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说曹操,曹操就到 - 医武兵王

第229章说曹操,曹操就到

可是微博的爆料和视频的宣传,在短短一个小时里,全部被网络管理的警察全部删除,并予以警告,这件事很快的便是淡化下来。  似乎有关部门刻意的想要隐藏着华夏国有这么强大的人的存在,因为,神秘人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力,如果不及时遏制的话,绝对引起整个国家不小的震动,也许还会震惊到世界。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戴着遮阳帽的神秘人,似乎是想要隐藏身份,多亏他隐藏了身份,不然被爆料出来,也是后果不堪设想。  陆轩把老妈秦玉珍带回了宁宛西的别墅,而他们刚到别墅的时候,宁宗泽和黄丽丽夫妇二人似乎已经知道了秦玉珍要来,在门口已经等候多时了,当看到秦玉珍出现在眼前时,激动的连忙是迎了上来:“嫂子,好久不见!”  秦玉珍走上前去,感叹道:“的确是好久不见了!”  一晃之间,竟然过去了22年,秦玉珍依稀记得年轻时候的宁宗泽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还有绝美的黄丽丽,真是岁月催人老。  “我们进屋里说话。”宁宗泽客气的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陆轩手里提的几大袋子的蔬菜和水果。  黄丽丽连忙是热情的挽住了秦玉珍的手臂,一起进到了别墅里。  当秦玉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后,黄丽丽连忙是端了热茶过来,笑眯眯道:“嫂子,这次你过来,怎么陆大哥没有一起来。”  “宛西没跟你们说吧,这次来是因为我哥哥的孙子做满月,我过来送个礼的。”秦玉珍轻轻品尝了一口香茶,不慌不忙的说道。  坐在她身边沙发上的宁宗泽,想了想的说道:“你说的是你哥哥秦汉吧,我对他还有点印象,嫂子,恕我冒昧的问一句,秦汉当初好像说要和你们断绝关系的吧?”  秦汉现在是工商局局长,而且还是总局的局长,官威可是不小的很呢!  秦玉珍苦笑了一声:“嗯,我们也有20年快没联系了,不过我们秦家有后了,这么一个大喜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去一下的。”  即使没有与秦家再联系,但是秦玉珍的心还是系着秦家的,落叶知根,这是每一个华夏国人都拥有的信仰,宁宗泽十分了解她的心思,思量一下后,说道:“嫂子,要不满月之喜的宴席,我陪你一起去吧?”  宁宗泽如今可是腾远集团的董事长,还是市委书记的亲姨夫,这种关系之下,谁敢不给他面子的,如果有宁董事长陪同,肯定没人敢欺负秦玉珍。  秦玉珍已经和秦家决裂,只身前往的话,指不定会受到数落,秦玉珍在宁宗泽的眼里,比亲嫂子还亲,这个忙必须要帮。  “呵呵!”秦玉珍笑了笑:“宗泽,谢谢你的好意,我要是带你去,肯定我哥哥会误会为我是要给他个下马威的,我这次回来,是想和我哥哥和好的,所以宴席,我会让陆轩陪我去的。”  “妈,你要我陪你去?”刚刚收拾完老妈行李的陆轩,站在边上,顿时哭丧着脸说道,对于自己的这个舅舅,他还真不是很待见的,当初老妈打电话求他帮忙给自己找个工作,他却给自己弄个小保安,可想而知,这位好舅舅更是不安好心的想羞辱自己家。  然而陆轩实在找不到事干了,还是做了这个保安的工作,不过也多亏了这位舅舅,自己现在飞黄腾达了,自从和宁宛西达成了婚前协议之后,自己的命运轨迹开始发生了变化……  秦玉珍瞪了他一眼:“怎么,难道你不想去的话?”  “我当然是不……”  “嗯!”陆轩的话还没有说话,秦玉珍顿时皱了一下眉头,重重的嗯了一声,似乎是在警告的意思。  陆轩脸色一变,嘿嘿笑道:“我当然是想去了,我从来都见过这位舅舅,去和他认识一下也好。”  “这才像话。”秦玉珍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又是转向了宁宗泽,微微笑道:“宗泽,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了,谢谢你的好意。”  宁宗泽也只好作罢,又说道:“嫂子,你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吧,我让小周给你收拾一间房子出来。”  “嗯,好。”秦玉珍在江宁没有房子住的,而且在路上,她知道了儿子也住在这里,正好住一起,图个方便,这一点,她是不会客气了。  “咦,怎么没看到宛西。”秦玉珍来别墅半天了,这才想起了家里似乎是少了一个人,不禁问道。  黄丽丽笑道:“嫂子,宛西还没下班呢,她一般下班都是很晚的。”  秦玉珍点了点头:“这丫头一看就知道是个工作狂!”  现在都快晚上6点了,宁宛西还没回来,足可以看的出来,宁宛西一旦工作起来,绝对是忘了时间的。  “阿姨,你来了啊。”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宁宛西在这时候走进了客厅里,她风尘仆仆的刚到家,看到自己的路虎揽胜停在门口,就知道陆轩的妈妈已经来了。  秦玉珍看着她依旧是美艳动人的俏脸蛋,一时间唏嘘不已,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就得了这种怪病呢。  不过也怪自家的老头子死爱面子,明明答应的娃娃亲,却是跑路了,搞的宛西小时候就认定自己有男人了,所以造成了现在的病情,秦玉珍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愧疚的,亲切道:“嗯,刚来不久,你看你,到了下班的时候要按时下班,工作上上的事情,别这么拼命,对身体不好,今天没做完,明天做嘛!”  宁宛西听得是心里一暖:“谢谢阿姨的关心,我以后会注意时间的。”  要不是知道秦阿姨要来,指不定宁宛西还要工作到7点以后才回来……  “小周,一家人都回来了,去做饭吧,豆豆给来抱。”这时候,黄丽丽向在婴儿房里的周姨大声说道。  豆豆?秦玉珍顿时惊异了一下,豆豆似乎是个小宝宝,那又是谁家的小宝宝呢?  过了半晌,周姨抱着宁豆豆走乐出来,小豆豆睡眼朦胧,似乎是刚睡醒的模样,而周姨刚才一直给小豆豆喂奶粉和穿衣服在,所以没有及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