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9章同母异父 - 医武兵王

第1979章同母异父

陆轩呼吸窒息了几下之后,连忙是艰难的撇开目光,不敢再看了,他偷偷溜进来安若竹的闺房,可不是看这些的。   很快的,陆轩将目光锁定了书桌上的书柜里,也许里面会有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心里想着,陆轩便是走到了那张书桌前,因为有一本相册夹在几本书的中间,他想看看,有没有陆远的照片。   不过陆轩有点担心,这本相册里会不会有安若竹什么青春留恋的照片。   记得有一次,陆轩去美女警花老婆张雨菲的家里,便是看到了那个所谓的青春留恋照,美女警花,穿着一双吊带袜,然后身无寸缕的照片……   那性感的留恋照,都快让陆轩流鼻血了!   希望里面没有这样的照片,不然罪过可真大了,陆轩心里在祈祷着,但还是打开了相册。   万幸的是,里面并没有什么所谓的青春留恋照,都是承载着安若竹从小到大的照片,但是在里面,陆轩没有看到陆远的照片,小时候的也没有。   然而,让陆轩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每一页的照片,都会少一张!   里面的照片,似乎特意被拿下来了。   从第一页开始,都会这样,陆轩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心脏不由得急剧跳动了几下。   很快的,陆轩将相册放归原处,开始搜寻着这从相册里被摘下来的照片,他翻找着书柜里的每一本书。   并且还翻找了书柜的抽屉,终于……   陆轩在一本安徒生童话的故事书里,翻到了照片,十几张照片,被夹在了这本书的每一页里。   当陆轩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他瞳孔都是紧缩了几分,那是一个小女孩和小男孩紧紧站在一起的亲昵合影。   小女孩柳眉大眼,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标准的鹅蛋脸,眨着两个小羊角辫,可爱至极,一看便是个美人胚子。   而小男孩浓眉大眼的,里着一个平头,双目炯炯有神,长得很是帅气!   陆轩看到这个小男孩的时候,他瞬间认出了他来,这是陆远小时候的样子。   看到小时候的陆远,陆轩一下子想起来那一张、阳光下的灿烂笑脸,可是却尸骨无存的死在了中东。   想到这里,陆轩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眼中满是阴霾!   安若竹果然和陆远之间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但到底是什么关系,陆轩还不知道,他想要找到答案。   陆轩翻找着,又是在另外一本《红楼梦》的古典书籍里,找到了好几封信。   打开信封,即使陆轩知道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他无法阻止自己的渴望,因为,上面的信封收件人是安若竹,寄信人而是陆远!   打开里面的信,陆轩的双肩都是颤抖了几下。   信里这么写到:若竹,你上次说妈妈得了重感冒住院了,她身体好些了没,我本来想去看看她的,但是我还是没有去,因为我没有办法原谅她,即使我知道她没有错。   看到这句话,陆轩惊呆了!   陆远是安若竹的哥哥!   什么情况这是,在部队里,大家都知道,陆远是一个孤儿,他也自称为他是一个孤儿,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妈妈,和一个妹妹出来了。   然而,陆轩知道,陆远经常和一个人有书信的来往,不过陆远每次都是偷偷的写信和寄信,没人知道他写信给谁。   这让部队里的兄弟,都调侃陆远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但是陆远从来不会正面回应一句,总是笑而不语。   现在看来,当初和陆远写信的人,肯定是安若竹了,而陆远告诉了安若竹,他在部队里有一个特别好的兄弟,那就是陆轩!   安若竹和陆远不是一个姓,可他们是同一个妈妈,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安若竹和陆远是同母异父呀!   安若竹真是陆远的妹妹,是同母异父的妹妹,陆轩惊呆了,难怪她那么恨我,直接找上门,给我使闷棍,想要揍死我。   而安若竹应该给他的哥哥报仇雪恨,即使陆远死在了中东,可是陆轩却连他的骨灰都没哟带回来。   此刻,陆轩的心开始颤抖了起来,他的眼睛有点发红,忍不住想要落泪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想起陆远,想起他被炸弹,炸的血肉分离,被炸的到处都是,那血腥的一幕,令陆远有了无数次的梦魇,夜晚害怕睡觉。   发现了这一切,陆轩觉得愧对安若竹,愧对安母了。   刚开始认识安若竹的时候,陆轩甚至有点讨厌她,觉得她无理取闹,天天想背后阴自己,可现在,陆轩觉得亏欠她了,让她失去了一个哥哥。   看着照片里,陆远和安若竹甜美的笑容,他们的感情一定很好!   陆轩握着陆远和安若竹小时候的照片,都看呆了。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了,安若竹走进了房间,她第一时间看到了陆轩站在书桌面前,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而且书桌上,还有一封被拆开的信,安若竹香肩一颤,他跑进来,竟然是为了找这些照片和信。   在厨房里,帮妈妈做完事的安若竹,突然发现陆轩不见了,她去了父母的房间,发现爸爸站在阳台上打电话,并没有看到陆轩。   这让安若竹心里一咯噔,这个大色狼,竟然跑进去自己的房间了!   安若竹可不会相信,陆轩一声不吭,没有礼貌的直接走了。   所以,这么小的房子,陆轩能跑哪去,肯定是去自己房间了!安若竹心里急跳了几下,自己那些丝袜和内裤,都扔在床上呢。   要是被陆轩这个大色狼看到,那真是羞死个人了,安若竹连忙跑进来了房间里,却没想到,陆轩竟然是在把自己和哥哥小时候的照片给翻了出来。   “陆轩,你在干什么!”安若竹声音颤抖的问道。   而陆轩沉声道:“寻找我想要知道的答案,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陆远是你同母异父的哥哥,所以你和他不是一个姓,他在部队里,写的信,都是寄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