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9章有人来过这里 - 医武兵王

第2999章有人来过这里

在这么人迹罕至的山林里,有这么一间木房子,还用说么,当然是莫云涛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当年,莫云涛便是在悬崖底将只剩下一口气的陆轩带到了这里来。   看着眼前曾经熟悉的一幕幕,陆轩的眼中,甚至看到了师傅站在木房子的门口,指导他练武的样子。   虽然是幻觉,但可以知道,陆轩对莫云涛,真的是无比的尊敬,而又感激,一直都是念念不忘他的救命之恩。   没有师傅莫云涛,更没有今天的陆轩!   “陆轩,是这里么?”穆晚晴的芳心快速的跳动了起来,声音有些发抖的问道。   即使穆晚晴知道肯定是这里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   陆轩点了点头道:“就是这里了,在这间小木房子里,我和师傅呆了差不多有两个多月的时间。”   在那里,陆轩迎来了新生,人生轨迹更是有了重大的改变。   从一个默默不闻的小兵,在此之后,成为华夏最强兵王,更是巅峰的武道强者。   “我们一起过去吧!”   陆轩知道穆晚晴的心情是相当激动的,他紧紧握住了穆晚晴的小手,温柔一笑道。   莫云涛死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任何的痛苦,所以,陆轩不会对莫云涛的死,感到任何的痛苦。   只是穆晚晴不一样了,莫云涛是她的亲生父亲,却是这辈子,一共见面的次数都没有超过十次的!   穆晚晴多想感受一下父爱,却是成为了一个永久的遗憾。   感受着陆轩火热的大手,穆晚晴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这个小男人,有时候虽然也需要她安慰、需要她怜惜,但大部分的时间,他还是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大男人的。   “嗯!”   穆晚晴甜甜一笑,然后和陆轩一起走向了木房子。   木房子是当年由莫云涛搭建的,当年,他坠落雪山之巅,他带着受伤的身体,一路边疗伤,一路来到了这里。   这里距离雪山,可是有十几里的路程,而为什么莫云涛选择在这里居住,那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冬暖夏凉,并且日光充裕,可以采摘到不少名贵的中药材。   所以,莫云涛在这里搭建了房子,一心钻研中医。   莫云涛的腿已经摔断,又有内伤不能痊愈,他只能将一门心思放在中医上,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创造出药浴这么神奇的疗法。   也是因为这一点,莫云涛用他的后半生所学,救活了陆轩,还改造了他体质,伐毛洗髓,百毒不侵。   十几年采摘名贵药材,后半生所学,全部付诸在陆轩身上,陆轩能在这么快的时间,成为这么年轻的强者,可不是这么侥幸的。   陆轩和穆晚晴走到木房子的面前,陆轩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嘎吱嘎吱,房门已经老化,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门上的灰尘更是倾泻而下,陆轩用手挥了挥飘落下的灰尘,然后走了进去。   屋内更是灰尘满步,里面十分的简陋,两张用木头拼接的木床,上面铺着干草,一张小桌子和两张小板凳。   这些都是莫云涛亲手打造的。   如此环境生活,一般人真是受不了的。   但是莫云涛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直到他老死在这里。   “师姐,我们先去拜祭一下师傅,再回来打扫一下吧,”陆轩正色道。   穆晚晴鼻子有点发酸,轻声道:“嗯,那我们先把行李放在这,”   看到父亲曾经生活的如此艰苦,做女儿的,能不心疼么?   将行李放在木房子里后,陆轩带着穆晚晴去了莫云涛的墓地。   莫云涛的坟墓距离木房子并不远,在不远处的一处山坡上,一处显眼的石碑竖立着,并且刻着有字,莫云涛之墓!   字是陆轩刻上去的,远远看过去,陆轩和穆晚晴的心都是微微沉重了起来。   然而,当陆轩走到莫云涛坟墓面前的时候,他愣住了,瞳孔一阵阵紧缩——   “陆轩,怎么了?”   穆晚晴看到他异样的神情,心中一颤的问道。   此时此刻,陆轩的神情,竟然是有着震惊之色!   “有人来过这里!”陆轩喃喃道。   “什么!”   穆晚晴也是惊讶出声来,她也是知道的,只有陆轩才知道这里,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竟然有人来过这里,怎么可能!   这么一大片丛林,一望无际,谁会没事跑到这里来,而且这里还是悬崖底,下来都不容易,上去可是会更难的。   如果不是有目的而来的人,绝对不会作死的下谷底!   陆轩看着墓碑前的三炷香,还有坟堆上的一个白色花圈,正色道:“师姐,这三炷香,还有这个花圈,不是我拜祭师傅的,而且花圈还是挺新的,应该是今年才来拜祭的,时间还不长!”   听到陆轩的话,穆晚晴的娇躯一颤,这么一解释,还能不相信么,肯定有其他人来拜祭莫云涛了。   陆轩和穆晚晴都知道,莫云涛这一生没什么朋友的,即使有朋友,也不会千里迢迢的来寻找莫云涛。   所有人都认为莫云涛在二十多年就已经死了,加上陆轩成为医圣,也是向外界宣布,莫云涛已经与世长辞。   这样一来的话,莫云涛都死了,谁会想着来拜祭一下莫云涛的?   穆晚晴柔声道:“会是谁呢,竟然这么有心的寻到这里来了,肯定跟爸爸的关系不浅。”   那是当然了,肯定是关系很亲密,也许这个人认为莫云涛一直没有死,等知道他的死讯后,痛心疾首的想要来拜祭一下莫云涛。   因为当年莫云涛是从雪山之巅掉下来的,以雪山的范围,四处寻找,即使万般艰难,但是他还是找到了。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个人能够寻到这里来,肯定是吃了不少的苦。   陆轩和穆晚晴一路过来,都是劳碌奔波的,更何况是无头苍蝇的在丛林里寻找——   “不管是谁,既然是来拜祭师傅的,肯定和师傅关系要好,”陆轩笑着说道。   “嗯,就是想知道他是谁!”   穆晚晴笑着点了点小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