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狡兔死、走狗亨 - 医武兵王

第1886章狡兔死、走狗亨

孔永身后跟来了两个保镖,似乎是孔永非常忌惮陆轩似的,叫来两个保镖的保护。   可是在陆轩手下,这两个身手还算不错的保镖,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陆轩没兴趣,要揍孔永,要打他,在他的办公室,已经揍了。   穆晚晴听得是一阵面红心跳,里面的人在做什么事情,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   看来这位谭部长也是受到了女人的诱惑!   昌盛集团的“女公关”看来这是不少,哪里像一个正规的公司,跟个妓院一样!   “咚咚……”孔永敲了几下门,办公室里的声音这才安静了下来,里面很快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是谁?”   孔永叫道:“是我,我要进来了!”   听到是孔总的声音,那谭部长便是没再说什么了。   孔永打开了办公室的门,陆轩和穆晚晴走了进去,而里面哪里是办公室的布置,这是一间卧室!   一张大大的双人床上,一个赤裸着身体的男人,和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公关,正坐在床上,而被子,完全遮掩了他们的身体。   他们两个人,面色正发红……而谭部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肥头大耳的,身材吨胖,模样实在不敢恭维。   而模样还算不错的女公关和他睡在一起,真是感觉,有一种一颗好白菜被猪给拱了。   难怪谭部长被孔永给从昌盛集团挖走了,这么一头猪,自家的老婆,能够漂亮到哪里去。   一个长相不赖的女公关,稍微勾引他一下,他肯定就是立刻乖乖就范了。   激情被打断,让这位谭部长脸色有些不满,可是看到孔永,面目立刻是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来。   而谭部长很快看到了陆轩和穆晚晴,他愣住了,陆轩,他认识,非常厉害的一个人,而穆总,他的梦中情人。   可是穆晚晴从来都不会对他有什么感觉,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看到陆轩,谭部长心神一颤,连忙大声道:“孔总,你答应过我,会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即使是警局的人来抓我,你也绝对会保护我的。”   孔永笑了笑,说道:“这个是当然,我答应过的事情,怎么会反悔呢?”   看着谭部长脸上的横肉,孔永眸子里露出了厌恶之色,这头猪,也配上这种漂亮的女公关?   “陆少和穆总,只是过来看看你而已,”孔永笑着说道。   听到孔总的话,谭部长这才心里踏实了下来。   穆晚晴看着谭部长,冷冷道:“谭勇,我自问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背叛公司!”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没办法,我也是人,也想换个更好的地方工作,”谭部长笑着说道。   穆晚晴冷笑道:“员工跳槽,我不会阻止,但是你却窃取我们公司的商业机密,这是违法的行为!”   谭部长一愣,看了孔总一眼,说道:“我违法了,又怎么样呢,有本事派警察来抓我吧!”   听到这话,穆晚晴气的俏脸发红,显然,谭勇这是有恃无恐了。   而永存集团和京城的公安局,肯定有着很深的关系,不然也不会给谭勇,这么打包票了。   这时候,陆轩开口说话了:“警察抓不了,你我想特情局能抓吧?”   特情局?   听到这话,谭勇和孔永都是心里急跳了几下,特情局还能管商业犯罪的事情?似乎管的有点太远了吧!   然而孔永和谭勇都知道陆轩和特情局之间的关系,指不定陆轩还真能让特情局插手这件事里面。   特情局这样的机密组织,不受任何部门的管辖,而是直接由某位大佬的统帅,护龙一族还是特情局的上头组织。   这样一来,特情局完全可以不经过公安局,直接对谭勇进行抓捕了。   这一刻,谭勇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他求救一般的看向了孔永。   而孔永真的是疏忽了,忘了陆轩和特情局之间的关系,一时间,他阴沉着脸,默不作声。   这意味着,陆轩一旦让特情局插手这件事,谭勇绝对要完蛋。   “孔总,救我!”谭勇大声的叫道。   可是孔永依旧没有说任何的话……   谭勇刚才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现在变得惊惧起来,害怕的身体都在发抖,穆晚晴看到之后,感觉到无比的解气。   陆轩砸吧一下嘴道:“谭部长,孔总可救不了你,如果特情局的人,来抓你的人,少说也要判个十年以上吧,呵呵……”   孔永无法给谭勇,谭勇吓的连声求饶:“陆少,穆总,我错了,还请你们放我一条生路吧,我再也不敢了。”   “当初你背叛公司,怎么不想想放过公司?”穆晚晴怒道。   孔永咬着牙,在陆轩面前,他竟然输的一败涂地!   “我错了,真的错了,”谭勇吓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时候,陆轩突然说道:“穆总,算了,我们走吧。”   “呃!”   在场的人,听到陆轩的话,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尤其是穆晚晴,因为陆轩从来都是嫉恶如仇的,这次,竟然要放过这个卑鄙小人,为什么?   “为什么?”穆晚晴问道。   “这个嘛,”陆轩笑着说道:“你听过这句话没。”   穆晚晴好奇的问道:“什么话?”   孔永和谭部长都是竖起耳朵来,陆轩的放过,让谭勇心里长长松了口气,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   “故弄玄虚,陆少,你这吹牛,似乎有点吹大了吧,”孔永嗤之以鼻道:“我是说,特情局怎么会管商业犯罪的事情!”   谭勇附和道:“就是,陆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   陆轩没有理会他们,不紧不慢的说道:“狡兔死,走狗亨,这句话,听过吧?”   说完,陆轩微微眯着眼睛,那唇角的笑意,让谭勇看到后,觉得不寒而栗!   狡兔死,走狗亨!   谭勇心头一震,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声道:“什么意思!”   陆轩的话没有说明白,但是已经表达什么意思了,穆晚晴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这个孔总难道真会这么做?   然而孔永已经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