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5章臣服 - 医武兵王

第1725章臣服

欧阳正杰刚刚出声提醒,而欧阳文韬发现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英俊却充满邪恶的脸孔,还有那双他永远无法忘却的杀戮眼眸,漆黑如深渊。   那一股强烈的杀机,冰冷的眸子,犹如野兽一般在肆虐着,眼神太可怕,欧阳文韬心里一凉,眼神露出了恐惧之色。   轰!这实力不弱的欧阳文韬被陆轩一记左勾拳,以一种违反物理常识的姿态斜飞出去。   等到众人眼睛稍微适应的时候,就看到陆轩漂浮在空中,背对着欧阳文韬的他猛地一记肘击下去。   根本来不及反抗的欧阳文韬被这霸道的肘击轰向地面,像滩软泥一样趴在地上。   “啊!”一声惨叫之后,欧阳文韬整个人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   而若不是陆轩手下留情,根本连一半的力量都没有使出来,不然的话,地上的欧阳文韬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这还是人吗?这是所有欧阳家人第一时间的真实想法,躺在地上的欧阳文韬虽然不敢说跟那种跻身龙榜的顶尖高手媲美,但他的实力,绝对能够龙榜后五名的高手,有的一拼的。   但是……欧阳文韬即使面对龙榜强者,也不会这么狼狈,可是面对陆轩,谁想一照面就这样半死不活了。   最惊恐的当然还是唐老爷子了,他手心在冒冷汗,陆轩越这么做,欧阳家怕是越会和唐宗年走的亲近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欧阳正杰看到儿子被打的痛苦低吟,阴沉着脸,问道。   陆轩缓缓的吐出三个字来:“臣服我!”   这一刻,烈风将陆轩的衣衫吹的猎猎作响,他眸子冰冷,毫无感情,宛如一尊杀神,唯我独尊的霸者。   这样的霸气,让人心神颤抖。   陆轩竟然想要一己之力,挑战整个欧阳家,并且还大放厥词的要欧阳家臣服于他,真是无法无天了!   “休想!”   “做人留一线。”   “……”   欧阳家的人,都是在谩骂着,如果被陆轩的一句话给吓到了,那欧阳家还算得上是一个伊利百年不倒的大世家么?   “不要脸的东西,真以为你天下无敌了么!”突然间,欧阳家人群间的一个老者动手了。   而他是欧阳正杰的弟弟:欧阳正浩,他的突然爆发,体内真气喷发而出,绝对是一个龙榜强者的实力。   欧阳正浩是欧阳家的第一高手,并且是隐藏的,很少人知道他,这是欧阳家的王牌,在危机时刻,才会动用。   这一刻,在欧阳家处于为难之时,欧阳正浩这张王牌出手了!   只要一个家族,有一个龙榜以上的强者,绝对是稳住根基的后盾。   这才是真正的龙榜高手!   突然出手,便是真气磅礴,蕴含着无匹的内劲,摧枯拉朽,武道极致!   欧阳正浩的这一脚气势如虹,没有任何花哨技巧,但却是力量和速度,都是达到了极为可怕的境界。   “又是你们欧阳家的风神腿,有点意思,”陆轩淡淡一笑,毫无所惧。   这一刻,陆轩右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巧若拙地圆,轻轻一带,便将这霸道的一脚化解。   而欧阳正浩也并没有气馁,一记飞腿落空,乘势便另外一条腿,弯腿如满弓,一个凌空回旋弹向陆轩的头部。   而陆轩的身体又是如不倒翁一样后倾,依然毫不费力地躲过这一腿。   不等欧阳正浩落地喘息,陆轩踏出一步,这一步似乎不大,却刚好飘到老人跟前。   嘭!众人也不见陆轩如何出手,只看到老人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倒地后压坏院子里的一大片花草。   陆轩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吐血:“人死了没关系,这花花草草死了就挺可惜的。”   依旧是那样的霸气,唯我独尊的气势,简直是没谁了!   强,真的是太强了!   如此年纪,已经有了这么强的实力,天下,还有还能阻止的了他?   欧阳正杰的心在颤抖着,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想要将我们欧阳家给踏平了么,杀的个干干净净?   想到陆之前说的话,要欧阳家臣服,欧阳正杰的心,在这一刻松动了,陆轩,这个传奇一般的存在,真是不好惹。   如果不答应,陆轩会不会继续这样把欧阳家给欺负个干净?   “你过来!”这时候,在欧阳家人,没人再来挑战的时候,陆轩一眼看向了欧阳正杰身边的那个保镖。   而那个保镖,是刚才差点没被铁门砸死的那一位。   刚才他羞辱唐老爷子,并且把唐芸也羞辱了,陆轩放过他么?   显然是不会的。   那个保镖听到的陆轩的话,身躯吓的在颤抖着,但是他看着陆轩冷厉的目光,他怕死,真的怕,他下意识的挪动着步子,走到了陆轩的面前。   陆轩盯着面如死灰的保镖,往前踏出一步,扯住他的头猛地往地上一砸。   砰!脑袋崩裂开始,额头鲜血直流,刚吃过早餐的欧阳家众人,一阵作呕,强忍住才没有吐出来。   保镖没有立刻昏过去,发出一声惨叫后,全身都在哆嗦着。   陆轩冷冷道:“跪下来磕三个头,我饶你一条命!”   不是每个人这辈子都有机会身陷生命垂危的险境,更不是每个人在命悬一线的时刻能够保持寻常心境。   扑通,那个保镖直接跪了下来!他就那样跪在陆轩面前,再没有方才站在门口时的半点乖张暴戾气焰。   男儿当真是膝下无黄金吗?起码,对这个人来说不是。   再说,黄金有命值钱吗?   “别磕头!”欧阳正杰大声喊道。   可是那个保镖脑子满是想要活命的思想,他听不进家主的话,接着他在陆轩面前不停的磕着头:“砰,砰,砰!”   本来杀机四起的陆轩想要把这个口出狂言的保镖人道毁灭。   但是既然想要收服欧阳家,一旦出了人命,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陆轩没有杀他,而是让保镖磕头谢罪,这是要让欧阳家无地自容,从内心征服他们。   内心的臣服,才是完完全全的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