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0章还不是你害的 - 医武兵王

第3270章还不是你害的

谭芷柔抬起头看着他,看着到俊逸的面庞,还有那令人着迷的高大身躯。   “陆轩!”   谭芷柔叫出了他的名字,她眼中露出了难以言喻的惊喜之色来。   来的人正是陆轩,并且来的如此的及时,要是谭芷柔被卡梅尔给玷污了,陆轩心里都不会好受。   毕竟今天站在海岸上的谭芷柔又给了他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你是战狼!”   当谭芷柔叫出陆轩名字的时候,卡梅尔心惊胆战的大声道。   要问血族人最害怕谁,那肯定是非陆轩莫属了,显然,卡梅尔是越怕什么就来什么,这让他的双目露出了恐惧之色来。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了,那么你应该知道你的死期到了,”陆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   陆轩现在还无暇顾及谭芷柔,反正他已经来了,不会再有人能够伤害的了她的。   “不过我倒是给你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告诉我你们血族的人马在哪里,我可以饶你一条小命,”陆轩警告的说道。   陆轩身上拥有者强大的自信,眼中冰冷之色更是用处无匹的气息,卡梅尔自然知道他根本不是陆轩的对手,甚至也许是被秒杀的地步。   人类都怕死,血族即使是怪物的存在也是怕死的。   卡梅尔听到陆轩的话,他的目光在闪动,他想活下去,但是血族的人更是有着他们的信仰,怎么可能为了活下来而背叛族群。   “你做梦!”卡梅尔大吼一声的向门外冲去。   “噗!”   一道血光喷洒,刚跑出几部的卡梅尔突然间停下来了脚步,他双目的眼神在涣散着,生机在慢慢消失。   只见卡梅尔的头颅从脖子上滑落,噗通一声落在了地上,并且滚出了好远。   “嘭!”   随即而来的是卡梅尔的尸体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果然是秒杀,一个血族的小喽啰而已,陆轩杀他简直是跟踩死一只蝼蚁没什么区别。   “啊!”   看到头颅滚出几米远,谭芷柔吓得尖叫出声来,无疑,这太血腥了、太暴力了,直接把脑袋给砍了下来。   准确来说不是砍,而是陆轩用柳叶飞刀斩下卡梅尔的脑袋。   “好了,别叫了!”   刺破耳膜的叫喊声让陆轩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   谭芷柔的叫声戛然而止,她看了陆轩一眼,发现陆轩竟然一脸淡然的样子,这么杀人,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在现代社会,杀人可没这么血腥暴力,谭芷柔何曾看到过有脑袋被砍掉的,她能不害怕么?   谭芷柔不敢看卡梅尔的尸体一眼,她将目光转向了陆轩,看着陆轩刀削一般的轮廓,再想起刚才陆轩刚才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的突然出现,真的是帅呆了。   想到此处,谭芷柔的俏脸都是忍不住升起了两朵红晕来——   谭芷柔在电视和电影里看过不少英雄救美的桥段,但都觉得很无聊很无趣,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却是觉得羞喜交加,都是有一种以身相许的冲动在心里滋生着。   只是陆轩刚才还看到她吓得不轻,现在竟然脸红了,而且似乎还是有点娇羞的神态,这让陆轩脑子有点懵逼。   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说的真是太对了,男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女人心里在想什么。   有时候女人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动物!   谭芷柔微微低着头不说话,陆轩也不知道她在发什么神经,但总不能在这里耗着吧,谭芷柔被绑架的事情,连飞豹队都是出动了,现在的香江可是乱成一团。   陆轩需要把谭芷柔早点解救出来,不然谭特首估计会急死了!   “我先帮你把绳子给解开吧,”陆轩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谭芷柔没有抬起头,她点了点头小脑袋:“嗯!”   陆轩蹲下身子迅速的将她手脚的麻绳给解开了,旋即谭芷柔慢慢的站起身来。   可能是手脚被绑的太久,都是有点麻木了,刚刚站起来的谭芷柔感觉到双腿一阵发软,她顺势身体倾斜下来。   陆轩看到她要倒下去的姿态,下意识的连忙是右手揽住了她不堪一握的小柳腰。   “嘤咛!”   感受到陆轩大手传来的力道和热度,谭芷柔俏脸再一次一片粉红之色,口中更是忍不住嘤咛出声来。   这一声荡人的轻吟声让陆轩都是不禁心神一荡,赤裸裸的挑逗人呀!   由于小女人的矜持,谭芷柔连忙脱离了陆轩的怀抱。   气氛有点暧昧,陆轩都是感觉浑身不自在起来,本来想和谭芷柔保持距离的,这个小妞偏偏要作死,真是让人头疼。   陆轩知道要不是刚才他及时相救,并且还是巧合的来到维多利亚港,不然的话谭芷柔真是要凶多吉少。   血族人可不会顾及谭芷柔是香江特首的掌上明珠!   “陆轩,谢谢你!”谭芷柔俏脸红红的轻声道。   陆轩摇头一笑道:“要不是我正好碰到你执行任务,你知不知道你会有多危险?”   难怪陆轩及时出现了,原来他在维多利亚港!   本来谭芷柔心里还挺好奇的,现在她恍然大悟,她本来还想说“还不是因为你我才这么冲动的”,但是这句话如鲠在喉,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傻妞!”   想到刚才如此危险的境地,陆轩都是忍不住的骂道。   “哼!”   被他这么一骂,谭芷柔是忍不住了,她撅着小嘴气呼呼的说道:“还不是你害的!”   “我害的?”一时间,陆轩都是脑子没有转过弯来。   谭芷柔目光幽幽道:“谁让你对我这么绝情的!”   “——”   陆轩竟然无言以对了,果然像葛天所说的一般,这些天这位美女督察都是抑郁了,然而冲动之下“胡作非为”。   最难消受美人恩,瞧着谭芷柔俏脸的幽怨之色,陆轩心里都是有点发苦了。   “咳咳!”   陆轩佯装咳嗽两声道:“对了,刚才你有没有看清楚把你绑走的是谁。”   当然了,以陆轩对血族高手气息的敏感,根本不可能有血族人从他的眼皮底下将谭芷柔给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