗门其心必异,乃是隐世宗门中的败类,与血族沆瀣一气倒也不是意外之中的事情。   陆轩的性格可是很执拗的,别人越是不要他做的事情,他越是要去做,更何况他身为一名中医,怎么可能会让中医凋零如此。   所以,陆轩明天一定会去香江大学来一场中医的讲座,并且还要一鸣惊人。   如此一来的话,陆轩等于是和这个神秘的宗门彻底为敌,不过这是陆轩所希望的,他要把这个宗门给挖出来,如果这个神秘宗门真的和血族有勾结,加上宗门与中医如此敌对,陆轩定会将其彻底铲平,踏灭这个宗门!   此时,陆轩眼中冷芒闪烁,再一次涌起了强大的战意,他自然明白如此神秘的宗门肯定强者如云,一场大战怕是无法避免。   陆轩在谋划着对付神秘宗门的计策,当抽完一根烟后这才驾车离开——   第二天的一大早,果然如陆轩所料的一般,天还没亮汤淼淼就是打电话催促陆轩早点到学校来。   面对着小师侄急不可耐的声音,生怕自己放鸽子似的,陆轩只好无奈的早早起床,洗漱一番后直接出门,不过陆轩仍不忘在去往香江的路边摊上吃了一顿早餐。   讲座的时间定的是早上的九点钟,而不到酒店,在中医学院的阶梯教室外已经是人满为患,这里聚集着香江大学其他系的学子。   这些大学生们可不是来学习来的,而是来凑热闹的,因为今天的讲座可是中医学院大肆宣扬了一番。   香江大学的中医系自从开办以来从来没有人来讲座过,这还是第一次有专家教授级别人物来讲课的,这自然能够引起轰动来。   要知道,香江大学的中医系老师可是有不少的,可是生源越来越少,那些中医系的教授和老师都是纷纷离职了,没脸待在这里,纷纷去了内地的大学求职。   不仅阶梯教室的门口上挤满着人,连教学楼外都是里三层、外三层,黑压压一片。   如此规模的讲座,是香江大学绝无仅有的,连香江大学的钟院长也是惊动了,特意跑来阶梯教室来听课。   随着钟院长的到来,其他很多系的院长也来了,甚至还有西医学院的院长藤院长。   香江大学所有系的院长都坐在了阶梯教室内,那阵仗,真是让所有人看到后感觉一阵咋舌。   “陈院长,你怎么也来了?”   “林院长,你还不是来了嘛,还有张院长、彭院长——你们不是都来了嘛!”   “哈哈,原来大家都来了!”   “可不是嘛,这可是中医学院第一次来有人来讲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能不来看看热闹嘛!”   “我听藤院长说,来讲课的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你说这不是在瞎胡闹呀!”   “反正中医系明年开始不招生了,这是是乱病投医!”   “就是,就是,哈哈——”   几位德高望重的院长都是大笑了起来,然而既然香江大学的各个系院长都来了,那作为中医学院的邱院长怎么可能不到场了,他正坐在这些院长的后面。   听到这些院长们讥笑的声音,气的是脸色铁青,都是恨不得站起身来舌战群熊,狠狠喷他们一脸一口水。   “咳咳!”   几声咳嗽让这些各个系的院长纷纷闭上了嘴巴,因为是钟院长在佯装咳嗽,这些老成的院长们自然明白钟院长有些不高兴了,哪里还敢继续吐槽的。   钟院长本来坐在第一排的,但是他慢慢起身,来到了第二排,并且坐在了邱院长的身边,说道:“老邱呀,我知道那个小伙子医术有些高明,但是让他来讲课,靠不靠谱呀?”   “——”   这话把邱院长问的是一愣,因为邱院长心里也没底,在没有底气的情况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钟院长的话了。   “应该靠谱吧,”邱院长如鲠在喉了半天方才悻悻的说道。   瞧着邱院长小声小气的模样,钟院长摇摇头道:“老邱,你还真是有点乱病投医,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刚出茅庐的年轻身上,学校的所有师生都在看着,万一闹出个笑话来,那么你的中医系真的是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了。”   能够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当然最好,可是倒打一耙砸了自己的脚,那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明年的中医系肯定关闭不再招生。   如此严重的后果,邱院长自然也明白,他额头冒出了冷汗来,有些后怕,但是都到了这一步,他有反悔的余地么?   邱院长只能赌一赌了,把全部的赌注压在了汤淼淼的师叔身上。   如果陆轩要是讲课讲的不好,或者直接是闹出什么笑话来,那可真是要完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