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6章车子被砸了 - 医武兵王

第1686章车子被砸了

缓缓站起身,陆轩没有任何再说话,迈步向着人群外走去,然而他经过那位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身边的时候,说道:“作为一个医生,能不能救治好一个病人,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连一个生的机会都不给病人,还配的上一个医生嘛,医者仁心,请你永远记住这四个字!”   戴眼镜的医生,听到陆轩的话,身体猛然一颤,接着慢慢的低下了头,羞愧。   而他的初衷,确实是要施以援手的,只是身边女朋友的话,打消了他这个念头……   而陆轩瞥了一眼那个医生的女朋友,淡淡说了一句:“有时候,人不如狗!”   说完这句话,陆轩大步离开,牵着唐芸和宁宛西的小手,而皇城的余晖,将他的影子拖的很长。   所有人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的背影,是那样的高大……   这一刻,所有人觉得,这个年轻的神医,如此的医者仁心,医术高超,这样的齐人之福,他值得拥有!   “我们分手吧!”陆轩离开之后,戴眼镜的医生,给女朋友丢下一句话之后,也是无地自容的离开了这里。   留下那个女孩,伤心的哭泣起来。   很快的,所有人看向了老妇人手里拿着的名片,看到“陆轩”这个名字的时候,纷纷惊叹出声:“是他,真的是他!”   那个悬壶济世,医德仁厚的神医!   当宁宛西、唐芸和陆轩坐在车子里后,宁宛西和唐芸都是在看着他,目光都是有些崇拜了。   即使是外表冷淡的美女总裁,也是对自家的老公,很是钦佩。   “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们也不能这么看着我吧,我会不好意思的,”陆轩注意到她们直勾勾的目光,转过头,嘻嘻一笑道。   “噗嗤!”宁宛西和唐芸都是娇笑出声。   宁宛西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脸皮能不能薄一点呀!”   “宛西,算了啦,他一直都是这么的脸皮厚,”唐芸捂着小嘴,嗤嗤的笑着,笑的花枝乱颤。   ……看的是陆轩一阵眼热,这个迷死人补偿命的小妖精!   “这是我的优点,”陆轩大言不惭的说道。   听到陆轩更加无耻的话,唐芸和宁宛西给了他一个白眼。   而陆轩哈哈笑了几声,说道:“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吧!”   “好,我听说有个不错的西餐厅,牛排做的很正宗,我们去吃吧,”唐芸笑着说道。   宁宛西点了点头道:“嗯,就去那里吧。”   本来嘛,所有人都是戴着有色的眼镜看他们,在陆轩展现出他医者仁心的情怀之后,所有人没有再这么“说三道四”了。   因此,宁宛西现在的心情大好,也是想吃东西了。   “好,你们坐好了,”陆轩说着,启动了车子,向着唐芸所说的西餐厅驶去。   这是一家坐落在京都繁华中心的西餐厅,听说连里面的服务员也是法国人,绝对原汁原味的西餐厅。   在这家西餐厅的门口,停满了各色的豪车,不得不说,京城的有钱人,可真是多。   陆轩开车来到西餐厅的门口,远远望去,找了半天,终于是看到了一个停车位,他疾驰而去。   而正当陆轩要把车子停到停车位里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阿斯顿马丁豪华跑车,而这辆超跑,拼命的按着喇叭,示意让陆轩把这个车尾让给他。   但是陆轩可是先来的,又怎么可能让给他呢。   一个漂亮的甩尾,宝马M6稳稳的停进了这个停车位里。   开门下车,陆轩和宁宛西,还有唐芸,从车里走了下来。   而阿斯顿马丁的车主,也是从车子里下来了,他一脸的怒气冲冲,跟在他身后下车的,是一个浓妆艳抹,身材丰腴的女子。   陆轩根本不想搭理这个超跑车主,带着宁宛西和唐芸,向着西餐厅的门口走去。   然而,陆轩的无视,更让这位超跑车主,怒不可遏!   “哐当!”一声巨响传来!   走到西餐厅门口的陆轩,回过头看去,自己才买没几天的宝马M6,前车玻璃被人给砸了个稀巴烂。   那个身穿蓝色长西服的男人,提着根铁棍一脸笑意地站在车子旁边。   见到陆轩回头看过去,笑着说道:“小子,竟然敢跟老子抢车位,让你让开,你还不识好歹,老子这铁棍好久时间没有开荤了,今天就让它过过瘾。”   敢情这家伙是混世魔王来着,车子里面专门藏着根铁棍用来敲人家车子?   妈的,刚买的车子竟然被人砸了!   陆轩眉头都快拧在了一起,目光都是泛着冷色,冷冷道:“如果是你先到的这个车位,我不会跟你抢,但是,这是我先来的,你竟然还砸我的车子,你死定了!”   “老子砸的车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很多人都说我死定了,但是我依旧活的好好的,在京城,还没人敢动我的,小子,既然你敢威胁我,那么是你死定了!”那圆头圆脑的家伙不屑地说道。   “你记住我的名字就好了,我叫柯威,以后看到我的车子最后躲远点儿,还敢跟我抢车位,找死!”   陆轩看到那破碎一地的车窗玻璃,心里窝火,又是碰到了一个装逼犯,而且嚣张跋扈的很。   看来这个叫柯威的家伙,背景一定很深了,竟然砸了快一百辆车子,而那些车主都是敢怒不敢言。   砸车子,当然很爽了!   特别是砸别人的车,打别人的脸。   看到这家伙虎头虎脑将根手臂粗的大棍扛在肩膀上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混世魔王的架势。   陆轩不冷不热道:“看来你在京城是横行惯了呀,谁的车子都敢砸!”   柯威叫道:“妈的,你知道就好,还没有我不敢砸的车子,赶紧把车子挪开,让老子的车子停进去,不然老子可就要砸人了!”   “陆轩,怎么回事?”宁宛西和唐芸走了回来,站在了陆轩的身边,宁宛西黛眉一蹙的问道。   唐芸看着那一地的玻璃碎渣,也是气呼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