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6章你究竟是谁 - 医武兵王

第1756章你究竟是谁

那一刻,汪子辰才知道,原来,教官,也并不是一直在后面等着他们完成任务回来的,他,也要执行任务,而且,他执行的任务,比他还要凶险万分!   每一次执行任务,教官总是一脸冷酷的将他们护在身后,总是把最危险的位置,放在自己的肩上,他的脸上,总是冷酷的样子。   终于有一次,厄运也降临了他的身上,在一次的任务中,他一不小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纰漏,不但让他们整个组的人,陷入了危机之中,而且更让自己几乎丧命。   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教官的身形如从天降,所有的子弹,和致命的伤害,都落在了教官的身上,在他还一脸震骇的时候,教官已经夹起他的身形,逃了出去,直到逃出去的一刻,他才猛的意识到了什么,带着教官,疯狂的逃命。   最后,他逃过了一劫,但是回去之后,教官却在床上躺了将近半年,也是这一次,他才知道,原来这个一直看起来极为冷酷冷漠的教官,原来在背后,为他们付出的是多么大。   当他看着教官的身上几乎密密麻麻无一处完整肌肤的时候,他流泪了。   那一次任务,汪子辰的部队的生涯,也彻底的结束了,因为他的那一次失误,参加任务的九个人,牺牲了四个,两个重伤。   汪子辰他面临了选择,一是如他所愿的,去其他部队,或者得到一笔资金和一份保密合约,完全彻底的远离部队,回家。   而教官对他很栽培,即使躺在病床上,也是尽力将他推荐给了空中部队,汪子辰的思想和身体素质都是无比的优秀,所以,汪子辰顺利当上了一名飞行员。并且还是战斗机飞行员,成为国宝一般的存在。   在临别的一刻,面对着和他送别的沉默的教官,他终于问出了他心中潜藏已久的问题,教官,你有名字吗?   “秦风!”在沉默了一会之后,教官转过头看了一眼周围,在确定没有人之后,他开声回答了他的名字。   从那一刻,这个名字,便铭刻在了他的心间,并且知道,这一辈子,他都将会记住这个名字!   眼前的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年纪的人,竟然知道这个名字,而且,叫出了这个名字?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   “你是不是秦风教官,教出来的学生?”   陆轩并不知道,他一语喊出的这个名字,对于眼前的这个人来说,造成了怎么样的内心的惊涛骇浪,看着他结巴半天,却还是没有直接回答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说道。   “你……你究竟是谁?”汪子辰终于从无比的震骇中回过了神来,颤着声音,问出了一句完整的问题。   “现在是我在问你!”陆轩淡淡一笑道:“我觉得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才对。”   如果不是因为汪子辰的出手招式,似乎有些熟悉,好像是一位故人的劲道,那么他的下场也许会更惨。   所以,陆轩这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汪子辰哪里还有力气的说话的。   “我是秦风教官的教导的兵,你……你认识教官?”   汪子辰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陆轩望了一会,才缓缓的问道:“那你和我的教官,有什么关系?”   尽管,他的伤势,已经发作,他的声音,已经彻底的衰弱了下来,他的嘴角,还带着血迹,但是当他说出这一段话的时候,他的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想到教官,汪子辰的热血在翻涌,让人感觉到了一种震颤心灵的力量,让人无法置疑他的内心的那种决心。   我和秦风之间的关系?   陆轩愕了一下,随即脸上才想起了什么了,露出了一丝恍然,目光冷冷的在汪子辰的脸上扫了一遍。   看着他眼里的那一丝坚毅的神色,陆轩却是不回答,转移话题,不冷不热道:“你既然是秦风手下带出来的兵,难道秦风白教你了,你的政治课白上了,还替人出头,你以为你是黑社会?”   “我……愧对教官!”听着陆轩的话,望着陆轩眼里冷冷的仿佛直刺心窝的目光,汪子辰的身形,猛的震颤了一下,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深深的愧疚的神色的低下了头。   汪子辰虽然在部队里,形象是一个爱国的军人。   可是在付辛博的身边,又是变成了他的打手一般的存在,每次付辛博被欺负了,总会叫汪子辰过来帮忙。   而汪子辰可以随意携带手枪,很多次,都是直接用枪指在了别人的脑门上,吓的那些人,不敢再招惹付辛博。   因此,汪子辰算是干过不少缺德事了,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做的太过,只是帮忙教训一下人。   但是这样做,也是违反了一个作为军人的道德标准。   此时,在汪子辰的脑海里,似乎又浮起了当初,在那部队里,在那一片只有无穷的枯燥的训练的地方,那个冰冷而残酷的声音,那道孤冷的挺真的身影。   在那个特别的军营之中,秦风从来都没有和他们说过什么太多的大义凛然的话,那里也没有之前的那些部队里面,那么多的思想教育的课,没有那么多的会议。   但是汪子辰却在那里,感受到了一种比诸之前的那些部队之中,那些长篇大论,那些煽动人心的话语,那些激情四射的思想演讲,那些高昂的励志爱国的歌声中所没有的那种力量……   在那里,感受到的是一种深深的不容质疑的自豪感,还有一种深重的责任感。   当飞行员的这些时间里,他在付辛博的身边,他的手底之下,他即使干了不少不该干的事,但是他却没有伤过性命。   更多的时候,汪子辰都只是在被动的守护付辛博而已,根本没有想过要干违法的事。   除了因为汪子辰知道,那个部队,那些人的存在,知道他并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只要他作出了过分的行动,便将会有人出现,轻而易举的将他裁决。

上一篇   第1755章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