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5章老怪物 - 医武兵王

第1795章老怪物

这种邪门武功,陆轩从来没有交手过,他的师傅,莫云涛,也不知道七伤拳的招式。   所以,陆轩似乎根本不是裘无名的对手……   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就在于速度,当速度达到了极致过后,一切招式都变的虚无起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到了极致一片树叶也可以像刀片一样杀人。   这裘无名身形枯瘦,他的战意越来越凶猛,速度更加的得心应手。   那锋利的指虎已经触碰到了陆轩脊背,一股阴森的凉气顿时蔓延周身,陆轩这时才陡然间反应过来这裘无名为何如此的瘦,这其中肯定有减轻体重修炼速度的因素在里面。   眼看着背后的刺指虎就要刺入皮肉,陆轩整个人突然身体垂直的往下一沉,背后嗤啦一声撕裂的响声,衣服被撕开了三道长长的口子,险些就擦中了皮肉。   裘无名的身体向前冲,陆轩的身体在底下,堪堪躲过了这追身的一击后,陆轩单手往地上一撑,整个人弹簧一般弹了起来,后背贴着裘无名的胸口重重的撞了过来。   这时候,裘无名避无可避,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感觉就像是被一辆奔驰而来的火车从下往上撞中了一般,胸口一阵剧痛,身体轻飘飘的如鹅毛一般凌空向后翻飞。   不等裘无名的身体落到地上,陆轩整个人噌的一下从地上跳跃了起来,追着裘无名就是一记重脚扫了过去,动作不带一点的花里胡哨,当的上快、准、稳、狠四个字。   裘无名的身体翻飞在半空中,本就是没有什么应对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轩那大脚板子向他扫过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绷紧了身体增加防御力。   砰的一声闷响自半空中传来,就好像陆轩凌空来了一个抽射一样,裘无名那轻飘飘的身体加速的向一旁翻飞,比刚才的高度还稍稍的向上拔高了一点。   这还不算完呢,陆轩紧跟着一个快速的起落,又是一记闪电般的扫荡腿过来……   砰!再中!   如此,陆轩一连又重复了三脚,裘无名整个人就像是皮球一样被踢在半空中下不来,直到撞上了对面的一堵墙才轰的一声落下。   “咳咳……”裘无名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着,贴着墙面站了起来,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在他过去无数次的对战中,这次绝对是最丢人的,还从来没被人像皮球一样这么踢来踢去呢,这要是真传出去了。   那他这华夏最强大的杀神,还不被人笑的尿裤子了。   “怎么样,我的脚法不错吧。”陆轩看着裘无名轻佻的笑道。   裘无名本来就咳出了血,强压了两下不再咳了,但被陆轩这么一气,马上又哇哇的咳出一大摊血来。   趁你病,要你命!陆轩突然来了个回马枪,直接一记重拳迎着裘无名的面门出其不意的就凿过来。   陆轩可不想,裘无名使出七伤拳来。   因此,早点干掉他,是最好的选择了!   陆轩可没有信心,抵挡的住裘无名,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七伤拳。   裘无名毫不避让陆轩的拳头,就任由那碗钵大的拳头像铁锤一样凿中他的面门,顿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裘无名的脑袋被凿中的同时,他的一双拳头也砸中了陆轩的胸口。   拳头上带着刺指虎……   一股难言的疼痛瞬间蔓延至全身,胸口的骨头仿佛都被刺指虎砸断了一样,整个胸口成向下凹的形状,可见裘无名的这两拳是冲着必杀而来的。   好在陆轩的自身防御力也是变态级别的,虽然受了重伤但还不至于毙命。   “咳咳……”陆轩猛的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大团浓浓的鲜血,同时屏气用力将所有的力量汇聚于胸口处。   伴随着他咬牙发出一声‘啊’的吼叫,凹下去的胸口恢复了平常状,血却依旧在流。   还好陆轩会缩骨功,不然一拳直接被干死了。   但即使这样,裘无名的内劲,穿透到了内腹,让陆轩受了伤。   骨头没断,这也让陆轩有点庆幸了。   要是断了几根骨头的话,怕是要修养好一阵子了……   裘无名的状况也不怎乐观,他的脑门被陆轩砸的凹进去了一块,但他却没有因此而晕过去,反而一双眼睛睁的锃亮,并且嘴角挂着的笑容狰狞的更如鬼魅一般。   接着,裘无名被砸瘪的脑袋,反弹了回来,恢复了原样。   缩骨功!   然而缩骨功,只能缩躯体,什么时候能够缩脑袋的骨头了?   陆轩都是有点吓呆了,但他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木管闪烁冷光,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皱着眉头道:“你还真是一个怪物呀!”   甚至,陆轩都是有点后悔了,还以为这一拳直接能打死这个老怪物,所以没有用内劲。   例如如果刚才用出隔山打牛这一招,裘无名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错过了这次机会,可不会有下一次了!   这一刻,陆轩已然受了不轻的伤。   “嘿嘿……”裘无名笑着说道:“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陆轩当然不是裘无名的对手,这样一个老怪物,只有华夏的神榜强者,才能与他一战了。   当年裘无名被重伤,也是因为护龙一族几大高手的围攻,才重伤了他。   论单挑,陆轩能和他打斗上百招,已经是一件非常值得让人惊叹的事情了。   裘无名眼见陆轩已经受伤,怎能错过这次绝佳的机会,他目光露出了冷冽的杀机,又是向着陆轩扑了过来。   似乎,这一次陆轩是必死无疑了。   可是陆轩的瞳孔中,并没有一丝的惧意,仿佛他还有着最后的杀手锏一般。   然而他真的有最后的王牌,只是不愿意用出来而已……   “嗡”的一声,琴弦的波动声,响彻整个黑夜,一道黑影钻出雨幕之中,正是清月仙子左清月!   左清月单手抱琴,右手波动琴弦,一道真气的音刃,迅猛而出!   诡异的武功,让裘无名皱了一下眉头,弦音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