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4章十年怕井绳 - 医武兵王

第2774章十年怕井绳

宁宛西心如死灰,三天之后,陆轩没有出现了,她终于要面对现实,陆轩是一个负心汉,一个夺走她第一次,却不负责任的渣男,   所以,宁宛西离开了江宁,伤心而又失望的回到了米国——   宁宛西低下了头,声如蚊呐的说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呵呵!”   赵子昂笑了笑道:“嗯,我都知道,陆轩这小子,我都是挺替你不值的,竟然这么抛弃你了。”   本来听到赵子昂说这些,陆轩心里挺不好意思的,没想到赵子昂这小子还添油加醋起来。   这让陆轩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眼神的意思是在说,你小子不帮我美言几句,你还火烧浇油了你。   “不过嘛!”   赵子昂连忙是语气一转的说道:“看到你们走到一起了,我真是挺欣慰的,陆轩欠你很多,这一点我知道,他要是不好好对你,我都不会放过他!”   听到这话,宁宛西看了陆轩一眼,而陆轩讪讪的笑着,宁宛西忍不住伸出小手,在他腰间的软肉上狠狠掐了一下。   “嘶!”   陆轩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连忙抓住了宁宛西的小手,却是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宁宛西挣扎了一下,然而陆轩死死的握着不想松开,宁宛西只好由得他了。   “你是不是已经都知道了?”宁宛西看着陆轩说道。   陆轩点了点头道:“嗯,在扶桑和赵子昂偶遇的时候,他都跟我说了。”   宁宛西低下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觉得有点小丢人,曾经竟然这么去傻傻等着陆轩的出现。   “宛西,对不起!”陆轩目光炙热的说道。   宁宛西看着他眼中的灼热之色,香肩抖了两下,然后眼中隐有泪光在闪动。   被陆轩火热的大手紧紧握着小手,宁宛西能够感觉心中有一股暖流在流淌着,让整个人都是感觉热乎乎的。   宁宛西更能深深的感觉到陆轩对她的愧疚之情,但是这不是宁宛西想要的,她只想珍惜现在的时光,忘掉曾经有过的伤痛。   “虽然我那时候很傻,傻到我都恨我自己,但是我们又在一起了不是么,还有了我们第二个孩子!”   宁宛西轻声说道:“我们只要珍惜彼此,不再误会对方,以前的事情,算是一种苦尽甘来吧。”   听着宁宛西的话,赵子昂都是被感动到了,多好的女人呀,而且还是如此祸国殃民的大美女。   陆轩,你真是太有福气了!   然而想到陆轩还有其他女人,尤其是在扶桑的那对极品双胞胎,赵子昂都是有点念念不忘了。   陆轩,我要是你,如果拥有宁宛西这样的美女老婆,即使再漂亮的女人,我也不会多看一眼的!   赵子昂心里想着,再看看樱井彩,内心的波动慢慢平息下来。   因为赵子昂知道他没有陆轩那么有本事,像陆轩这么优秀的男人,自然受到女人的青睐。   能够娶到樱井彩这样的扶桑大美女当老婆,赵子昂内心也是挺知足的。   “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陆轩轻声说道,这句话,完全能代表他此时的心境。   若不是有赵子昂和樱井彩在场,陆轩都想亲亲美女总裁老婆的小嘴了。   陆轩都是觉得,能和宁宛西走到现在,真是太不容易了,彼此之间还发生过不少的误会。   尤其是陆轩以为宁宛西不是处女之身,豆豆不是他的孩子,从而离开了宁宛西。   分分合合,也让他们心里再也没有了一丝隔阂。   用苦尽甘来形容他们,真的很贴切!   赵子昂看着宁宛西和陆轩彼此之间深情的目光,他都是内心一阵触动,赵子昂不得不感叹,还好自己不是单身狗,不然肯定要被他们给虐死了。   此时,赵子昂站起身来说道:“我去上个洗手间。”   待赵子昂去上洗手间,樱井彩和宁宛西也是把一碗煲仔饭给慢慢吃完了。   不过等了半天,也没见赵子昂回来。   陆轩刚才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和宁宛西紧紧依偎在一起,享受着二人世界。   这里是他们偶遇的地方,在这里,更是让小豆豆降临到了世界——   不过时间长了,陆轩觉得有点不对劲,即使赵子昂上个大号也不用这么长时间吧?   陆轩转过身去看向洗手间,只见赵子昂被几个人堵在了洗手间。   这几个人嘴巴里都是叼着一根烟,一脸的玩味之色,尤其是一脸麻子的一位汉子,更是一只手揽住了赵子昂的肩膀,不让其离开。   “好像赵子昂有麻烦了,我过去看看,”陆轩正色道。   宁宛西也是看到赵子昂被围了起来,点了点头道:“你去吧!”   樱井彩则是轻声道:“陆轩,你小心一点,他们好像不好惹。”   陆轩用扶桑语笑道:“樱井彩,放心吧,在扶桑,都是没人敢招惹我,在江宁,更没有!”   说完,陆轩起身向着赵子昂走去——   这一刻,那位麻子脸的大汉揽着赵子昂的脖子嘿嘿笑道:“赵子昂,怎么这么长时间没看到你了,你可是夜店小王子呀。”   赵子昂干笑道:“麻哥,我马上结婚了,有老婆了,怎么还能经常带夜店里逛呢?”   “是么?”   麻哥眯着眼睛道:“既然都不来夜店乱花钱了,不如借点钱给我用用吧?”   赵子昂看似一脸的平静之色,脸上还带着笑意,但是他的身体却在微微的哆嗦起来。   这位麻哥,赵子昂可是认识的,他可是一位心狠手辣的主。   不过听说麻哥在两年多前离开了江宁,到外面去混了,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赵子昂可是以前在麻哥手上吃过亏的,被麻哥给痛打了一顿,几天都没能下的了床。   对麻哥的无比惧怕,让赵子昂心里慌乱不已,甚至都忘了向陆轩去求救。   一个小小的地痞流氓老大,陆轩出场,简直动动手指都能碾死他,但是赵子昂却只顾着害怕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借多少?”赵子昂悻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