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3章仁至义尽 - 医武兵王

第2763章仁至义尽

“陆轩!哦,不!”闫丙烯连忙又是改口道:“陆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听到闫丙烯的话,这位孙秘书整个人傻掉了,陆轩的名字,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滕远集团的董事长呀。    刹那间,孙秘书感觉到头晕目眩,几乎都快要晕倒了——    闫丙烯也是一头的冷汗,这个骚狐狸怎么惹到陆轩头上了,这不是找死嘛!    如今陆轩虽然根本没有管理公司的事务,但是他拥有着藤远集团最多的股权,是滕远集团的董事长,在公司可是有着生杀大权的。    陆轩让闫丙烯滚蛋,怕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要知道,闫丙烯手上所拥有的股份可是少之又少!   “闫总,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没想到你脾气倒是长了不少呀,”陆轩微微眯着眼睛说道:“看上去倒是挺像一个大领导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滕远集团你开的!”    当陆轩说到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闫丙烯双腿一软,差点没直接跪下去,还好他的手搀扶在了孙秘书的肩膀上,只是他的面色发白,吓得浑身直哆嗦。    本来嘛,陆轩和闫丙烯还算是有几分交情的,还一次单独喝过酒,对闫丙烯,这个老家伙虽然抠门儿,但是为人还不错。    只是没想到闫丙烯堕落了,不仅包养一个小秘,还让她到公司里来当他的秘书,陆轩更是从闫丙烯的眼色里看的出来,他刚才在办公室里,可是好好享受了一番。    所以,陆轩为什么会说孙秘书含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曾经唐芸都想给陆轩当秘书,陆轩都没答应,因为好好的一个公司,怎么能如此败坏风气呢。    闫丙烯的架子也大了,也许是因为滕远集团今非昔比,他自然是水涨船高,不免嘚瑟了起来。    不管如何,陆轩真的对闫丙烯挺失望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加上人都是会变的,闫丙烯已经不是那个胆小如鼠,规规矩矩做人的铁公鸡了。    闫丙烯满头冷汗的说道:“陆董,这都是误会,误会呀。”    “误会?”    陆轩看向孙秘书道:“她又是怎么回事,是你自己安排她当你秘书的吧?”    公司任何职位可都是公开招聘的,即使可以照顾一下亲朋好友,但怎么能让一个打扮的如此露骨的人来当秘书的?   听到陆轩的话,闫丙烯瞬间哑口无言了,他的嘴唇在颤抖着,无言可对。    而孙秘书已经吓坏了,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    陆轩叹了口气道:“闫总,我对你挺失望的,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你变了不少,我感觉都不认识你了!”    然而陆轩的话还没有说完,闫丙烯身体发憷道:“陆董,是我老糊涂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影响公司的事情了,还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闫丙烯知道,陆轩是想让他离开公司了,虽然闫丙烯60岁了,但是他可不想被赶出公司,坐在副总裁的位置上,而且还是华夏数一数二的龙头集团,闫丙烯怎么想走呢?   “闫总,像你所说的,你老糊涂了,所以你老了,还是早点回去退休吧,你的股份,我不会要回来,每年会跟你分红,这么对你,我已经仁至义尽了,”陆轩淡淡道。    “——”    闫丙烯沉默了,他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    在京城的滕远集团,因为陆轩的帮助之下,被经营的如火如荼,整个滕远集团已经跨到华夏前三的上市集团之列。    闫丙烯坐拥滕远集团的股份,不仅是两朝元老,还是公司的副总裁,这样的身份和地位之下,洋洋得意的闫丙烯,心态潜移默化的发生了变化。    加上这位孙秘书的主动勾引,再加上孙秘书的技术,让闫丙烯迎来了第二春,每天和孙秘书在办公室里鬼混着,乐不思蜀。    现在想来,闫丙烯有点后悔了,自己这么大的年纪了,竟然如此荒唐,真是不该!   大错已经铸成,闫丙烯知道无可挽回了,只能是自己铸成的错,自己吞苦果了。    “陆轩,谢谢你了,我回办公室收拾一下东西,”闫丙烯说着,可是现在的他,看上去简直像是老了十几岁似的。    孙秘书却是一把拽住他,可怜兮兮的问道:“闫总,那我呢?”    “你——”    闫丙烯怔了怔,然后接着说道:“我会给你一笔分手费,然后踏踏实实的找个男人嫁了吧,我这么大年纪了,你耗我在身上,是在浪费青春。”    说完,闫丙烯大步而去。    虽然有一笔分手费,但是孙秘书还是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她眼中流下了泪水,然而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陆轩,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候,宁宛西正好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外面的动静她听到了,只是刚才还不方便出来。    现在她出来了,看到闫丙烯和她的秘术,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其实宁宛西也听到了不少风言风语,她都是准备找闫丙烯谈谈的,没想到这次闫丙烯竟然撞到陆轩头上来了。    陆轩笑道:“没什么,闫总老了,我让他回去养老了。”    “我这么做,你没意见吧?”陆轩转过头,看着美女总裁老婆,笑眯眯的说道。    宁宛西摇摇头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闫丙烯直接走后门,让一个女人给他当小秘,公司最近都在说这件事情,闹的公司氛围很不好,我还正准备想找闫丙烯谈谈的。”    “其实我也想让闫丙烯退休的,正好你帮我做了恶人!”    说着,宁宛西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闫丙烯和宁宗泽关系交好,宁宛西都得叫闫丙烯一声叔叔。    让闫丙烯离开公司,宁宛西还真不好开口,正好陆轩帮了忙!   陆轩苦笑一声道:“谁让我是你老公呢,当然要为你遮风挡雨了。”    “噗嗤!”    宁宛西娇笑一声,却又是想到了什么,说道:“我刚才好像看到闫丙烯的脸色不太好,他难道是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