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3章人有悲欢离合 - 医武兵王

第2823章人有悲欢离合

既然陆轩和卫青山之间已经有了很深的过节,按道理说,陆轩不应该和卫青山有什么正面接触的。   但是陆轩这次的任务是保护卫青山,迟早是要见面的,倒不如借此机会见一面,也好摸摸对方的底。   想到这里,陆轩点点头道:“这样也好!”   “那等卫委员长来了,我通知你一声,我还有事,先走了,”王主管说完这句话便是离开了。   他知道陆轩对他不感冒,也就懒得去巴结陆轩了。   王主管已经知道陆轩的身份,一个被开除军籍的人还能再回来,可想而知的是,背后肯定有一位大佬。   如果王玉管知道这位大佬是老首长,怕是会躲进厕所里大哭一场了。   待王主管走后,孙教官搂着陆轩的肩膀说道:“正好,中午我们一起在食堂吃个饭,喝两杯,好好的聊聊。”   “好!”   多年不见,陆轩也想和孙教官喝几杯,十分豪爽的笑道。   现在正好到了吃午饭的点,陆轩和孙教官一起去了二楼的食堂。   走进大楼内,一切都是无比的熟悉,食堂也是老样子。   走进偌大的食堂,陆轩恍然间仿佛都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坐在这里吃饭,身边都是朝夕长处的保镖同事们。   时间真的是可怕的东西,这里再也看不到任何熟悉的身影,唯独只有孙教官。   更有不少的保镖同事,去执行任务后再也没有回来。   在这里,陆轩也只有回忆的份了,一切都无法再重来。   那段日子,陆轩也过的很开心,每天和同事们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吹牛逼。   “是不是想以前的战友了?”看到陆轩停住脚步在发呆,孙教官忍不住的问道。   陆轩点了点头,怅然若失的说道:“在这里,我只认识你了。”   孙教官摇摇头道:“人有悲欢离合,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看开一点,我可是每天都会看到新面孔的,看着一批批老人离开这里,我比你更难受。”   “嗯!”   陆轩笑了笑道:“孙教官,去打饭吧,我找个位置等你。”   在这里吃饭可是要饭卡的,陆轩没有,当然是由孙教官代劳了。   陆轩找了曾经经常坐的地方在等着,很快的孙教官打来了两份饭菜。   有鱼有肉,还有一份汤,伙食真不是一般的好。   但是话说回来了,这里可是中楠海保镖的训练基地,每一个中楠海保镖都是国家的栋梁和精英,加上每天强度的训练,伙食能不好么?   陆轩和孙教官相对而坐,这时候,陆轩拿起筷子来,慢慢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道:“孙教官,我忘了,食堂可是没有酒卖的,咱们喝不成酒了。”   “没有酒卖,难道就没酒了吗?”   孙教官贼笑了几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瓶二锅头,陆轩看的是一阵发呆。   在训练基地内,还不允许喝酒,想要喝得偷着喝,不然被抓到,不仅要写检讨书挨批斗,还会被体罚一下。   陆轩曾经可是被偷喝酒被抓到过,和几个好兄弟被被罚了围着操场跑了二十圈,腿都快跑断了。   没想到,孙教官身为教官,竟然是知法犯法。   不过这更体现出孙教官可是一个性情中人!   能从口袋里掏出的酒,自然是小瓶装的二锅头了,刚好一小杯的二两酒。   当孙教官拿出小瓶二锅头的时候,周围的中南海保镖也是看傻了眼,接着都是偷笑了起来。   孙教官听到笑声,立刻是瞪了他们一眼,意思是让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更不要到处去说。   当然了,也有不少中楠海保镖都是看的嘴馋,但也只有嘴馋的份了。   没有酒杯,陆轩和孙教官直接拿着酒瓶喝了,他们碰了一下酒瓶,各自喝了一大口酒。   好久没有喝二锅头了,一口酒入喉,浓烈的滋味,让陆轩都是忍不住叫了一个“爽”字。   这时候,孙教官小声道:“陆轩,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挺好的,”陆轩笑着回答道。   孙教官喝了几口酒,立刻觉得酒意上涌,接着酒劲说道:“陆轩,我真替你挺可惜的,一个女人把你害的被开除军籍。”   “不过你现在过的不错,我算是放心了,”孙教官笑着说道:“也是,你这小子的本事大着呢,脑子又精明,跟个老狐狸似的,在哪都能吃的开。”   看着孙教官红润的面颊,才喝了半杯酒,就感觉他喝高了。   不得不说的是,孙教官压根不能喝,却是喜欢喝!   这么多年了,孙教官的酒量完全没有上涨呀。   不过孙教官的话,让陆轩有点哭笑不得了,他知道,孙教官所说的女人是宋轻语,他现在的美女老婆。   当年的事情,孙教官也是知道的,特别想为陆轩打抱不平,但无奈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教官,可帮不上任何的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轩拉着行李箱从这里滚蛋了。   孙教官能不知道么,自从陆轩给宋家当了保镖之后,马上被开除出了军籍,不是宋家大小姐害的,还能是谁?   不说陆轩当年恨死了宋轻语,孙教官都是恨得牙痒痒。   不就是大家族的千金嘛,还是宋家的掌上侄女,即使作为天之骄女,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陆轩成长为中楠海的保镖,终于告别了战场,他容易嘛他。   “孙教官,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陆轩摇头一笑道。   “嗯?”   孙教官疑惑道:“怎么说?”   “其实当年首长把我开除军籍,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有战后心理综合症,首长想让我彻底的远离有关部队的一切!”   陆轩苦笑道:“当然了,也有宋家一部分的原因,这只是首长找了一个借口而已。”   孙教官自然知道陆轩有这心理疾病,但是听到陆轩为宋家,为宋轻语开脱,忍不住的低声问道:“陆轩,你不会喜欢那宋家大小姐吧?”   “也是,宋家那女娃长得可真是漂亮,还是有名的才女,气质还无人能比,要是我年轻个几十岁,我也会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