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4章普通发烧感冒 - 医武兵王

第1924章普通发烧感冒

杜院长看着穿着一身休闲服,从来没有见过的陆轩,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救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陆轩正色道。   听着陆轩无比高尚的话,这让杜院长和几个小儿内科专家都心里不痛快了,我们现在都素手无策了,你现在跑来搞这一句!这不是打我们的脸嘛!   杜院长不冷不热道:“闲杂人等,请出去!”   而病患儿童的家属们,在打量着陆轩,也是觉得如此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突然说他能救人,说出去谁信呀!   “不知道天高地厚!”   “真以为阿猫阿狗都能够治病救人呀?”   “……”   在杜院长说出让陆轩出去的话后,那几个小儿内科的专家们,也是嗤之以鼻的嚷嚷道。   然而陆轩没有理会他们,正色道:“这些患儿应该刚开始只是一些普通的发烧发热的症状,现在却是引起了抽搐,这种抽搐的表现,说明,是药物引起的!”   “药物引起!”   听到陆轩的一番话,杜院长和几个小儿内科专家都是瞬间呆若木鸡,杜院长更是忍不住叫出声来,他懵懵懂懂中,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几个病患儿童的家属也是连连点头:“我们家的小宝宝,刚开始的确只是发烧而已,超过了38.5度,所以去医院了。”   陆轩继续说道:“如果打一点消炎针、退烧针,一天的时间,婴儿应该可以退烧了,不过如果医生把流行发烧感冒,当做是病毒感染的肺炎来治疗,效果好的话,几个小时退烧,如果不好的话,这种抗病毒激素的副作用,会是很致命的!”   “毕竟婴儿身体内可是没有病毒的,抗病毒的激素药,只能起到副作用!”   当陆轩说完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整个急诊科寂静一片,只能听到不少在倒吸着冷气的声音。   “嘶!”   如果这个小伙子说的是真的话,那这也太可怕了吧!   春季是一个感冒发烧的多发季节,婴儿很容易感染,而这种流行的感冒发烧,打一两天的针,便是可以退烧了,然后吃两天的药,保证又是变得活蹦乱跳。   可是这样的治疗成本,太过廉价,一两百块,就能把病治好了。   如果诊断为病毒感染成肺炎,用上抗病毒的激素药,那成本和利润可是要翻好几十倍的!   想到这里,杜院长的脸都绿了!   那几个小儿内科专家,也是脸色发黑,那家同济医院的附属医院,是要把同济医院给害死啊!   连婴儿都敢这么打针治疗的,不怕遭天谴嘛!   陆轩的一席话,让在场的所有医生都是茅塞顿开,一副吃惊样子的看着他,是说,怎么可能同时几个婴儿同时患上痉挛症呢!   他到底是谁?好牛逼的说!   杜院长看着陆轩的目光,都是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而他刚才还让陆轩滚出去,现在脸色一阵阵发红,那些小儿内科专家们,也是觉得脸上无光,被打脸的滋味,不好受的。   陆轩的话,说服了每一个人,也只有药物的副作用,才能引起婴儿的无缘无故的抽搐和痉挛了。   而这更意味着那些挂着大医院牌子的私人医院,真是黑心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又是耽搁了几分钟,那几个婴儿抽搐的婴儿更加严重了,眼看着是不行了,几个婴儿的家属连忙是跪在了陆轩的面前,哭泣道:“小神医,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医者仁心,放心吧,我会救的,”陆轩正色道。   陆轩看了一眼,站在病床边上,正一脸崇拜看着自己的小护士,说道:“护士,你这里有酒精灯没有?”   “有!”小护士反应了过来,霞飞双颊之后,连连点头。   小护士取来了酒精灯,并且将其点燃,而陆轩拿出了口袋里的桃木盒,打开桃木盒之后,所有人看到了银针。   “银针刺穴!”杜院长忍不住的惊呼道。   几个小儿内科的专家,也是惊呆了,这小伙子竟然还是个中医,要以银针刺穴来治疗。   陆轩看了俏丽的小护士一眼,微笑着点点头,之后在桃木盒里抽出一根银针,消毒后捻在两指之间,道:“护士,请帮忙把小宝宝的上衣解开。”   屋内,再度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翘首期盼着陆轩。   在众人瞩目之下,陆轩走到了病床前,一脸的谨慎。   此时患儿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了,心跳跌至40次/分,呼吸频率10以下,要仰仗呼吸机才能保持足够的血氧饱和度。   陆轩手中捻着银针,回忆着回天十八针的针法。   此刻,陆轩精神高度集中,体内的真气在指尖凝聚,度注进银针之中,手未动,银针却已经在兀自小频率地颤抖着。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陆轩毫无犹豫地下针了。   陆轩下的第一针,是脐下三寸处,丹田的所在。   丹田通百骸,如果想用区区一根银针来达到治疗目的,只能选取丹田来下针。   银针刚入体,婴儿就神奇地停止了四肢的抽搐。   周围人皆是发出一声压抑着的惊呼。   “怎么可能!”杜院长和几个小儿内科专家,更是不可思议的叫道。   神了,真是神了!   所有人心里都是惊呼连连,这个小伙子真是个神医呀,而杜院长和几个小儿内科专家,更加觉得无脸见人了。   此时,只见陆轩此刻心无旁骛,目光隐约带着金芒,银针分毫不差地扎进了婴儿的穴位中,在轻轻几次上下提拔中,被稀释的真气源源不断透过银针进入了婴儿体内。   婴儿的是最不好扎针的,真气不能够太过浓郁,五脏六腑,更是不能承受太大的压力。   这一针下去,陆轩都觉得很是困难重重。   又是扎了一针心脉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婴儿在自己治疗的过程中,不至于突然暴毙。   做好了所有的铺垫工作,陆轩开始引导真气,来环绕着婴儿患病的根源部位,开始了极为复杂的探索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