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0章太狠了 - 医武兵王

第3080章太狠了

此刻,歪嘴男也懒得再废话,说完刚才的话,立刻大声道:“兄弟们,我们走。”   听到歪嘴男的话,其他几个新义社的人,纷纷走向了歪嘴男。   “小妞,模样身材都不错,都老大玩腻了你,我们也玩玩,”歪嘴男率先向公司出口走去,当其他几个新义社的人经过秦思雨身边时,忍不住的调戏道。   秦思雨后悔不迭,简直是想哭了。   坑爹不说,把自己也坑进去了!   李若彤真是有点无语,但她知道,陆轩肯定会帮秦家解决这个麻烦。   秦玉峰脸色一片阴霾满布,当歪嘴男拉开玻璃门的时候,他沉声道:“如果你们一定要这样,那么我只能报警,让警察处理这件事了。”   “警察?”   歪嘴男正要走出玻璃门,听到秦玉峰的话,顿时停下了脚步,脸色狰狞一笑道:“秦总,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这里是尖沙咀,是我们三爷的地盘,不管是谁,都救不了你!”   当歪嘴男说完这番话,秦思雨知道,秦家要完了,自己也要完了。   秦思雨压低着声音道:“陆轩,我们秦家被你害惨了,你就是一个瘟神,而且还是一个缩头乌龟,一点本事都没有,只能当小白脸的男人!”   “思雨!”   听到秦思雨的话,秦玉峰连忙呵斥道。   秦思雨咬着牙,不再吱声,但是目光充满恼怒的瞪着陆轩。   李若彤俏脸泛着冷笑,她没有说什么,她看着秦思雨厌恶陆轩的目光,她知道,早晚有一天,秦思雨会后悔的!   “砸完了,就想揍了?”   这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听上去更是有点邪魅,宛如来自地狱的声响,让人不寒而栗。   歪嘴男心头一震,看向了那个说话的人,赫然是站在秦玉峰身后的那个身材修长,面容俊逸的男子。   “小子,你是秦玉峰什么人?”歪嘴男问道。   歪嘴男可是调查过秦玉峰的,他只有一个女儿,看着陆轩,他隐隐猜到陆轩是谁了。   “陆轩,别冲动!”   秦玉峰知道陆轩想干什么,他的声音很冷,眼中充满着怒火,估计想要动手了,因此,秦玉峰连忙抬起手,拦住了他。   但是陆轩撇开了秦玉峰的手臂,说道:“秦叔叔,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就好了。”   “陆轩,果然是你呀!”   听到秦玉峰叫陆轩你的名字,歪嘴男嘿嘿笑道:“你小子也敢露面,信不信我弄死你?”   歪嘴男一脸的凶狠状,却又是咧嘴一笑:“不过我们只要秦总答应我刚才说的两个条件,我们三爷会放你一马。”   “那你还是来弄死我吧!”陆轩说着,向歪嘴男走了过去。   其他新义社的人,都是紧抓着滚球棒,他们知道陆轩很能打,不得不小心提防着。   歪嘴男听得直接有点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陆轩会这么回答他的话。   “小子,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歪嘴男皱着眉头说道。   陆轩冷酷无情一般的说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马上把这里收拾干净,砸毁的东西给我搬出去,然后我会让秦叔叔统计一下损失,你们马上赔偿!”   “第二呢?”歪嘴男一脸挑衅的问道。   陆轩回答道:“第二,我会让你们走着进来,爬着出去,然后再去找你们的三爷!”   “妈的,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   当歪嘴男怒喝一声后,只见陆轩快如闪电的出手,直接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然后狠狠向玻璃门撞去。   “砰!”   “哗啦!”   歪嘴男的脑袋狠狠撞在玻璃门上,先发出一声轰鸣,接着钢化玻璃所制造的玻璃门瞬间破碎。   “啊!”   随之而来的是歪嘴男的一声惨叫。   那一声凄厉的惨叫,让所有人都是打了一个哆嗦,在场的人更是吓傻了。   谁都没想到陆轩会这么出手,而且还如此的残忍,直接抓着头发,狠狠把歪嘴男的脑袋撞向玻璃门。   太凶残了!   不过也多亏这是玻璃门,如果是一面墙的话,按照陆轩刚才使出的力量,歪嘴男肯定要一命呜呼。   秦玉峰、俞美馨和秦思雨都是吓得身体发抖,李若彤还好,画面有点血腥,让她忍不住闭上了美目。   她知道陆轩会这么做的,惹上陆轩,跟找死是没什么区别的。   陆轩的动作太快,快到了极致,歪嘴男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的头鲜血淋漓,更是有鲜血划过面颊,一丝丝的。   很快的,歪嘴男整张脸都是血迹,看上去,让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这个镜头,而且如此的逼真,简直比看恐怖片还要恐怖。   陆轩依然抓着他的头发,看了一眼新义社其他的人,声音充满着冷意道:“我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选第一,还是选第二。”   那一道冷冽的目光,宛如寒芒毕露的利剑,狠狠扎在人心,新义社的人都是吓得手脚在哆嗦。   刚才那出手,那力量,那将人置于死地的狠劲,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们只听说陆轩身手不凡,可没想到他这么强,而且下手还这么狠,太狠了!   新义社的人,简直感觉陆轩才是混黑道的,他们是平民老百姓!   “我们选第二,选第二,”新义社的人,看着满脸血迹的歪嘴男,哪里敢有反抗之心,纷纷扔下了滚球棒,去收拾被打砸的各个办公室。   “服么?”   陆轩低下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歪嘴男。   歪嘴男都快奄奄一息,只有一口气在了,他不想死,眼泪吓得流了出来,泪水混杂着血液,看上去,更是诡异无比。   “我——我服了,服了,大——哥,我要去医院,放——我一条生路吧,我再也不敢了!”   歪嘴男呜咽的说着,这么一撞击,他感觉自己离死都不远了,脑壳已经碎裂。   当然,陆轩知道这一点,如果不止学,这家伙肯定要死。   陆轩放开了抓住他头发的手,接着点了一下他脖子上的穴位,顿时将他的血给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