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6章好自为之 - 医武兵王

第3386章好自为之

此时,陆轩转过身,目光看向了坐在主席位上的朱四喜,即使陆轩的眼中无半点杀意,但是朱四喜却依然是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来。   朱四喜真的是惶恐不安到了极致,他想要大声叫人,可是他心里明白,陆轩是一位古武高手,把他的全部手下叫来也是没有用的。   因此,陆轩要杀他真的是如同探囊取物。   陆轩一步步的向朱四喜走来,而他的每一步都是在让朱四喜心跳加速着,当陆轩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脏都感觉快跳出来似的。   “你——你想做什么,”朱四喜结结巴巴,心惊胆战的问道。   陆轩咧嘴一笑,一屁股坐在了朱四喜相隔一个案桌的红木椅子上。   没有多说话,陆轩拿出了烟和火机,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他惬意的抽着烟,却是让朱四喜更加的诚惶诚恐,因为他越发不知道陆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朱四喜的猜测是以陆轩和姚浩南的关系,陆轩应该会直接帮助姚浩南杀了他,这样一来姚浩南可以一劳永逸的当上三联社的老大。   可是陆轩迟迟没有动手,这种等待死亡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朱四喜受不了这种煎熬了,咬着牙道:“陆轩,你要杀就杀,何必这么折磨我。”   “呵呵!”   陆轩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呵呵一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了。”   “你不杀我?”朱四喜一脸震惊的问道。   朱四喜猜不透他的心思,完全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陆轩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只是因为我废了你的儿子,你给我下鸿门宴,我就要杀你?”   朱四喜呼吸一窒,竟然一时间都是无言以对了。   陆轩砸吧一下嘴道:“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你应该庆幸没有绑架我的女人,不然现在的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   朱四喜心头一咯噔,后背凉飕飕的,他本来确实打算将林诗曼给绑架来,以此要挟陆轩来这里赴鸿门宴。   想到这里,朱四喜心有余悸,还好没有这么做,不然真的是会死路一条。   陆轩将朱四喜的儿子打残了下半身残废,不管是哪个做父亲的都会为了儿子报仇,所以朱四喜来寻仇是情有可原的,陆轩懒得跟他一般计较,可若是朱四喜碰了他的逆鳞,那么陆轩不会饶了他。   最关键的原因还是陆轩想把朱四喜留给姚浩南,如果直接结果了朱四喜的小命,这样一来,姚浩南会直接当上三联社的老大。   姚浩南还需要成长,陆轩也不希望介入黑道的事情,所以给了朱四喜一条生路。   朱四喜并没有脸上露出感激之色来,毕竟陆轩可是打残了他的儿子,他正色道:“你废了我的儿子,现在放我一马,我们算是两清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也不会动你身边的人。”   “这样最好,”陆轩微微眯着眼睛道:“如果你敢动什么歪脑筋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朱四喜心里一寒,沉着脸道:“但是身边的人要动我呢?”   “你说的是姚浩南吧,”陆轩笑了笑:“你们黑道上的事情不关我的事,我是不会插手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那就好,”朱四喜心里松了一口气。   要是陆轩让朱四喜不能动姚浩南,那么朱四喜还斗得过姚浩南么,直接“退位让贤”得了。   “好了,我们的恩怨既然结清了,那我也就该走了,”陆轩说着慢慢起身,头也不回的向大门走去。   当陆轩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朱四喜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问道:“陆少,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斗不过姚浩南,才没有杀我?”   “你知道就好,所以你好自为之吧,”陆轩丢下这句话,跨出了大门,消失在了朱四喜的眼中。   朱四喜呆呆的看着红木大门,他的面庞慢慢的扭曲到了一起,露出了恐怖的狰狞之色,阴森森的说道:“我会不是姚浩南的对手?可笑,可笑至极,你给我等着吧,我一定亲手杀了姚浩南!”   今天的耻辱朱四喜铭记于心,还有陆轩废了他的儿子,灭了他的杀手组织,简直是深仇大恨,但是朱四喜不敢向陆轩报复,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个实力,所以他觉得杀了姚浩南,等于是向陆轩打击报仇了。   朱四喜相信陆轩绝对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毕竟古武高手向来是极其自傲,绝对不会食言。   此时,陆轩已经走出了会所的大门,而迎接他的是好几辆警车,这让陆轩都是惊呆当场,怎么来了这么多警车。   “哗哗哗——”   当陆轩出现在会所门前的时候,所有警车内的警员都是纷纷下车,领头的陆轩认识,是反黑组的钱德康钱组长。   这里是三联社的总堂,而三联社是香江市第一大黑帮,反黑组出现在这里来到是来抓人的?   “陆少,你没事吧?”   钱德康向着陆轩走了过来,一脸关心的问道。   陆轩看着二十几个反黑组的警员,并且每个人身上都有配枪,这阵仗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钱德康一开口,陆轩知道钱德康是为了他而来的,而且还集结了反黑组所有警力。   陆轩也能够猜到,估计是反黑组的眼线看到陆轩走进了三联社的总堂,所以钱德康马上率队赶到了这里。   “钱组长,我觉得我像是有事的人么?”陆轩笑着说道:“不过你搞这么大的阵仗,有点吓人呀。”   “嘿嘿!”钱德康干笑了两声:“你是不知道呀陆少,谭督查可是放下话了,要是你受了伤,她跟我没完。”   “呃!”陆轩愣住了,苦笑道:“芷柔她也知道了?”   钱德康苦笑一声道:“是啊陆少,我跟谭督查说的。”   虽然钱德康和谭芷柔是平级,但人家的老爹可是香江特首,钱德康也是不敢不听她的话,再说了,陆轩还是谭特首未来的女婿,钱德康必须要重视,保护陆轩的安全。

上一篇   第3385章小毛病

下一篇   第3387章小鸟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