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7章琴中剑 - 医武兵王

第1797章琴中剑

将音刃真气,震毁之后,那狮吼功的余威,都使得方圆十几米内,尘土飞扬,威力恐怖如斯!   还好陆轩的一个提醒,不然的话,左清月也许都会被裘无名的狮吼功,给震的筋脉寸断而死。   当场必死的左清月,大罗神仙都救不了,更何况是陆轩了。   可是陆轩的判断力很惊人,让北宫寅和陈风笑都是心里跳了跳,他怎么知道,裘无名会用狮吼功的?   果然是武学奇才,裘无名突然间的不动,陆轩便知道他会用什么武功了,北宫寅和陈风笑一阵叹服。   一代宗师莫云涛的弟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此时,裘无名看着向倒飞的左清月,眸子闪烁冷光,飞身追去,他的速度极快,是要置左清月于死地。   因为裘无名觉得,只有杀了左清月这个远距离伤害力巨大的琴师,才能更好的解决陆轩、百晓书生和狂刀三个人了。   而裘无名本来是打算要溜走的,可是见陆轩受伤了,当然有一战之力的!   裘无名狂虐一般的向左清月冲去,北宫寅和陈风笑见状,赶紧去救左清月,顿时化作两道流星一般的身影,急急奔走。   可是他们又怎么可能快的过裘无名这个老怪物!   一个眨眼的功夫,在凌空中,刚刚落下的左清月,感觉到一道阴冷的杀气奔来,黑影的速度快的令人心寒!   裘无名苍老的手掌,直接抓了过来,想要直接掐住左清月的喉咙,将其直接扭断脖子!   即使左清月是一个处子,并且如此美貌,她的鲜血,是裘无名最喜欢的了,可是这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   杀了她,才能完成任务,然后离开京城!   裘无名面孔狰狞,宛如黑夜中的恶魔,全力一击之下,即使左清月用古琴做抵挡,这把陨铁打造的古,也会被裘无名的鬼爪给洞穿,接着扭断她的脖子。   北宫寅和陈风笑心神欲裂,他们已经无法即使赶到救援,似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左清月被裘无名给杀了。   “左清月!”北宫寅和陈风笑大吼一声,更是用足全身了真气,空气在炸裂着,发出噗噗噗的破空声,可是依然无法扭转局面。   在这危机时刻……   左清月没有半分的恐惧之色,突然间,只听到锵的一声,一道冷冽的寒光四射,剑气恢弘,舞动九州!   看到那一把长剑从古琴中拔出,裘无名都是瞳孔紧缩了几分,琴中剑!   传闻弦音宗,可不单单是以琴弦为攻击手段,古琴之中,藏着一把宝剑,名为琴中剑!   可是谁都没有看到过这把宝剑,因为,弦音宗的历代宗主,都是无比的强横,用弦音功,便能解决对手了。   所以,弦音宗宗主的历代神兵利器,弦音琴,里面有一把琴中剑的事情,渐渐被人所淡忘,都快成为一个传说了。   今夜,当左清月拔出这把琴中剑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震惊莫名,难怪弦音宗是一个隐世宗门,果然厉害!   而龙王也是对左清月照顾有加,委以重任,左清月很强,不是一般的强。   左清月还这么年轻,如果再让她成长几年的话,一定会进入神榜之列,和邪神裘无名有的一拼。   “竟然是琴中剑!”百晓书生北宫寅,忍不住的赞叹道。   陈风笑也觉得大开眼界了!   而陆轩也是啧啧称奇,如果弦音宗,单纯的只会弦音功的话,那么近战,绝对是致命的弱点了。   没想到,弦音宗也不是傻子,在弦音琴里放了一把剑,这是近战用的兵器,被称之为琴中剑的神兵利器。   凌厉的剑气,迅猛的向裘无名。   突然其来的杀招,也是让裘无名意想不到,他一咬牙,一股如山川一般庞大的真气,度入到右臂内。   锵的一声!避无可避的裘无名,只能赢接这一剑,他的鬼爪,磅礴的真气云绕,竟然以真气加持的肉身力量,来抵挡左清月的这一剑。   左清月这一剑,也是用了极大的力量,剑尖刺中了裘无名的掌心,她本事目光中露出了喜色,可是俏脸,又是瞬间僵硬了下来。   因为琴中剑没能刺穿裘无名的掌心,将其重伤,而是感觉到琴中剑仿佛刺到了一个钢板上,无法前进半分!   此刻,更是看到琴中剑的剑神在微微弯曲起来,接着砰的一声,剑身反弹的力量,又是让左清月倒飞了出去。   差点吃了亏的裘无名,无比的愤怒,他想要继续追杀左清月,可是他身后的北宫寅和陈风笑已经赶到了。   陈风笑一刀猛烈扫来,大刀所向,摧枯拉朽,极致的霸道!   北宫寅挥动玄铁扇,让裘无名直感觉眼前狂风大作一般,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而倒飞出去的左清月,稳稳落地之后,将琴中剑,插入古琴之中,接着又是单脚站地,左腿勾起,放置古琴。   “嗡嗡嗡!”琴弦的声音传来,一道道音刃真气,扑向了裘无名。   一场大战,展开!   三道身影,打的不可开交,黑影在山洞着,狂刀肆虐,玄铁扇卷起的气流,狂风席卷!   可是北宫寅和陈风笑,依旧没能占上风。   裘无名一掌拍向陈风笑的刀背,轰的一声,陈风笑顿时觉得气血翻涌,往后连退数步,嘴角都是流出了一丝鲜血来。   浑厚的内力,太过惊人,裘无名的双手,在发抖,可是咬咬牙,又是向裘无名扑去。   哗啦一声,玄铁扇打开,扫向裘无名的手臂,宛如一把剑,要将他的胳膊给斩下,可是裘无名的速度,太快了。   突然间,裘无名将陈风笑击退之后,单掌一个拍地,整个人形成倒立式,一记弹腿踢向了北宫寅。   北宫寅心头一震,这一脚威力巨大,发出震荡空气的破空声,宛如一颗炮弹一般,他不敢硬接,只能是转攻为守,玄铁扇挡住这一脚。   轰!裘无名的一脚穿在玄铁扇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这一脚之力,炮弹一般的力量,轰杀!简直太恐怖了。

下一篇   第1798章走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