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4章我叫萧破军 - 医武兵王

第2254章我叫萧破军

可如今,萧破军竟然与他战个平分秋色,怎能让朱泽松不惊,不怒?   自己是龙榜第一高手,天纵奇才,却被萧破军有些压制了,情何以堪?   龙榜第一高手,绝对不容许武道极致境界高手挑衅!   朱泽松愤然而起,这一次,他的剑,变得更快,更狠!   没有战斗,就没有实力的提升,朱泽松想要超越武道极致的境界,进阶神榜,而萧破军恰恰就是一个难得的好对手。   显然,陆轩便是一个不好的对手了,在陆轩面前,朱泽松怕是都接不下陆轩的三招!   实力相差无几的战斗,才能提升自身的实战能力和力量。   凛凛寒光如流水,倾泄而下,萧破军连转十八翻,青霜剑划破赤月剑,急速后退,转瞬之间,两个人已经交手数十招。   萧破军的重剑之风,却逐渐被朱泽松稳住局势,逆流而上,开始对萧破军展开了进攻。四合院之内,剑影闪烁,人影阑珊。   “看来,你真的要让我全力以赴了,”朱泽松冷笑一声道。   而萧破军大吼一声道:“来吧,让我领教你龙榜第一高手的真正实力!”   战况依旧惨烈,唐勇、刘兆龙和徐建强他们六人,此时越来越狼狈不堪,被人以多欺少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然而,他们六人也不是吃素的,不时的会传来几声惨叫,是他们击杀了偷袭之人,更是却也付出了代价来。   剑光在四合院里不停的闪耀着,宛如形成了也一个小太阳,照耀着整个朱家四合院。   这样血流成河的血战,让躲在远处,围观的人,一个个看的都不忍心看了,在这一刻,人命仿佛变成了草芥一般!   宋轻语也在担心着,眼看着陆轩的七个好兄弟,快要抵挡不住了,轻声喃喃着:“怎么办,怎么办……”   然而陆轩依旧紧闭着双目,疗伤在,似乎外界的一切,跟他无关似的。   此刻,朱泽松身影闪烁,剑法精髓施展的淋漓尽致,身形如鬼魅,仿佛连日光都难以照射在他的身上。   可见其速度之快,俨然就是一副屠龙斩刀,不见滴血。   萧破军瞳孔紧缩,朱泽松的赤月剑,越来越快了,越来越凌厉!   这一刻,萧破军身法连动,流光星陨剑一出,飞星落地,如天上群星闪耀,剑光与星光纵横交错,豁然而至。   朱泽松的身影,霎那间倒飞而去,赤月剑,一如他般冷静,无常。   毕竟朱泽松的实力,要强过萧破军的,所以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半点的惊慌之色。   若他的对手的陆轩的话,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以一副高手的风范对敌了……   朱泽松紧握赤月剑的手,开始有些颤抖,刚才的一剑,萧破军可谓是占据了上峰,自己被飞星剑剑影所伤,青霜剑重剑无锋,但却带着重愈泰山般的压力!   这家伙的剑意,很强呀!   他的剑法,和陆轩的如出一辙,看来是陆轩教的了。   朱泽松的神情,无比的严肃。   刚才那一剑,重创,倒不至于,但是已经隐隐约约的看出,萧破军的实力,开始逐步的崭露出来,朱泽松的压力变得空前之大。   萧破军淡然一笑,不动声色,刚才那一剑,他同样不好受,但是却并没有伤到他。   这一战,算是他略有小胜。   “看来我开始真的低估你了,你叫什么名字,”朱泽松的虎口,有些裂开,但却并未血流满地,只是从其手心渗出一丝鲜血而已,但,这已经是朱泽松自从出山以来最大的耻辱了。   龙榜以下,他自信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我叫萧破军!”萧破军声音平淡的说道。   “从一开始,你就注定不是我的对手,”朱泽松轻蔑一笑道,不过这一刻,胜负依旧还没有见分晓。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倒下去的人会是谁,笑得好,不一定能笑到最后,况且,你杀不了我,”萧破军不冷不热道。   萧破军声音逐渐变冷,面对朱泽松这样的敌人,他想不紧张都难。   朱泽松知道,若单轮剑道境界,萧破军与他估计就在伯仲之间,但是有一点不可抗拒的条件就是,自己的内力比他强。   此刻,朱泽松双眼再度凝实,目中透露凶悍之光,他必须要早点解决了萧破军,然后再出手,击杀陆轩!   “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但是,这一战,你必定要败了。”朱泽松看向萧破军的时候,冷冷说道。   “敢跟你这个龙榜第一高手打,我就不怕输,这样才更有意思,看我如何破你的赤月剑!”   萧破军怒喝一声,贴身而战,剑起剑落,完全将朱泽松的剑势压制,双方的距离也是逐渐缩近。   因为萧破军的青霜剑,剑身本就很重,短距离压制,让朱泽松几度纠结。   朱泽松暗忖着,自己短距离根本难以施展,剑境的提升,并不能对萧破军造成真正意义上的打击,而需要以力量压制!   这一刻,朱泽松挑灯看剑,唰唰唰剑势无比之凌厉。   萧破军双手握剑,毫无招式的重剑打击,让朱泽松难以招架,萧破军贴身一剑,刺穿了朱泽松的衣服,划破了他肩膀之上的伤口,一道血线飞射而出。   朱泽松眉头紧皱,迅速后撤,在后退的一瞬间,不忘冲着萧破军劈出一剑,萧破军不退反进,荡去赤月剑,横扫千军,无往不利的青霜剑,让朱泽松落入下风。   能将龙榜第一高手落入下风,萧破军绝对值得骄傲了!   萧破军残影一闪,剑势再变,已经绕到了朱泽松的身后,双剑拼在一起,萧破军借助身后的院墙,反腿一蹬,士气如虹。   身后并无凭借的朱泽松脚步沉稳,双剑扫开,朱泽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萧破军。   噗!   一剑刺中了萧破军的肩膀,让萧破军直接是喷出一口血来。   萧破军双眼一缩,立刻重伤,但是他很快的单手接剑,而另外一只手,则是对其后背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