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发狂 - 医武兵王

第163章发狂

陆轩走在二楼的走廊上,刚经过宁宛西的闺房时,她的房门吱的一声被打开,宁宛西笔直的站在门口,冷冷道:“进来!”  “你叫我?”陆轩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愕然的问道。  宁宛西冷冷道:“你说呢,不然你以为我叫谁!”  “进来!”宁宛西又是重复道。  宁宛西会把一个大男人叫到她的闺房里,这简直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陆轩作为男主角,肯定是难以相信的。  陆轩走进了她的闺房里,沁人心脾的香味回绕在鼻尖,目光不由得看向了床头,那鼓鼓的被子下,也不知道放了多少个卡通小娃娃。  宁宛西比他回来的要早,已经洗了个澡,此刻宁总裁穿着一身睡衣,秀发湿漉漉的搭在香肩上,惊为天人的绝色脸蛋上有着洗浴过后的潮红之色,完全盖住了她的寒若冰霜,多出几分娇媚,犹如刚刚绽放的出水芙蓉,娇艳欲滴!  陆轩可时第一次看到宁总裁魅惑天成的模样,不由得心跳加速了,看着睡衣下的丰满挺翘,34D的酥胸都快挣脱扣子跳出来似得,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道:“宁总,找我有事的话。”  宁宛西坐在了床边上,仰视着站在不远的他,板着小脸道:“陆轩,你什么时候开了一家安保公司了?”  果然是来兴师问罪的,陆轩笑道:“宁总真是说笑了,我一个打工族哪里来这么多钱开公司,是一个朋友开的,聘请了我当公司的总经理,你也知道,我是当兵出身嘛,也当过保安,所以对安保这一块比较熟。”  “你说的都是真的?”宁宛西直勾勾的看着他道。  陆轩打了个哈哈道:“比黄金还真,我要是有实力开公司,怎么可能还会到你的公司继续上班呢。”  宁宛西慢慢的相信了他的话,然而她又是摊出了小手来,这个动作,陆轩再熟悉不过了,简直是他的梦魇。  “宁总,红包你都要收走不成?”陆轩惊叫道。  宁宛西冷笑一声:“当然,你现在是我的丈夫,为了避免你到处拈花惹草,所以我要控制你的财政大权!”  陆轩快哭了,一脸的黑线道:“老婆大人,一个大老爷们儿的,总得有个小金库吧?”  “难道集团公司的工资还不够你一个人花的么,这钱我又不要你的,暂时帮你保管,两年的协议一到,我还会连本带利的一起还给你,”宁宛西质问道。  宁总一而再,再而三的玩这一出,陆轩真是有点窝火了,自己完全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他突然脸色一变,眼眸里露出了淫光来,嘿嘿笑着走了过去:“宁总,你这老婆当的可真够负责的,既然我贵为你的老公,也需要履行一下我的责任了。”  宁宛西看着他唇角的淫笑,芳心一咯噔,不由自主的娇躯微微紧缩了一下,而陆轩笑着坐到了床边上。  “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杀了你!”宁宛西冷若冰霜的怒道。  这个小妞还真是经不起调戏,动不动就喊杀人了,陆轩看到她愠怒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爽快,总是被她给压榨,任谁心里都会不舒服吧。  陆轩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老婆,谋杀亲夫可不好,还是谈点风花水月的事吧?”说完,陆轩顿时朝着她扑了过来,而宁宛西娇躯迅速的挪到了枕头边上,让他扑了个空。  以陆轩的身手,想要真的扑倒宁宛西,她真的躲得了么,所以,陆轩只是吓吓她罢了,然而宁宛西一个转身之后,竟然是从枕头底下掏出了一把剪刀来。  瞧着宁宛西高高举起的那把剪刀,陆轩愣住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宁宛西的枕头底下竟然会藏着剪刀,至于这么防着自己么?  陆轩苦笑了两声:“宁总,别激动,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他不是惧怕那把剪刀,而是怕宁宛西伤了自己。  剪刀的出现,无意让他们之间多了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陆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暗忖着,没想到自己在宁宛西眼中便是这种人……  陆轩摇头一叹,站起了身来:“宁总,你早点睡吧!”  宁宛西根本没有感觉到陆轩的神色有些黯然,愤怒道:“陆轩,你当我是什么,这种玩笑能开的嘛!”  “你又当我是什么,还拿把剪刀防着我,请你放心,我的品位还没有这么低,”宁总裁的发飙,让陆轩更加的怒气冲冲,直接大声的说道。  “你!”宁宛西气的娇躯直发颤。  陆轩不想和一个女人斗嘴,不管是输了还是赢了,都不光彩,他甩了甩手,心烦意乱道:“我没功夫和你胡闹,你早点睡吧。”  宁宛西不依不饶道:“陆轩,不准走,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明白!”  此时的陆轩,内心不停的挣扎着,宁宛西的纠缠,让他已经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怒火了,他双眸泛起了血丝来,一个转身,像看猎物一般看向了宁宛西,拳头捏的是噼里啪啦作响!  不是陆轩真的有这么大的怒火,而是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那种在战场上狂暴的心境像毒药一般侵入全身,让他像一个火药桶一般被点燃了!  宁宛西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吓人的瞳孔,血色的眼眸,暴涨的杀意,冷的让人心寒,她也不知道陆轩突然怎么了,竟然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陆轩已经处于在了癫狂的状态,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猛地扑向了宁宛西,而宁宛西拿着剪刀狠狠的向他刺了过来,可他怎么会是陆轩的对手,巨大的力道将剪刀拍飞,砰的一声,剪刀深深埋入了墙体内。  此刻,陆轩摁着她的双手,将她压在床上,暴虐的情绪依旧侵袭着他的全身,让他想杀人,望着那洁白的脖子,他真的很想一下子把那脖子给掐断。  宁宛西从来没有想到过,陆轩竟然会有这么阴暗的一面,他竟然在一个瞬间这么狂躁,这么凶恶,他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  我是要死了么,宁宛西看着陆轩那张狰狞而又扭曲的面孔,心里想到,她还不想死,因为还没有听到宁豆豆叫自己妈妈,还没有跟父母道个别。  宁宛西的眼眸盈盈波动,陆轩看着这双深邃而又纯净的瞳孔,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一般,他的双目渐渐变得黑白非命,失去了那恐怖的血色……

上一篇   第162章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