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3章五招 - 医武兵王

第2243章五招

但是一眉道人左虚子这样的高手,怎会被如此击杀,他和陆轩刚才一般,胸膛往后一缩,化解霸道的力量。   但是陆轩的出拳速度太快了,快到了巅峰!   轰!   一拳轰击在一眉道人左虚子的胸膛上,即使一眉道人左虚子使出太极的奥义,依然受了不轻的伤,更是听到一根胸骨断裂的声音!   “噗!”一眉道人左虚子喷出一口血来,他双脚还未落地便是吃了这一拳,顿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轰隆!   一眉道人左虚子也是将四合院一间房子的房子给砸了一个窟窿!   灰蒙蒙的一片,不知道一眉道人左虚子是死还是活!   这一刻,整个朱家的四合院,噤若寒蝉……   众人大气都敢出一个,他们觉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有点不真实。   一己之力,连续击败神榜第七的神榜强者苦行僧三戒大师,和神榜第六的一眉道人左虚子,实在太可怕!   更重要的一点是,陆轩才多大,这么年轻便是做到了这一点,说他是华夏第一人,一点也没错。   应该结束了吧?   所有人心里想到,既然陆轩将一眉道人和三戒大师打败,算是最后的胜利者了吧!   但是如果三戒大师和一眉道人左虚子不答应的话,那么,陆轩还要再战,若是他们两位神榜强者联手的话,那么陆轩可是根本没有任何胜算可言了。   朱志芳的面庞狠狠的在抽搐着,如果一眉道人左虚子和三戒大师不愿意再出手,表示认输的话,那么谁也无法阻挡陆轩带走宋轻语了。   以陆轩所展现的实力来看,在场的朱家和唐家,他们想要对陆轩不利,那只能是以卵击石。   他们也怕死,既然是必死的局面,谁又敢动手的!   朱家人和唐家人,脸色都不好看。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只见满身尘土的三戒大师从一间厢房里走了出来,他一脸的愤怒之色,更是有点羞愤!   紧接着,一眉道人左虚子也是走了出来,他们走过来,一同站在了陆轩五米开外的地方。   一眉道人左虚子也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被陆轩所打败,他自然也是觉得脸上无光!   堂堂华夏剑道第一高手,竟然输在一个晚辈的手里,而这个晚辈同样是用剑的……   谁才是华夏第一剑道高手?   不过同等兵器对决的情况下,陆轩和一眉道人左虚子一战,胜算的几率其实非常小的,毕竟左虚子人剑合一的境界,实在厉害的不像话。   陆轩便是依靠着圣道轩辕,才将一眉道人左虚子给击败了。   有时候,身上的兵器,会成为制胜的把握!   圣道轩辕剑一出,问天下,谁与争锋!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看着陆轩手中的黄金巨剑,不少人的眼中露出了狂热的表情。   轩辕剑,对于不少人,绝对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即使陆轩今天能够活着离开朱家,因为轩辕剑问世的缘故,以后可是不会有什么太平日子了。   想打轩辕剑主意的人,肯定不少,指不定还会冒出一些古武界里的老怪物出来。   陆轩淡淡的看着眉道人左虚子和三戒大师,说道:“左虚子,三戒大师,你们还要打吗?”   一眉道人不冷不热道:“陆轩,你又让我吃惊了,你的实力不仅大涨,而且竟然还拥有着轩辕剑这样的神兵,我败在你手上,我心服口服!”   “但是……”   听到一眉道人左虚子语气一转,陆轩问道:“但是什么?”   三戒大师紧接着说道:“我知道,拆散你们一家三口,是一件有违常仑的事情,但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们身为神榜强者,若是失信于人,我们还怎么立于这世间?”   陆轩皱着眉头说道:“你们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们还想两个打我一个不成?”   一眉道人左虚子说道:“当然不会,但是你需要接下我们二人合击的五招才行!”   五招!   所有人听到一眉道人左虚子的话,心头一震,以一眉道人左虚子和三戒大师的实力,陆轩怕是一招都接不下吧?   在相差无几的同等实力之下,陆轩同时硬抗他们两个的人攻击,等同于是一个人打两个,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怎么可能打的赢!   一眉道人左虚子又道:“如果你接的住我们的五招,我们立刻离开,这也算是不违背我们对别人许下的承诺了!”   朱家人和唐家人,本来一脸的愤懑之色,可听到一眉道人左虚子的话,微微诧异之后,神情又是露出了狂喜之色。   即使是龙王,都不可能接的下一眉道人左虚子和三戒大师的五招,毕竟两位排名靠前的神榜强者,可真不是吃素的!   二人合力之下,龙王怕都是要退避三舍……   宋轻语本来还看到了希望,可是这一刻,她的脸色一片苍白无血!   不过一眉道人左虚子和三戒大师,算是做了很大的让步了,如果他们两个人直接出手,要将陆轩置于死地的话,陆轩绝对必死无疑!   陆轩和宋轻语是真心相爱,宋轻语更是怀了他的骨肉,他们本可以成为幸福的一家三口,却被这场朱家和宋家的联姻,所打破。   更有两位神榜强者做帮凶,在一眉道人左虚子和三戒大师心里,其实也不愿做这恶人,干这丧尽天良的事情。   可是他们的身份太高,乃是华夏古武界神一般的化身,怎么能失信于人。   加上陆轩刚才将他逐个打败,也让他们颜面丢尽,他们心里有一口气,想要发泄出来。   所以,一眉道人左虚子才会提出来,让陆轩接他们二人五招,接的下,他们立刻离开朱家,再也不会插手此事。   但是三戒大师看了一眼俏脸苍白的宋轻语,和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那颗小生命还在孕育着,他叹了口道:“陆轩,你现在离开也还来得及!”   其实三戒大师在提醒,婚礼一结束,他和一眉道人左虚子,会马上离开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