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3章这才像话 - 医武兵王

第3313章这才像话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时候,钱组长向着陆轩谄媚一下道:“陆少,好久不见呀,你怎么在这里,真是太巧了!”   “巧?”陆轩干笑两声道:“刚才是谁我脑子有病,嫌命长了的?”   钱组长一听之下都是双腿发软了,吓得连忙摆手道:“我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嘛,陆少,我真是不知道您呀,不然给我十个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这么说的。”   陆少?   听到钱组长这么叫汤淼淼的师叔,贾元涛的面庞刷的一下子变得惨白起来,因为即使钱组长也称呼他为贾少,但是钱组长可是没有对那般阿谀奉承的。   显然,陆轩的身份比贾元涛还要强大的多!   汤淼淼的师叔到底是谁?贾元涛后背感觉到一阵阵发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然而即使是汤淼淼也不知道陆轩到底有着怎样可怕的背景,让堂堂反黑组的组长都是这么害怕他。   汤淼淼睁大着眼睛看着陆轩,她感觉到她的师叔深不可测了。   “算了,不知者无罪,我也懒得和你一般见识了,”陆轩撇撇嘴道。   钱组长如临大赦一般的感恩戴德道:“谢谢陆少,谢谢陆少!”   此刻,陆轩将目光看向了贾元涛,而贾元涛吓得直接是往后倒退了两步。   “咕隆!”贾元涛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可是他依然不想认怂,他咬着牙说道:“即使你认识钱组长那又怎么样,我可不怕你!”   “啪!”   不由分说,陆轩一巴掌扇在了贾元涛的脸上。   “啊!”   贾元涛惨叫一声,捂着红肿的面庞,气的身体发颤道:“你——你凭什么打我!”   “不是你刚才说有本事再打你的,”陆轩玩味道:“所以我这是如你所愿。”   刚才贾元涛的确是仗着钱组长来帮他所以才嚣张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噗嗤!”   所有人都是忍不住笑喷了,汤淼淼更是破涕为笑,笑的不知道有多开心、多解气。   “钱组长,他打人!”贾元涛大声道。   然而贾元涛的智商真是短缺,钱组长这么忌惮陆轩,他还敢帮忙的么?   果然,钱组长脸色有点发黑的说道:“我是反黑组的,这种民事案件不关我的事,你跟我说个屁呀。”   “噗!”   众人再次笑喷,有些人笑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钱组长脸色一阵发红,感觉那笑声对他来说有点刺耳,贾元涛更不用说了,他是香江大学的霸王,如今颜面尽失,而且这里还是学校的女生宿舍门口,周围围观的人大多数都是女生。   如此丢人,让贾元涛想死的心都有了。   “贾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是你惹不起的人,”钱组长面色难看的在贾元涛耳边说道。   钱组长和贾家关系要好,所以才来帮贾元涛这个忙,如今踢到了陆轩这个铁板,钱组长只能自认倒霉了,可是也不能丢下贾元涛不管的直接离开吧。   因此,钱组长要告诉贾元涛陆轩的背景,让贾元涛赶紧道个歉,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的。   我惹不起的人?   贾元涛心脏狂跳了几下,然后小声道:“钱组长,你跟我说说,他到底是谁?”   只听到钱组长看了陆轩一眼,方才轻声细语一般的说道:“他是我们重案组组长谭督查的男朋友!”   “——”   贾元涛愣住了,疑惑道:“你说的是那个美女督查谭芷柔吧,这也叫背景,他女朋友可是跟你平级的,你需要这么怕他?”   钱组长皱了一下眉头道:“你等我把话说完,你知道谭芷柔的父亲是谁么?”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贾元涛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然而瞧着钱组长眼中的惧色,他心脏再次狂跳了起来:“谭督查的父亲是谁?”   “谭特首!”   当钱组长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贾元涛整个人都是惊呆了,身体更是打了好几个冷战来。   贾家虽然在香江市家大业大,而且黑白两道通吃,可是相比香江的一方特首,那么贾家可真是不够看了的。   在谭特首面前,贾家的势力和实力还没有到和他叫板的地步。   难怪这小子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是仗着谭特首宝贝千金男朋友的身份耀武扬威,然而这个身份在香江真的是很少人敢跟他对立的,巴结都来不及。   “去吧,给陆少认个错,我也好做人,”钱组长正色道。   向陆轩认错,还是当着这么多学校同学的面?   想到这里,贾元涛的脸色无比的难看,跟死了爹一样。   但是一想到陆轩所依仗的势力背景,贾元涛知道他拼不过的,所以他只能是咬了咬牙,走到了陆轩的面前。   当贾元涛走到陆轩面前的时候,他慢慢的低下头去:“陆少,对不起,我错了!”   贾元涛认怂了!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学校师生都是恨不得拍掌叫好起来,但是他们忍住了,贾元涛虽然认怂,但不代表他会改过自新,取消他的人要是被他怀恨在心,估计又有人要倒霉了。   “错在哪了?”陆轩微微眯着眼睛问道。   贾元涛心里直窝火,这完全是蹬鼻子上脸了,还敢问我错在哪了。   然而,以目前的形势,贾元涛只能认怂,不然的话怕是又要挨一巴掌了,他咬着牙说道:“我不该仗势欺人,不该得罪陆少,更不该狗眼看人低。”   陆轩微笑道:“这才像话嘛,你可以滚了!”   “噗嗤!”众人再次笑喷。   贾元涛脸色铁青,直接是转身离开,他眼角阴狠之色,似乎这件事还没有这么结束。   陆轩当然察觉到了那一道狠辣的目光,不过他一点都不忌惮,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再怎么蹦跶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如果贾元涛还要来找麻烦,那么陆轩可不会只是抽耳光这么轻易的教训他一下了,他想找死,陆轩会如他所愿。   “啪啪啪!”   待贾元涛转身离开的一瞬间,围观的人都是鼓掌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