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2章总堂 - 医武兵王

第3382章总堂

对于陆轩的目中无人,朱四喜气的是吹胡子瞪眼,直接告诉了陆轩三联社总堂的地点在哪,然后挂断了电话。   当朱四喜放下手机后,他满脸的阴郁之色,将手机紧紧握在手中,冷冷道:“陆轩,我一定会让你死无全尸!”   陆轩虽然不知道朱四喜背后还有着怎样的势力在支持着他,但是陆轩没有丝毫的忌惮,在酒店附近找了一家早餐店解决了早饭问题后直接开车前往朱四喜所说的地点。   既然是三联社的总堂,所在的位置当然是相当隐秘的,陆轩可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了。   这里位于新界区一个还算繁荣的步行街内,是一个商业会所,因为还是早上,会所都没有正式营业,但大门是开着的。   陆轩走进会所内,直接向一个穿着西服的男子表明了来意,然后这个男子打量了陆轩一番后直接将陆轩带到了会所的后院之中。   在会所的后院内有一座平房,但是这座平房却休憩的十分恢弘大气,雕栏玉砌、琼楼玉宇,最为醒目的平房门口摆放着两座石狮。   走进红木大门,经过一条走廊后,直接来到了一间房间的门口,西服率先走了进去;只听到里面传来声音:“四爷,人已经来了。”   “让他进来!”   朱四喜的声音传到陆轩耳中,是刚才电话里的声音。   西服男子折返了回来,说道:“四爷让你进去。”   陆轩大步一跨,直接迈入了这间房子,当进入到这间房间后,陆轩顿时眼前一亮。   房间很大,有上百平方米,并且是长方形的形状,宛如一条宽大的走廊,里面的座椅全都是红木打造,正前方的上头悬挂着关公像,并且还有香烛在燃烧着,十分的醒目。   关公像下是两个主席位,而下面是两排座位,每个座位边上都有着一个小案桌,是放置茶水所用。   如此场景,还真是有点像香江所拍的黑道电影,陆轩亲眼所见后,倒真是有一种长了见识的感觉。   朱四喜正坐在主人的位置上,而下面两边的位置上几乎坐满了人,但他们穿的都是一身休闲服,并没有穿上社团份子喜欢穿的黑色西服。   并且,陆轩感觉到了他们身上强大的气息,都是一个个的古武高手。   当陆轩一出现,这些古武高手全都是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他,唇角还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来,似乎根本没有把陆轩放在眼里。   只听到坐在第一个位置上的半百老者冷嘲热讽道:“四爷,就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犯得着请我们帮你解决他么?”   “是啊四爷,一个毛头小子而已,他能有多大的能耐?”对面那排坐在第一个位置的半百老者也是语气轻佻的说道。   其他人相比这两个中年男子都是年轻不少,应该这两个中年男子都是代表着一股势力,下面座位的人都是以他们为首。   陆轩是年轻,但年轻就代表没实力么?   “陈老,林老,你们是有所不知,这小子一个人废了我杀手组织的所有高手,而且他没有伤分毫,”朱四喜连忙回答道,甚至笑容中有些谄媚之意。   林老、陈老?陆轩记住了两个半百老者的名字,他摇头一笑,狗眼看人低的人可真是多。   听到朱四喜的话,陈老和林老都是心头一震,无比的意外。   “嘿嘿!”林老冷笑一声道:“四爷,你的那些女杀手对于你来说是高手,可是对于我们这些真正的古武强者而言,和普通人无异,我带来的人,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   陈老也是附和道:“就是,四爷,你太高看他了,这么年纪轻轻的,即使练了古武也强不到哪里去,不过即使如此,他还真不是你能对付的!”   “但是我们出面那可不一样了,说吧,你是想要抓活的,还是死的,”陈老自信满满的说道。   四爷冷冷的看了陆轩一眼,咬着牙道:“当然是要活的!”   陈老和林老都是如此的自信,朱四喜心里当然欣喜不已,果然,自己拿出底牌来,在香江谁是自己的对手?   “好!”陈老和林老几乎同时出声,不过他们对视了一眼,陈老笑道:“林老,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哈哈!”   林老哈哈大笑了起来:“还需要我们动手么,我们带来的人,随便哪一个都能轻易的制服他吧。”   “那倒也是,”陈老也是不羁的大笑起来:“哈哈!”   陈老和林老下面所坐的年轻男子全都是笑了,整个房间里全都是笑成了一片,看着陆轩的目光满满都是轻蔑之色,更是觉得陆轩有点傻叉,竟然敢只身前来,简直是来送死的。   “呵呵!”   然而陆轩却也是笑了起来。   当陆轩的笑声传来时,所有人的笑声都是戛然而止,在场的所有人这才发现,他们如此自负,如此狂妄,可是作为今天主角的陆轩却始终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之色,现在反倒是笑出了声。   陆轩笑声中更是有着讥讽的味道,让林老和陈老都是额头浮现了皱纹来。   不等他们发话,朱四喜说道:“陆轩,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死到临头了你还笑的出来,我不知道你是傻,还是你不怕死!”   “都不是,”陆轩看着朱四喜说道。   朱四喜轻蔑一笑:“你和炜烨说的一样,猖狂到目中无人,可是为了对付你,我连我的底牌都放出来了,你死在我手上也算是死的值了。”   陆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四爷,你怕是搞错了,真正目中无人的是你请来的这些帮手才对,一些虾兵蟹将而已,也敢在我面前蹦跶。”   “——”   当陆轩的话一出口,整个房间内寂静无声,如果一只苍蝇飞进来,绝对可以听到声音。   “砰!”   林老一巴掌拍向了身边的案桌,直接将案桌轰成了粉碎,面色狰狞的大骂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乳臭未干,老夫动动手指也能碾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