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白米粥 - 医武兵王

第264章白米粥

陆轩转移话题道:“碧蓉,我的肚子有点了,给我弄点吃的吧。”  “医生说,你现在只能吃点稀饭。”沈碧蓉轻声说道:“那我去食堂,给你拿一碗稀饭过来吧。”  陆轩点了点头:“好!要一大碗。”  “噗嗤。”沈碧蓉娇笑出声,还真是把她给饿坏了,陆轩能不饿吗,昏迷了三天三夜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何况三天没吃饭了,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  当沈碧蓉离开后,一个长得有点婴儿肥的小护士走了进来,是来给陆轩换药的,沈碧蓉走之前便注意到他的消炎吊针打完了,所以叫了护士过来。  小护士走到他身边,一边换药,一边说道:“陆先生,你可真是好福气啊,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你。”  陆轩老脸一红:“有么,我怎么没觉得。”  “你是不知道,那晚把你送来的那个女人,可是哭的眼泪都干了,虽然冷冰冰的,可长得真是好看,人家可是陪了你一天一夜,不吃不喝的,晕倒了好几次。”小护士嘻嘻笑道。  陆轩心里一阵颤动,他知道小护士说的是谁,只有宁宛西才会总是冷若寒霜,可是没想到,宁宛西竟然陪了自己一天一夜,茶不思,饭不想,从来没有离开过,可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她为什么不在了呢?  那晚,张雨菲听到西湖区的爆炸声后,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一定是山本中天和那位五爷干的好事,于是紧急通知消防部门和警局去救援,赶到那片荒野后,只看到炸毁的大楼,却没有发现陆轩和宁宛西的身影。  而张雨菲拨打着陆轩的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她心里发寒,感觉陆轩很有可能在大楼的废墟之下,于是叫来大型机械,抢救工作一下子全体出动的展开。  当张雨菲和所有警员看到陆轩把宁宛西压在身下的那一幕,所有人的心都被震撼了,而张雨菲已是大哭了起来,不知道是生是死的陆轩被救了出来,而清醒后的宁宛西,紧紧跟在担架上的陆轩,怎么也不愿意离开。  张雨菲担心还有敌人在附近,因此她没有跟上去,她需要做的是,扫除现在有关对陆轩一切的威胁。  即使陆轩死了,张雨菲也会为他报仇雪恨,不惜一切!  而留在现场的张雨菲发现了掉了脑袋的唐五,可查不到任何他的身份信息出来。  小护士见他在发呆,又说道:“可惜的是啊,那个女人,看到刚才几个人女人哭作一团的过来找你的时候,转个背便是走了。”  陆轩目光彻底的呆滞了,接着是苦笑的摇了摇头,这个外冷内热的小妞,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小护士换完了药,就离开了,只留下心里有点难受的陆轩,一个人在那里发呆,宁宛西应该不会是吃醋的走了,也许看不惯自己这么多风流债吧。  “陆轩,你怎么了。”当沈碧蓉提来一大碗稀饭的时候,却发现陆轩一个人睡在床上,目光空洞的正在发呆。  这时候,陆轩才回过神来,笑着道:“没什么。”看到热气腾腾的白米粥时,感觉肚子更饿了,正想坐起身来时,他眉头立刻是拧在了一起,轻轻动一下,就觉得全身到处酸痛,而且是一种钻心的疼。  陆轩倒吸一口凉气,可把沈碧蓉吓了一跳,急急道:“陆轩,你别动,医生说了,没有三天,你是不能动的,我来喂你。”  沈碧蓉拿起一个匙子,坐到了他的身边,沈碧蓉用匙子盛起了白米粥,放在自己嘴边轻轻的吹了几下,这才放到了陆轩的嘴边上,她动作极其的温柔,美目盈盈波动,那一抹柔意的风情,直把陆轩给看呆了。  不得不说,沈碧蓉这样水做一般的女子,真的很让心动,绝对是做老婆的绝佳人选,陆轩却不敢再多想,张开嘴巴,一口吞掉了白米粥。  沈碧蓉小声道:“小心烫!”  陆轩心里热乎乎的,一口接一口的吃着,几天没吃饭,感觉这白米粥像是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一般。  在这两天里,陆轩迅速的恢复着身体,身上的绷带完全解除了,但是身体受到了太多的创伤,仍然不能自由活动。  但陆轩可以下床了,陆轩的身体素质,让整个军区医院的医生都是震撼,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能活下去,不停的在自动恢复着身体的机能,两天就能下床走路,这样的身体素质,真是绝无仅有的。  陆轩真是得好好感谢师傅了,是他用无数珍贵的药材搭配,用一桶桶的药浴来去除他身体的杂质,造就了陆轩这样强悍的体魄,不然他绝对早已命归西天。  这两天,病房还来了不少的客人,有郝天丰、郝龙华夫妇,有宁宗泽夫妇,还有蓝书记、龙书记、林东城等一大堆领导班子,都是来探望陆轩,也只有他们,才能知道内幕消息的来到军区医院。  如果都知道陆轩受伤住院的话,怕是门槛都都要被踏破了,而以宁宗泽夫妇为最,他们都眼睛红红的,知道是陆轩为了救自己女儿才受的这么严重的伤,心里难免愧疚,更加觉得陆轩是一个最佳的好女婿,得好好看紧了。  夜色已深,刚才医生来过,说是后天就可以出院了,陆轩想到这,觉得心里不知道有多舒坦,而沈碧蓉乖巧的跟个小媳妇似的,为他削着苹果。  这时候,房门吱的一声被推开,走进来一位眉目如画,身材曼妙的绝色女子,陆轩惊讶道:“唐芸!”  唐芸咯咯笑道:“没想到会是我吧。”  “有点没想到。”陆轩笑了笑,还真是没料到唐芸竟然会找到这里来。  唐芸看向了沈碧蓉,顿时被惊艳了一下,长发披肩,肌肤雪白,螓首蛾眉,面带微笑之下,真是如同一个乖巧懂事的俏媳妇一般,所有男人的杀器啊!  “这位是。”唐芸第一次见到她,好奇道。  陆轩说道:“我的一个老同学,沈碧蓉,碧蓉,她是唐芸,杂志社的记者,刚交的一个朋友。”

上一篇   第263章班主任

下一篇   第265章悲剧的陆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