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9章星光盛典 - 医武兵王

第3239章星光盛典

这哪里是重,简直是下狠手!   瞧着郭成军鼻青脸肿的样子,郭志双心里暗忖着,要是奶奶从地下爬起来估计也是不认识叔叔了。   此刻,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插嘴道:“郭少,你叔叔是我们打的,这些保镖也是我们打的!”   “啊?”   郭志双震惊失色,哪里会料到是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打倒了一大片的郭家保镖。   并且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还毫发无伤!   郭志双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相当的震撼。   陆少这对美女姐妹花不仅国色天香,而且还是一等一的高手,郭志双想想都觉得陆轩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才会有这辈子如此的艳福。   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为什么这么承认,她们是觉得主人和这位郭少的关系要好,不希望他们之间产生什么隔阂。   但是两个小妮子太单纯了,没有陆轩的示意,她们敢动手么?   所以郭志双要算账,肯定这笔账要算到陆轩头上来。   只不过郭志双会因为叔叔被教训成这样而对陆轩心生间隙么?   郭成军什么货色,什么德性,郭志双可是一清二楚的,自从她父亲重病不起之后,郭成军都是明目张胆的在别墅里豢养好几个美女,败坏了郭家的风气。   而且郭成军一直打着郭家掌舵者的主意,巴不得他父亲早点死,这样一来,郭成军好直接掌控郭家。   所以,郭志双压根不会站在郭成军这一边。   “陆少,虽然郭成军是我叔叔,但是我不会护短,是他先找你麻烦的,我们郭家做事从来只认一个理字!”郭志双一字一句的说着,铿锵有力。   说白了,郭志双的意思是郭成军自作孽、不可活!   听到郭志双的话,郭成军一阵咬牙切齿,眼中闪烁着愤恨之色,但是一闪即逝,因为他低着头,陆轩都未能察觉到他充满报复的目光。   “虽然这样,但郭成军毕竟是你的叔叔,把他送到医院去看看吧,你瞧瞧他,太惨了!”   陆轩说着,将目光看向了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板着脸道:“你看你们把郭总打成什么样了,真是的,下次下手轻点,知道么?”   “噗嗤!”   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自然知道主人不是真的在教训她们,她们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   “噗!”   然而郭成军听到陆轩的话,直接是胸闷一闷,一口血直接是喷了出来,噗通一声,转眼间他直接气的昏死了过去。   郭志双想笑却笑不出来,陆少就是陆少,欺负人的本事真是一绝,一句话都能把人气晕过去。   “好了,我是该走了!”陆轩说道。   郭志双歉意一笑道:“陆少,不好意思,让你来给我父亲治病,还让你惹上了一个麻烦。”   “麻烦还不至于,”陆轩笑了笑,向郭志双挥了挥手后直接钻进了车子里,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连忙坐了上来。   “嗡!”   陆轩发动车子后一脚油门踩下去,阿斯顿马丁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轰鸣声冲了出去。   看着阿斯顿马丁跑车的车尾,郭志双心中若有所思,也不知道这次叔叔受了这么深刻的教训,还敢不敢打我和父亲的主意!   郭志双目光看向了昏死过去的郭成军,这才大声道:“把所有人都送到医院去,这里收拾干净。”   “是,少爷!”郭志双身后的保镖恭敬道。   “主人,我们现在是去哪呀?”   坐在车子里,望月知心小声问道。   陆轩笑了笑:“你们不是不想现在回去么,那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吃饭吧,晚上带你们尖沙咀最繁华的商场转转。”   “听说今天晚上星光大道有周年庆的活动,我们去维多利亚港吧,”望月知意试探的说道。   星光大道?   陆轩心头一震,突然间想到之前答应了嫩模老婆林诗曼,陪她一起出席星光大道的盛典。   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似乎知道今晚有星光大道的盛典,很多大明星都会出席,甚至还有一些国外的大明星也会来,十分的热闹。   所以她们两个想去开开眼界,这才不想回家。   陆轩都忘记了有这一茬,他连忙拿出手机来给林诗曼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不明白陆轩为什么会突然打电话,但是她们无比的乖巧懂事,不会打扰陆轩打电话。   电话很快的接通了,陆轩笑道:“诗曼,星光大道的周年庆盛典是不是今晚举行?”   林诗曼声音有些幽怨的说道:“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呀,我怕你都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这个嘛,嘿嘿!”陆轩干笑了两声:“我这不是想起来了嘛,马上给你打电话了!”   “嘻嘻!”   林诗曼甜甜的笑了起来:“嗯,我就怕你今天有事,所以不敢给你打电话,我和若彤姐姐都在等你呢。”   “晚上的盛典几点开始?”陆轩问道。   林诗曼回答道:“晚上七点半呀,你到了维多利亚港给我打电话。”   陆轩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刚刚五点钟,时间还是非常充裕的!   “嗯,那行,我到了给你打电话!”陆轩笑着说道。   “老公最好了!”林诗曼幸福的笑着,并且还发出了“吻”的声音:“嗯嘛!”   即使陆轩看不到林诗曼娇媚动人的样子,但是也能幻想出来,他忍不住的心神一荡,这个小嫩模越来越撩人了,真是个小妖精。   陆轩挂断了电话,却发现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正直勾勾的看着他,她们两个撅着小嘴,一脸的酸味。   “呃!”陆轩愣了一下,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我们吃醋了呀!”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幽怨道:“主人要是能这么对我们那该有多好。”   “——”   陆轩呆若木鸡,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见陆轩直接是懵逼了,望月知心和望月知心连忙改口道:“主人,我们跟你开玩笑的啦,我们不会有非分之想的,能待在主人身边伺候主人,我们就很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