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8章自扇耳光 - 医武兵王

第2628章自扇耳光

陆轩一脸的玩味之色,却是更让高树良田心中惶恐不安。   值得一提的是,高树良田可是刚出院才不久,陆轩的那一巴掌,让他在医院躺了好几天。   那份锥心的痛楚,依旧让高树良田心有余悸,如今再撞到陆轩手上了,他真是有一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悲催感觉。   此刻,高树良田还没来得及说话,樱井彩的母亲便是将他拉到一边,小声问道:“哥,这个人是谁呀,你可是巡警局的局长,怎么会这么怕他呢?”   樱井彩的父亲也是一肚子的疑惑,连忙也是走到高树良田的身边,竖起耳朵听着。   高树良田的面庞狠狠抽搐了几下,哭丧着脸说道:“妹妹,你住院的事情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了,”樱井彩的母亲问道:“你不是被车子撞了么,牙齿都掉了几颗。”   “——”   高树良田沉默了,惶恐的看了陆轩一眼,这才说道:“其实我不是被车子撞的,而是被人打的!”   “什么!”   樱井彩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尖叫出声来,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起初,樱井彩的父母去医院探望高树良田的时候,感觉高树良田身上的伤不像是被车撞的,而是像是被人给打了。   但是高树良田在他们心中,是一个厉害的大人物,加上高树良田说是车祸,他们自然是相信高树良田的话,不相信有人敢打巡警局局长的。   东井市的巡警局局长,那可是一个大领导,即使是山口会的会长都要给他两分面子,有人敢他巡警局局长,这是要反了天吧!   可是看着高树良田一脸的悲痛之色,不像是在演戏,而高树良田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谎话来骗人呢。   想到这里,樱井彩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来,敢打巡警局局长,这个人一定是一个狠人!   “哥,打你的人是谁?”樱井彩的母亲问道。   高树良田咬牙道:“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   听到高树良田这么一说,樱井彩的父母都是心头一咯噔,他们用眼角的余光瞟了陆轩一眼,然后打了个寒颤来。   “哥,打你的人,不会是这个小伙子吧?”樱井彩的母亲小声说道。   高树良田点了点头,想着陆轩身后的势力,他真的是惧怕不已,一门三将的小仓家,扶桑首相对小仓家都是极为的客气!   在小仓家眼中,一个巡警局的局长,完全登不上什么台面来,小仓家一句话,便是可以让高树良田的乌纱帽丢了。   高树良田不仅害怕陆轩会再抽他一巴掌,更是害怕他的官位丢了——   看到高树良田点头,樱井彩的父母都是倒吸一口冷气来。   我的天!   赵子昂的朋友怎么会这么厉害!   樱井彩的父母惊愕万分,简直震惊到无可复加的地步。   高树良田和樱井彩的父母嘀咕半天,也不知道他们在说着什么悄悄话。   但是赵子昂能够看到樱井彩父母看向陆轩的目光变了,从刚开始的轻视,到现在的敬畏,他们一定知道了陆轩可不是一般人了。   “陆先生,很抱歉,我刚才不知道是您,所以才贸然得罪了,还请你原谅,我真不是故意的!”   此刻,高树良田小心翼翼的走到陆轩的面前,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说道。   “是么?”   陆轩冷笑一声道:“原来是没有认出我来,高树局长,我还以为是你的翅膀长硬了,想要找我的麻烦。”   “噗通!”   陆轩话刚一说完,只见高树良田吓得双腿一发软,又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   “陆先生,我不敢,给我十个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在你面前放肆呀,”高树良田说着,都快被吓哭了。   因为陆轩刚才的神情,真的是一副想要找高树良田算账的样子。   陆轩冷笑一声道:“高树局长,但是你刚才说的话,很让我生气,你不仅侮辱我,还侮辱我们华夏人。”   “这笔账该怎么算?”   看在樱井彩是赵子昂女朋友,而高树良田是樱井彩舅舅的份上,陆轩本是想要放过高树良田这次。   但是高树良田竟然说华夏男人全都是骗子,不靠谱!   陆轩可是坐不住了!   “怎么算?”高树良田一愣一愣的,被吓惨了,接着,他老泪纵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道:“陆先生,我错了,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了。”   “啪!”   “啪!”   “啪!”   “——”   高树良田还抬起手来,狠狠的在自己脸上打着耳光,力道十足。   他为什么这么做,全因为他知道陆轩真的发火了,而陆先生一发火,指不准又是会一巴掌抽过来了。   上次的一巴掌,让高树良田在医院躺了好几天,身体刚刚复原,他觉得,再来一巴掌,自己这老骨头肯定死定了。   陆先生杀伐果断,根本不会留任何的情面,更不会忌惮任何人,这才是让高树良田最为恐惧的。   樱井彩的父母看着高树良田嘴角已经流出了血丝,还有那被自己双手打的红肿的两边面颊,他们的心都在颤栗着。   能够让一位巡警局局长害怕到自扇耳光的人,这个人是有多么恐怖,难以想象。   “彩子,你快帮帮你舅舅吧,现在只有你能帮他了,”樱井彩的母亲跑到樱井彩身边,哭诉的说道。   樱井彩其实也是一直看不惯仗势欺人的舅舅,但毕竟是亲生舅舅,还是有点于心不忍了。   此刻,樱井彩走到赵子昂身边,轻声道:“子昂,让陆轩放过我舅舅,他已经受到足够的教训了。”   看到高树良田惨不忍睹的样子,赵子昂心里痛快的很,但是听到樱井彩的话,不禁心软了,如果想要娶樱井彩,总不能把关系闹的太僵了吧。   “陆轩,你看——”   赵子昂看向了陆轩,寻求陆轩的意见,而陆轩给他使了一个眼色,赵子昂顿时心领神会。   陆轩可是在替赵子昂当一个恶人,然后赵子昂来演好人,樱井彩的父母自然会对他有好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