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7章乱弹琴 - 医武兵王

第1637章乱弹琴

陆轩一阵头皮发麻,看来只能这么做了,无奈道:“好吧,那你先去睡吧,我去洗个澡,然后马上过来。”   “嗯,你可别说话不算话,”安若竹说着,这才走进了她的闺房里。   此时,洗完澡的陆轩,关掉了院子里的灯,穿过走廊,走进了安若竹的闺房,卧室里黑暗一片。   陆轩运足目力都瞧不清楚床上的光景,安若竹睡觉一向喜欢开着床灯,陆轩和她相处很多天了,知道她的这个小习惯。   此刻床头灯未开,难道她还害羞吗?陆轩哪还管她害羞不害羞,已经是感觉睡意上涌了,早点睡觉,睡着了,什么都不会乱想了。   孤男寡女,黑灯瞎火的,气氛有点不大对劲,陆轩走过去,悄悄打开了台灯,看看安若竹睡着没有,睡着了的话,还是回自己的房间睡吧。   灯光柔和,足够陆轩清楚了床上的人,然而他看到了安若竹那一双明亮的美目,水汪汪的,她还没睡!   同时,这也让床上的安若竹也瞧清楚了他,灯光暧昧,陆轩都是看到了安若竹这个大美女的慌乱眼神。   然而安若竹满眼的慌乱一闪即逝,可是芳心却欢快的跳着,有点羞人,轻声道:“你干嘛呀,还不快睡觉!”   还真是要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呀,陆轩心里叫苦,也只能认命了,他动作不敢怠慢,在安若竹羞红的目光中,他整个身躯已经缩进了香气扑鼻的被子里。   要命的是,这张床才只有一米二宽,拥挤之下,他的身体能感觉到安若竹的细腻的肌肤,心神不禁一荡。   身体无意间的触碰,安若竹俏脸绯红,不敢稍微动弹一下,丝薄被本就不宽,再加上陆轩钻进来,一床薄被子挤两个人,这丝薄被明显不够盖。   这下好了,陆轩和安若竹都是感觉一阵心跳加快,脸色绯红,卧室内很静,谁也不敢出声,谁也不敢异动,就这么僵持着,煎熬着,坚持着……   最郁闷的还是陆轩,这还能好好睡觉么,真是乱弹琴!   而安若竹也是如此,她后悔了,她没有去想这张床堪堪只能睡两个人,被子也是如此,只能刚好盖两个人。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安若竹,毕竟她这么一个小女人,第一次经历今晚杀手来袭的事件,又怎么会不害怕,她想要找到被保护的感觉。   安若竹的心快跳到嗓子眼,她感觉相当清晰,她甚至感觉到他腰侧肌肉的结实,这坏家伙是不是故意的?   这一刻,安若竹能感觉得到,脸蛋羞红的她却不能避让,因为再让,她的身体都没有被子盖了。   即使天气已经入春了,可是晚上依然有点冷呀!   “你……过去点呀……”让安若竹忍不住小声娇唤了一声,这坏家伙实在过分,只是她嘴里虽然惊慌出声,但那双会说话的美眸却闭得紧紧的,她不好意思也不敢在这个两个人的床上瞧着他。   “你想冻死我呀!”陆轩含糊的支吾了一声,她娇嫩的肌肤,让陆轩感觉有点上头,这可是送上门的好事,然而陆轩根本不想占她便宜,却是无可奈何的在揩油。   “别动啦……讨厌……你碰着我了……”安若竹让了一点又被他贴上,逃无可逃,娇嗔的叫道。   “那……我侧着点?”陆轩脸上唇角有了丝促狭笑意,听着她惊慌害羞的声音,他心里有了丝痛快,谁让你非要让我过来睡的。   今晚在这香喷喷的大床上,怎么着也得惩罚她一下。   陆轩的身体正在侧向她,却听安若竹惊慌的娇呼道:“不要……别侧身!”   “干嘛?你不说碰着你了吗?侧着身子才能宽松点,”陆轩歪着头,调侃的笑道。   “不……不行,这样不好。”安若竹都是感觉到陆轩说话呼出的热气,让耳朵里麻痒不堪,心里还羞得要死,他侧过来,像什么回事嘛。   “那怎么办?要不你侧着身子?”陆轩瞧着她不敢睁开的美眸,心里玩味了起来,女人越弱,男人就越有征服欲。   说白了,这些天,安若竹住在医馆里,没少给陆轩造成麻烦,这次,还拉着陆轩过来一起睡。   陆轩忍不住想要恶作剧一般的捉弄她了,要让她知道,男人可是要保持距离的!   “我侧?我试试……”安若竹身子动了动,这一动,挨的陆轩却是更近了,好象自己在蹭他似的。   不行,安若竹吓得不敢再动,声音颤抖的说道:“不行呀!”   这时候,安若竹都急得快哭出声来,她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让陆轩来这里睡了。   “不行么?那……那只有我来了,”陆轩等着的就是她这句话,不待她反对,身体已经侧向了她,这一侧,床上似乎有了点空间。   但陆轩和安若竹却是更加挨紧了一些……   陆轩的呼吸,让安若竹总感觉耳朵热热的,她缩了缩脖子娇声抗议道:“你别对着我……”   耳朵感觉痒痒的,心里太慌乱,安若竹的娇躯都是一阵软弱无力起来。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安若竹,竟然和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而且安若竹根本不明白这其中的危险性。   现在安若竹明白了,可是似乎已经晚了……   不出气?你想憋死我呀?陆轩心里好笑,等着安若竹赶他走呢。   “你……你别乱动了,”安若竹娇躯颤抖着,轻声说道。   不动?这多难受?陆轩心里回答着,因为他地手放在自己身侧,实在不怎么舒服,但此刻搭在她腰身上的话,她恐怕得叫出声来。   这丫头颤抖的身子已经很紧张,陆轩暂时不敢过多的刺激到她,只是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啊?手没地放难受,闻着她的体香,也是一阵心火燎原。   这真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感受,而陆轩真的只是逗逗她而已,没有其他的杂念,虽然内心里,对这位美女空姐,还是有点恶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