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8章 重新调查 - 医武兵王

第3398章 重新调查

“啥,你说啥?”金鑫目瞪口呆的问道,接着神情震惊的看向了陆轩,而陆轩脸上的神色似笑非笑。   谭芷柔又是气势汹汹的问道:“你刚才说谁傻女人?”   金鑫下意识的回答道:“我说的是和陆轩约会的女人呀!”   话音刚落,金鑫的肩膀猛然一颤,一脸惊愕的说道:“你——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关你什么事,这是我的位置,让开!”谭芷柔依然是得理不饶人。   倒不是谭芷柔生气金鑫说她傻,而是金鑫话里的意思把陆轩说不堪了,谭芷柔是在护短,她看上的男人在她眼中可是完美的,容不得别人说半句坏话。   金鑫灰溜溜的站起身来,面庞僵硬到尴尬的要死。   陆轩挪了一下位置,说道:“金鑫,你坐在我旁边吧。”   金鑫干笑两声道:“算了,我就不当这个电灯泡了,你们继续约会,我先撤了。”   “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的么,”谭芷柔轻哼一声道。   毕竟金鑫是陆轩的朋友,男朋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谭芷柔语气缓和不少,但是金鑫可不想继续待在这里,因为人家在约会,他实在是坐着不是,站着也不是,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哈哈!”金鑫大笑道:“谭督查,我是这种小鸡肚肠的么,我就是来跟陆轩道声别的,没别的事情,现在也该走了。”   谭芷柔见金鑫似乎没有生气,点点头道:“嗯,那你下次来香江的时候,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我请你吃饭。”   美女督查的脾气是来的快,去的也快,想到刚才这么怂金鑫,美女督查现在心里还真是有点过意不去,毕竟金鑫不知道自己和陆轩的关系嘛。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金鑫丢下这句话后转身向走去。   此时,金鑫走出了西餐厅,想起刚才的事情,他嘴巴嘀嘀咕咕的说道:“谭芷柔不仅是警务处的高级督察,而且还是香江特首的女儿,陆轩呀陆轩,你这泡妞的技术是不是有点逆天了?”   金鑫想到自己刚刚分手不久,现在还是单身,又是不免义愤填膺的说道:“都是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   “金鑫,你在嘀嘀咕咕什么?”   背后突然传来声音,把金鑫给吓了一跳,他转过身来,发现是陆轩跟了过来。   金鑫白眼一翻道:“陆轩,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你死了再说这话,”陆轩莞尔一笑道。   金鑫语塞,话题一转的好奇道:“陆轩,你不陪你的新欢,怎么跑出来了?”   陆轩开玩笑道:“我怎么听你的话里好像有醋味呀?”   “呸!”   金鑫吓得吐了一口唾沫,呸道:“呸呸呸,你这是什么话,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虽然谭督查美若天仙,但是我可从来没有喜欢过她的。”   “我只是觉得你桃花运太好了,都是有点嫉妒你了,”金鑫叹了口气道。   谭芷柔,警务处的美女督查、第一美女,天使一般的脸蛋,魔鬼一般的身材,多少男子可望而不可即,却是愿意吊死在陆轩这一棵树上,金鑫心里多少会有点不平衡。   陆轩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其实你不明白我的难处!”   你还有难处?   在金鑫有点目瞪口呆的时候,陆轩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我有很多女人,所以我担心没办法都照顾的过来,所以打一开始我不准备接受谭芷柔的感情,我真的是没办法呀。”   “——”   这一刻,金鑫傻眼了,惊呆了。   过了好半天,金鑫慢慢回过神来,试探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谭芷柔倒追你,你还不情愿?”   “嗯!”陆轩又是苦笑一声道:“所以我的难处你根本不明白呀!”   “你怎么不去死!”金鑫气的张牙舞爪,要不是他知道他根本不是陆轩的对手,都是有一种想跟陆轩拼命的冲动了。   你在别人面前装逼也就算了,竟然在你朋友面前装逼,你还是人嘛你!   然而陆轩说的可是实话,他掏心掏肺的说出了心里话,可是金鑫却认为他在装逼,陆轩实在是有点被冤枉了。   可惜陆轩这番话在外人看来还真是在装逼,并且是丧尽良心的装逼!   “呃!”陆轩愣住了,诧异金鑫怎么又是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   瞧着陆轩惊愕的神情,金鑫明白到,这家伙并不是在装,而是说的都是他的心里话。   这下子,金鑫可不好多说了,也许女人多了的确是麻烦,但是金鑫也想感受一下子美女环绕的痛楚啊。   “算了,算了,”金鑫摆摆手道:“跟你说这些,我是在找刺激。”   金鑫又道:“你跟出来是有其他的事情跟我说吧?”   陆轩点点头道:“嗯,以我对血族的了解,他们根本不会这么轻易放弃来香江的任务。”   金鑫心里一咯噔,下意识道:“你的意思是?”   “可是血族这么多天都毫无动静,更没有半点他们的蛛丝马迹,”金鑫若有所思道:“他们更不可能这么坐以待毙吧,血族可是以人血为食,他们忍受的了么?”   “这个是当然,”陆轩正色道:“所以,我觉得血族一定在行动,但是我们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目标换成了什么。”   “不可能,我们特情局一直跟警务处协同合作,一旦有人口失踪的报案,我们会第一时间去调查,这些天偶尔一起人口失踪,都不是血族的人所为!”   金鑫一字一句的说道着,他现在认定血族应该是离开香江,而不是待在香江隐藏着,饱受饥肠辘辘之苦。   “你说的并无道理,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事情不会像表面上的这么简单,”陆轩面色沉重道:“所以,你还需要去重新调查一下。”   “调查什么?”金鑫问道。   陆轩深思熟虑了半天方才说道:“你晚上几点的飞机?”   “晚上十一点半的飞机,”金鑫回答道。   如果是这么晚的飞机航班,那么到京城都是要到凌晨好几点了。

上一篇   第3397章 说正经的

下一篇   第3399章 激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