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6章第一次 - 医武兵王

第2696章第一次

酒井大和自然不会亲自去熬汤的,所以,皇城厨房的一位厨师被悄然的抓了起来,并且供出了酒井大和。   更让天皇惊讶的是,那碗人参汤的毒药提炼了初恋,竟然不是砒霜,而是一种从毒蛇毒液里提出来的神经毒素。   这种神经毒素,仅仅是一滴,都能让一个成年人瞬间暴毙而亡,发不出任何的求救声。   银针只能试毒砒霜,什么时候能够连神经毒素也能够试出来了,而且银针还没有发黑,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一点。   天皇对此疑惑不解,怕也只有等陆先生来取针的时候,当面问他才知道了。   在皇城内,一场巨大的风波来的快,消失的也快,因为天皇根本没有马上派人将酒井大和控制起来。   天皇自然有他的想法,但是他会这么轻饶了酒井大和么,显然不会的。   酒井大和既然一点都不念及父子之情,天皇也不会!   不过天皇没有死,这让酒井大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按照父亲的性格的话,绝对会喝这杯人参茶的,除非有什么意外发生!   酒井大和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大半夜的,他正好遇见了父亲的贴身管家,于是向管家询问天皇父亲是否入睡没。   然后,管家说天皇刚刚睡着,因为肚子突然不舒服的缘故,也没有喝下人参茶,管家看人参茶冷了,然后直接倒掉了。   听到管家的说辞,酒井大和心中气门不已,想来也好寻找下次的机会了——   酒井大和始终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却是因为没有毒死亲生父亲,怕夜长梦多,这一页吗,辗转难眠。   天皇也是难以入眠,是因为他怎么会生下酒井大和这么一个孽子,连亲生父亲都要毒害,这还是人么?   今夜,怕也只有陆轩拥有一个美妙的夜晚了,隔江犹唱后庭花呀——   翌日的中午,当外面的大太阳照射在陆轩眼睛的时候,这才让缓缓的睁开眼睛来。   日上三竿,没想到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想起昨夜的疯狂,陆轩甚至觉得有点荒唐了——   以后还是需要节制点,不过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滋味,真的是太销魂了。   只是苦了小仓美馨这位美妇,她气质高贵,却愿意让陆轩做这种事情,而且还是主动提出来的。   想想,陆轩心里还真是挺感动的。   陆轩没有立刻从床上爬起来,因为他被小仓美馨的双手紧紧环绕着虎腰,要是一动,怕真是会吵醒她了。   昨夜的征伐,让小仓美馨连连求饶,她也真的累了,累坏了。   看着小仓美馨安静的面容,那长而细密的睫毛在微微颤动,经过一夜滋润的小仓美馨,更是脸蛋娇嫩粉红,妩媚如丝。   陆轩忍不住看的一呆,这个美妇再这么滋润下去,真是要祸国殃民了!   没有耕不好的地,只有累死的牛,这句话果然一点都没错。   此时,小仓美馨似乎感觉的到陆轩在看她,她的睫毛又是颤抖了几下,然后缓缓睁开了美目。   四目相对,小仓美馨俏脸一红,如梦呓一般的世道:“陆轩,你什么时候醒的?”   陆轩笑道:“刚醒不久!”   “嗯!”   想到昨夜的疯狂,小仓美馨浑身感觉一阵发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气氛突然陷入到了有点尴尬的地步。   这一刻,陆轩微微眯着眼睛问道:“还痛不痛?”   痛不痛?   小仓美馨愣住了,但很快意识到痛不痛是什么意思了,她嘤咛一声,娇羞道:“还有点疼,毕竟是第一次嘛。”   第一次!   听到她的话,陆轩瞬间明白小仓美馨为什么会主动提出那种需求来,因为小仓美馨知道华夏男人的占有欲是极强的,尤其是对女人,想要占有女人的一切,初吻、初恋、第一次——   小仓美馨不能把真正的第一次给陆轩,只好用其他第一次了——   这算是一种补偿吧!   想到这里,陆轩心里又是一阵感动,这个傻女人的,都这么大年纪了做事情还跟小孩子一样。   然而,小仓美馨如此无怨无悔的付出,让陆轩真的很喜欢这个让他很着迷的美妇。   “这几天怕是都不行了,”小仓美馨有点怯怯的说道。   陆轩轻轻抚摸着她绝美的脸蛋,说道:“傻女人,这种事当然只能偶尔做一下了,我可不是一个变态呀。”   想起陆轩昨晚像打了鸡血一样,小仓美馨还真是怕怕的。   所以小仓美馨才会提醒陆轩一声,深怕陆轩乐此不疲,她可是经不住这样摧残的。   陆轩温柔的目光,让小仓美馨心中温馨不已,她甜甜一笑道:“对了,陆轩,你昨天和丽雅公主丈夫面前,说什么绿帽子的事情,绿帽子是什么意思,应该是很不好的意思吧?”   “绿帽子——”   “咳咳!”   听到小仓美馨提到这个词,陆轩都是忍不住咳嗽了几声来,不过陆轩还是跟她解释了一番,还跟他讲了历史上绿帽子来历的故事。   小仓美馨听着陆轩所说的故事,都是听得聚精会神起来。   很快,小仓美馨弄明白了,原来绿帽子是指女人出轨,给男人带来的负面影响。   不过小仓美馨倒是觉得不论是女人还是男人出轨,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当然,这是以一个扶桑女人的视角来思考问题的。    小仓美馨想到华夏文化,华夏女人都是矜持保守的,所以出轨的事情,真的是一件很丑的事情。   尤其是女人给男人戴绿帽子,这对于男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是华夏男人最大的深仇,所以说,绿帽子这三个字,对于华夏男人太敏感了。   陆轩也是如此,即使他这么有魅力,也从不会去主动追求有夫之妇,即使有夫之妇找上门,也不会接受。   不希望被人戴绿帽子,也绝对不会给别人戴绿帽子。   此时,小仓美馨紧紧抱住陆轩,然后将小脑袋枕在陆轩的胸口,轻声呢喃道:“陆轩,自从我遇见你之后的,我的心全部都属于你了——”

上一篇   第2695章银针试毒

下一篇   第2697章责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