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9章落荒而逃 - 医武兵王

第3379章落荒而逃

砰的一声!   当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刻,整个房间安静到怕是连一根针落到地上都能听到,金允儿呆呆的看着被重重带上的门,樱桃小嘴都是微微张开忘记了闭合。   金允儿怎么也没想到她第一次对男人表白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幕,把男人给吓跑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有多丑呢!   在惊呆过后,金允儿气的香肩都是微微发抖起来,甚至眼泪都在美目里打转,咬牙切齿的骂道:“陆轩,你这个混蛋!”   “人家一个女孩子这么向你表白,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这样对人家!”   “呜呜呜——”   金允儿直接是趴在被子上嘤嘤哭泣起来,真是委屈的不得了。   堂堂翰国第一美女如此深情表白,却是落得个这么惨烈的下场,说出去谁会相信?如果是个男人,面对金允儿的袒露心意,怕都是激动的“鸡飞狗跳”吧。   金允儿哽咽了几声过后,她抹了一下眼泪慢慢坐直了身体,她目光充满着恨意,喃喃自语道:“陆轩,你这么欺负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们没完!”   不是说男主女隔层山,女主男隔层纸么,在陆轩身上似乎压根不是这么回事。   在香江的一所高端私人医院的VIP病房门口,在走廊上站满了人,将整个走廊挤的是水泄不通。   并且这些人全都是穿着黑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镜,俨然一看便知道他们是社团的人,那阵仗,吓得这一楼层的护士和医生都是有些瑟瑟发抖,其他病房的病人更是都不敢出门了。   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一位白发老者的面前,而这位老者还是私人医院的院长。   “四爷,”医院院长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战战兢兢的说道,可是话说到一半,医院院长欲言又止,只见他额头上冒出冷汗来,实在不敢接着说了。   中年男子正是三联社的老大朱四喜,是香江地下世界势力最大的大佬,他跺跺脚,可以让整个香江都震动一下。   朱四喜身材很魁梧,有一米八几的个头,很精神的板寸头发型,五官粗狂,虎目浓眉,整个人看上去不怒自威,不管往哪里一站,都是气场十足。   瞧着医院院长冷汗都快划过面颊流了下来,朱四喜的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咬着牙道:“说!”   医院院长颤颤巍巍道:“四爷,我已经尽力了。”   朱四喜心头一咯噔,脸色瞬间苍白一片,只听到医院院长继续说道:“朱少他腰椎骨是粉碎性断裂,无法复原,并且还伤到了神经,所以他——下半身会完全失去知觉。”   “你的意思是我儿子只能一辈子坐轮椅了?”朱四喜说着,每一个字都是用咬着说出来的。   朱四喜眼中的厉色让私人医院的院长更加惶恐不安,咕隆一声,他吞了一口唾沫方才说道:“是这样的,四爷。”   “老子一枪崩了你!”朱四喜突然间掏出了腰间的手枪,直接顶在了医院院长的脑门上,   “噗通!”   可怜的医院院长吓得直接是双膝跪在了地上,大哭着叫道:“四爷,饶命,饶命呀,我真的是尽力了。”   作为医院里医术最高的医生,并且还有着几十年的医龄,并且对方还是四爷的儿子,医院院长真的是吃奶得劲都用上了,无奈粉碎性的骨头断裂,神经都是尽损,根本是回天乏术。   朱四喜真的是恨不得扣动扳机一枪把这个私人医院的院长给毙了,但是瞧着这位院长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似乎他真的是尽力了。   毕竟这位院长终究是一个医生,可不是神,不可能包治百病,迁怒于他更是于事无补,应该是找出伤自己儿子的人,然后将这个人碎尸万段,方能解心头之恨!   “滚!你们都给我滚!”朱四喜愤怒的咆哮道。   医院院长感觉在鬼门关里走了一个来回,听到一个滚子,立刻是屁滚尿流般的从地上爬起来慌不择路而逃,深怕四爷改变主意要一枪打死他。   病房里的其他医生和护士听到朱四喜的一声怒吼也是纷纷跑出了病房,一溜烟的不见了。   此刻,朱四喜的心情无比的沉重,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并且深怕有仇家对他动手,所以打这个儿子出生后就一直藏着掖着不让人知晓。   只有朱四喜最信赖的人才知道他有一个儿子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帮他掌控着一个杀手组织。   为了保护这个儿子,朱四喜花了不少心思,可是到头来这个儿子还是被人给废了,下半身残废,意味这个儿子也失去了传宗接代的能力。   如今朱四喜年纪也大了,想要生个儿子的话有点困难,即使生了,怕是他都没命看到儿子长大成人,又如何能够继承他的衣钵。   这样一来,朱四喜都算是绝后了!   朱四喜真的是气的想要吐血,无法发泄的愤怒让的双目充满着血丝,真的是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三联社的成员们站在朱四喜的身后都是在瑟瑟发抖,因为他们清楚四爷是个怎样的人,四爷的儿子变成废人,四爷肯定怒不可遏,而四爷是个思想极其变态和残忍的人,经常会通过杀人来发泄内心的情绪。   有时候四爷连身边的人都杀,如此一个“暴君”,谁又不害怕的,待在四爷的身边,真的是伴君如伴虎。   朱四喜没有说话,他一脸阴霾之色的慢慢推开了病房的门,大步的走了进去。   朱少病恹恹的躺在病床上,朱四喜走到了他的身边,似乎感觉到有人来了,朱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朱四喜后,朱少眼泪夺眶而出,声音哽咽道:“爸,我怎么样了?”   朱四喜心头一颤,身体也是哆嗦了下,过了好半天,他如鲠在喉的吱吱呜呜几声后方才说道:“院长说他尽力了,你下半身瘫痪了。”   当听到父亲的话后,朱少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出,并且还尖叫几声:“啊啊啊,我不信,我不信!”

上一篇   第3378章夺门而逃

下一篇   第3380章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