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5章抢我台词 - 医武兵王

第3205章抢我台词

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她们整个人依偎在陆轩的怀里,但是她们的芳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这一战,她们真是倾尽了全力。   “主人,对不起!”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战败了,她们低下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说道。   陆轩左右手同时刮了一下她们的小鼻子,没好气的笑道:“傻丫头,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怪你们干什么?”   “嗯!”   听到主人的话,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这才露出了笑容来,然而她们又是但心的说道:“主人,那个叫柳骜的家伙,真的好强!”   “嗯!”   陆轩点了点头,却是不以为然。   当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被打败的时刻,江世冲激动了,江老脸上也是露出了喜色来。   此刻,柳骜看向了陆轩,冷嘲热讽道:“你如果现在跪下来给江老认错,或许江老还能大发慈悲的饶了你这一次。”   “你的废话真是太多了,”陆轩看着他,不冷不热道。   “嗯?”柳骜眉头一扬,愠怒道:“看来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躲在女人背后的男人,还敢逞能,我真不知道你何来的勇气!”   “堂堂男子汉,只会当一个缩头乌龟,你这种人倒不如死了算了!”   柳骜又是大骂出口,然而不管是谁,都瞧不起被女人保护的男人,即使是陆轩也是如此。   说着,柳骜眼中杀机隐现,他对陆轩已经动了杀念!   “呵呵!”陆轩笑了起来,柳骜怒道:“你笑什么!”   陆轩乐呵呵道:“我笑你太天真,真正自大的是你才对。”   “可笑,可笑至极,”柳骜大声道:“你在我面前简直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我要杀你,动动手指便可!”   陆轩砸吧一下嘴道:“你抢我台词了!”   “——”   众人皆是震惊,江老也不知道陆轩何来的勇气,竟然如此猖狂,他的所有依仗都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他还能依仗什么,难不成依仗他自己?   “蝼蚁,我要让你知道惹怒我会是什么下场!”   柳骜被陆轩给彻底的激怒了,他怒吼一声,向着陆轩扑了过来。   刹那间,柳骜身体内的丹田真气蓬勃而出,在凶猛的翻滚着,身体的速度和力量直接达到了极致。   “蝼蚁,给我死!”柳骜宛如狂暴的雄狮一般奔腾而来,铁拳闪电而出,拳风冷冽,闪烁刺眼的寒芒!   这一拳,柳骜用出了全力,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   在和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交手的时候,他都没有用出全部的力量,因为他还是知道怜香惜玉的,并没有下狠手。   虽然陆轩在他眼中是一个弱鸡,柳骜完全不用这么下狠手,但是陆轩的狂妄和无耻让震怒,他已经处于在了疯狂的边缘。   这是被激怒出来的强大力量,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   江老很久没有看到柳骜这么拼尽全力的出手,他觉得,陆轩今天是必死无疑了。   “我会让你知道,到底谁才是蝼蚁!”   接连被羞辱的陆轩终于有了强烈的战意,他冷笑一声后,双目冷冽的寒光猛然乍现,顷刻间,只见陆轩的气势变了,他体内的真气在喷涌而来,一道道真气在身体周围旋转开来。   那一股排山倒海的真气更是吹动着他的头发纷飞着,吹动着他的衣衫猎猎作响。   陆轩突然爆发出令人恐怖到窒息的气势,让所有人呆若木鸡。   “怎么可能!”   江老更是震惊失色的大声道。   江世冲吓得身体在发抖,他这才发现陆轩隐藏的如此之深。   姚浩南呢,整个人已经傻掉了,只有望月知心和望月知意兴奋的小脸蛋胀红,主人终于发威了!   柳骜感受着来自陆轩的威压,他后背已然冒出了冷汗来,他从来没有感受如此强横的气息。   不可能,这不可能!   柳腰心里在大叫着,这个小子才多大的年纪,怎么可能如此之强。   “我不信!”   柳骜大吼一声,然而他已经出手,根本没有办法再收手了。   “今天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陆轩也是狂吼一声,他猛烈一拳挥出,轰的一声,那一拳炸裂着空气,破空声宛如炮弹发射一般传来炸响声。   拳风虎啸,宛如龙吟虎啸一般震动着所有人的耳膜,那一拳的力量让人觉得头皮发麻,骇然不已。   这是肉体凡胎的力量么?   “砰!”   “轰!”   当双拳撞击在一起的时候,整个别墅都仿佛是颤抖了一下,巨大的冲击力将江世冲、江老、望月知心、望月知意和姚浩南都是震飞了出去。   最可怜的是倒在地上不起的那两位黑衣高手,直接是被冲击波给震晕了。   狂风大作,吹的书桌上的书本纸上到处乱飞,宛如飞沙走石一般的末日景象。   火星撞地球一般的冲击力,真的恐怖如斯,这才是真正强者对决。   可是谁都没想到的是,柳骜整个人的身体倒飞了出去,更像是一颗炮弹被轰出,不到眨眼的时候,只见柳骜的身体狠狠砸在了墙壁上。   “轰隆!”   在柳骜身体装机在墙壁的一刹那,整栋别墅震颤了起来,给人的感觉是一颗炮弹击中了别墅。   终于,别墅再次恢复了宁静,可是所有人看向陆轩和柳骜的时候,他们的身体打了一个寒颤来。   柳骜的身体深深的陷进去了墙体内,而陆轩呢,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震撼了,一颗心更是在疯狂的颤抖着。   秒杀,彻彻底底的秒杀!   江老是最清楚柳骜的实力,基本上柳骜是处于无敌的存在,难逢敌手,可是在一个如此年轻人的面前,他竟然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滴答,滴答!”   寂静的书房里,只有诡异的水声传来,令人触目惊心的并不是水声,而是柳骜嘴角的鲜血在溢出,划过嘴角落在了木地板上。   江世冲的双腿在哆嗦着,谁不是呢,江老亦是如此,心惊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