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魔鬼训练营 - 医武兵王

第1758章魔鬼训练营

陆轩今夜的“作为”实在让人炫目,这样一个神秘而又彪悍,更是风趣的男人,给所有人留下了太深的映像。   航空公司的空姐们,依旧羡慕着安若竹,能有这样一个文武全才的男朋友,当真是觉得,在床上,什么姿势,什么花招,都要满足呀。   如果安若竹知道她们内心的想法,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了。   这样的联谊会,即使付辛博让所有人倒胃口,但是不少人,还是成双成对的“喜结连理”了。   付辛博看着一对对空姐和空少成双入对的离开,他心里更是有点愤怒了,都是安若竹的男朋友给搅黄了!   然而陆轩实在是太神秘,太厉害。   付辛博即使愤怒,心里犹如一万只草泥马跑过,但是他压根不敢对陆轩有什么报复的心思了。   这样神秘强大的人,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招惹的,付辛博想着,也是离开了酒吧,灰溜溜的……   陆轩开着车子,载着安若竹离开了,然而当他将车子开出酒吧门口这条街道的时候,一个黑影竖立在一个T字路口处。   一个刹车之后,在安若竹疑惑的目光中,陆轩解下了安全带,走向了那一道黑影。   而那个人,是没有离开的汪子辰。   陆轩一边走,一边掏出烟和火机来,递给了汪子辰一根。   汪子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不抽烟。”   作为一个飞行员,必须要保养好身体,烟酒都不沾的。   陆轩笑了笑,点燃一根烟,叼在嘴巴里,深深吸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道:“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既然汪子辰在等他,陆轩当然知道他内心的疑惑。   “我想知道,你和教官是什么关系,”汪子辰问道。   “什么关系……”陆轩喃喃一声,回忆着说道:“我进入训练营的时候,那时候你应该没有去,所以,你不认识我。”   “秦风也是我的教官,”陆轩淡淡一笑道。   “……”   顷刻间,汪子辰呆若木鸡,这么说来,他可以算是自己的师兄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个训练营,可以说是魔鬼训练营,然而,只要从这个训练营里出来的人,都是进入了狼牙特种部队。   陆轩在魔鬼训练营里,也待过一段时间,并且秦风是他的魔鬼教官。   那时候,在训练营,陆轩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可他却是成长最快的一个人,凭借着一股冲劲,和非凡的身体素质,成绩是第一,并且打破了训练营里的各种记录。   在待在训练营的时候,陆轩还没有遇见师傅莫云涛。   完全是靠着坚韧不拔的心智,成长着。   在训练营的任务当中,也是屡屡获得了一等功。   “你叫什么名字?”汪子辰看着陆轩,心里直颤抖的问道。   陆轩干笑两声道:“我叫陆轩,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   “……”   听到这个名字,汪子辰目光都是失神起来。   树的影,人的名!   汪子辰又怎么会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的,不说现在,陆轩的名字,在京城军区,有着极大的威望。   在魔鬼训练营里,也是流传着陆轩的传说。   陆轩在魔鬼训练营里,屡破各种训练的记录,即使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没有人能够打破他的记录。   而秦风教官,也经常提起陆轩这个名字,说他是是他最得意的士兵,最欣慰的弟子。   果然,陆轩从魔鬼训练营里出来后,便是去了狼牙特种部队,成为了最强的兵王,是魔鬼训练营里,每个军人所追逐的目标。   “是你,竟然是你,”汪子辰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酒吧里,遇见他所崇拜的兵王。   曾经,汪子辰也是想要做到陆轩所做到的事情,但是一一都失败了。   陆轩淡淡一笑道:“是我,看到你的身手,我就知道你是从魔鬼训练营里出来的了,而且还是秦风教官教的,教官……我也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了。”   魔鬼训练营里,也是一个特种部队了,是极为特殊的存在,很少有人有魔鬼训练营,这个部队,是专门为狼牙特种部队,输送最强战士的秘密基地。   在魔鬼训练营里,陆轩依旧有着难忘的岁月,一晃眼之间,一幕幕,都感觉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训练营太特殊,一般情况下,只准进,不准出的,所以,陆轩和汪子辰都没办法再见到教官。   “好了,我要走了,”陆轩抽完最后一口烟,丢掉烟蒂,不紧不慢的说道。   陆轩在汪子辰极为崇敬的目光中,又是钻进了车子里。   一道漂亮的甩尾,汪子辰看着那宝马豪车漂亮的尾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陆轩,无疑是在军界,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注定是名留青史的兵王。   夜色深沉,在京城,乏门的一栋豪华别墅内,乏门门主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而乏门门主喜欢黑暗,整个别墅的客厅,没有一盏灯是开着的,只有电视的亮光,看起来阴森森的。   电视的光,都难以看清乏门门主的面颊,而至今,除了乏门门主最亲信的人,没有人知道乏门门主长什么样子。   突然间一道黑影,如飓风一般刮来,一个眨眼的功夫过后,他坐在了乏门门主对面的沙发上。   乏门门主感受到一丝血腥之气,淡淡的说道:“裘无名,你的行踪已经暴露了,特情局和护龙一族的人,都知道你出现了,你太鲁莽了!”   这个黑影人,正是邪神……裘无名!   裘无名穿的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之下,长长的头发,都是遮盖了那扭曲的面颊,猩红的眼眸,看上去,无比的狰狞。   那个被他快要吸干血的少女,为什么能被吓死,倒真是情有可原了。   裘无名实在长得跟个魔鬼一样。   此时,裘无名用着阴寒的声音,说道:“乏门门主,你知道我多久没有尝过人血了嘛,你知道嘛,那滋味,真是太美味了!”   乏门门主冷笑一声道:“你最好收敛一点,不要坏了我的好事,现在护龙一族,都怀疑到我头上来了,认为你一直在我乏门手上,现在把你给放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