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1章乘人之危 - 医武兵王

第1841章乘人之危

想逃?可能嘛!   陆轩眼中杀机乍现,鬼魅的身影一闪,狂暴一般的急掠而去。   急速的身影,一个飞跃,跳到昆仑派的阁楼智商,在阁楼上狂奔着,双目锁定着快要逃出大门的何太冲。   何太冲即将要一个箭步,冲出大门之时,陆轩直接从琉璃瓦屋顶踏空而来,急速如箭矢,带起呼呼的破空声。   在距离何太冲六丈外的大门屋顶上,猛地一发力,屋顶坚固的琉璃洼化作了糜粉,他的身体如同出膛的炮弹,带着轰杀一切的狂霸之势悍然冲向何太冲……   何太冲心生胆寒,但他知道避无可避了,眸中精光一闪,战意急速攀升,功力提至七成,双掌倏地伸出,右脚一蹬,身体腾空逆流直上。   砰!双方双掌在空中一接触,便爆发出沉闷的爆响,如击破鼓,交汇处暴散出强大的气流如水波纹般向四面八方荡漾开去。   众人像是被人推了一把,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三四步,满脸惊骇地看着对战中的二人。   何长老果然也是非常厉害的!   而陆轩刚才和昆仑派掌门风华羽一战,消耗了太多的内力,现在有点略显疲态了,不然的话,他全盛之时,何太冲完全无法阻挡。   被对方刚猛的反震力,震的陆轩的身体斜斜直落,衣襟飘飞,落地后下盘不稳,后退了两步。   何太冲同样被陆轩凶猛的反震力震的在空中连续四五个凌空后翻,落地后退了三四步,看着三丈开外的陆轩有些惊讶。   他刚才和掌门一战,竟然还有这么强烈的战力,真是可怕,何太冲心头震惊,他知道,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杀了陆轩,将来必将会后患无穷。   何太冲今天如此狼狈而逃,也是因为陆轩戳破了他的阴谋和诡计,昆仑派不会放过他的,想到这里,何太冲咬咬牙,今天要和陆轩斗个鱼死网破。   “陆轩,我今天和你拼了,”何太冲大吼一声后,落地后没有停歇,噔噔噔几步直接向陆轩冲去。   何太冲越走越快,身形渐渐化为一团疾风,飚射向对方,同时左掌撕裂空气,划过空间与距离。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接近着陆轩的喉咙和胸口部分,右拳头夹裹着剧烈的劲气呼呼生风的捣向陆轩的腋下肋骨处,左掌右拳,狂猛而激烈,凶狠而毒辣。   陆轩眼中一团精芒兴奋的跳跃起来,身形如夸父追日,凌空虚跨,一步五米,以绝伦的身法闪过对方一击,抬臂就是刚猛无涛的一拳捣向对方的胸膛。   何太冲闪开后,眼睛里再次闪过一丝惊呀,但也是稍纵即逝,很快又投入战斗中,这何太冲似乎是个急性子,每一掌都是杀着,每一拳都是把功力提升到极致,似乎想速战速决。   陆轩自然不惧,他在战斗的过程当中,也在调息着内力。   何太冲正是看到他内劲削减了不少,想要乘人之危,陆轩却是毫不忌惮,我不是巅峰,也能干掉你!   既然对方想速战速决,陆轩乐得奉陪,功力运到十成,出手快捷狠辣,出手频繁,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此时双方的眼睛早就没有了多大的用处,完全是凭着感觉出手、听风辨位,躲闪、格挡……   何太冲越来越心惊,刚开始,他还显疲态,为什么越战越勇了?   他到底是什么怪物?   所有人不会知道,陆轩的体质是无比特殊的,经过莫云涛专门为他打造的绝顶药浴浸泡过,伐毛洗髓,恢复力惊人的可怕!   对于何太冲所使出的太清掌法,夹杂着浑厚的太清罡气,陆轩都能一一轻松闪过。   同时,陆轩的掌势如浩荡奔雷,“噼噼蓬蓬”左三拳,右三拳,脚步一滑,腋下又是一拳,紧跟着身随势走,右拳在半空抡了一圈,拳背凶狠的砸在了何太冲的后背心。   轰!何太冲被砸的身形一个踉跄,险些扑倒在地。   砰!陆轩又是一掌结结实实地印在何太冲的胸膛上,这一掌直接打出三丈外,飞回到了昆仑派的练武场。   何太冲落地后,再借势翻出丈外,双目发赤,鼻喘如牛,脸上的肌肉狰狞恐怖的扭动着,眼眸的惊讶现在转变成了震惊。   年纪轻轻有着不输于自己的功力外,居然连招式也精绝老道,这是一个年轻人该具备的吗?   何太冲想不通,也没时间想,当务之急就是速战速决,如果再让陆轩越战越勇起来,自己今天必死无疑!   一声撕裂的声音,何太冲上身的粗衣短袖被浑身散发的强大内力给撕的四分五裂,碎布激散,接着全身骨头一阵噼里啪啦炒豆般暴响。   可以清楚地看见他全身的肌肉猛然收缩内敛起来,如同铜浇铁铸,棱角分明,隐含一种暗淡的奇异金属光泽。   由此可见,这何太冲的修炼法门必然是内炼气,外炼体的奇功,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不惧刀枪。   风华羽皱了皱眉头,何太冲还真是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   昆仑几个长老则是在摇头,这是将太清罡气不留余地的爆发而出,如此做法,对于身体的损害,可是很大的。   显然,何太冲是要跟陆轩拼命了,不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何太冲沉喝一声,气势在急扑的身影中成几何倍数,势如飙风,掌劲如火山熔岩喷涌爆发的劲流卷起地上的碎石残屑向陆轩冲击而去,充满了一去不回头的惨烈与择人而噬的凶残。   陆轩沉喝一声,眸中精芒暴涨,猛力一跺脚,石地板瞬间爆碎成无数大小不一的石板碎片,并弹溅到半空。   出拳!顿时一阵飙风随着他伸出的拳头席地而起,于是,飞弹到半空的大小碎石片在强大的作用力下纷纷如子弹般尖啸着激射而出。   陆轩双拳蓄满了开碑裂石的威力紧跟其后,顿时拳头前方数米范围内罡气滔滔,沛莫能御的劲风惊涛裂岸般呼啸激荡着。   尘土飞扬如一条透明灰影龙咆哮着向何太冲冲击而去,声势浩大,威猛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