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8章要多惨、有多惨 - 医武兵王

第1438章要多惨、有多惨

至此,唐宗清带着小孙女隐姓埋名,很少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没想到过了十几年的时间,唐家还是找来了。  对于唐宗清,唐宗年依旧是有些忌惮的,毕竟当年在唐家,唐宗清是极为的德高望重,更是怕当年迫害他的事情,在家族里曝光了出来,他这个家主的位置肯定是要臭名远扬了。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唐家家主唐宗年,依旧有着斩草除根之心,这一次,唐宗年把唐宗发调任到江宁军区当司令,一半原因是为了对付陆轩,另外一半原因则是为了找到唐宗清了。  唐宗发不愧是唐宗年的左膀右臂,这么快找到了唐宗清,这一刻,唐宗发看了一眼唐芸,啧啧赞叹道:“她应该是唐芸吧,长得可真水灵着呢!”  “唐宗发,马上给我滚出去,”唐老爷子呵斥道。  然而唐宗发却是冷笑一声道:“唐宗清,再怎么样,我也是你堂弟吧,年还没过完呢,你想赶我走?这也太说不出过去了吧?”  “我和你们唐家没有半点关系了,我也不想再追究当年的事情,给我出去,”唐老爷子咬着牙道。  其实唐老爷子心里何尝不想为儿子和儿媳妇报仇呢,可是他现在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还只有唐芸这个宝贝孙女的陪伴,唐老爷子不想再卷入家族的争斗里,到时候,如果连这个唯一的孙女都失去的话,那么他真是死不瞑目了。  唐家,唐老爷子没有办法和他们斗。  唐宗发笑道:“唐宗清,你难道不知道,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的么,毕竟当年的事情,我哥可是一直都记着呢,我和我哥,能有现在的地位,真的是挺不容易的。”  “这么说,你们一定要赶尽杀绝嘛!”唐宗清愤怒的说道。  生在这种大家族里,真的是挺痛苦的,唐宗清不愿意卷入家族的纷争里,却是有些人一定要他死,如果生在普通的家庭里,儿子和儿媳妇肯定不会这么英年早逝了。  唐宗发身体站的笔直,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砸吧着嘴道:“倒可以不赶尽杀绝,只不过,你只能一直在牢里度过下半生了,在我的监视之下,我当然不会怕你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来。”  唐宗清气的浑身发抖,唐宗年兄弟二人,竟然想要将他给囚禁起来,失去自由,还要看他们的脸色活命,还不如死了算了!  “至于你的孙女嘛,长得这么好看,我会把她送人,为我们唐家谋取利益,多好,”唐宗发敲打着沙发,唇角露出了狡诈的笑容,说道。  唐芸气的香肩在颤抖着,大声道:“你欺人太甚!”  唐宗发嘿嘿笑道:“我欺负你们又怎么样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我没现在杀了你们,已经算是宅心仁厚了!”  唐老爷子和唐芸心中的怒火剧烈的燃烧着,都是恨不得和唐宗发拼命了,而唐芸目光看向了厨房里的菜刀,只不过唐宗发还有四个持枪的警卫员在,想要杀了唐宗发,还真是一件找死的事情了。  “唐司令,你好大的威风呀!”这时候,一个轻佻的声音传来,当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唐芸和唐老爷子露出了惊喜的目光,刚才在气头上,都忘了陆轩在家里房间睡觉呢!  “噗!”而听到这个声音,唐宗发身体猛然一颤,刚给自己倒的一杯茶水,喝了一口之后,全都是给喷了出来,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昨天早上还听过呢。  唐芸和唐老爷子看到唐宗发的反应,有些目瞪口呆起来,似乎唐宗发很怕陆轩的样子,唐宗发应该是刚来江宁不久吧,陆轩怎么把他给“制服”了?  陆轩从房间里走出来,唇角划着一抹笑意,可是目光却是有着一道道的冷光在闪烁着,这一抹笑容,让唐宗发感觉都是来自地狱,恶魔的笑容!  唐宗发又是打了一个冷战,挤出一丝笑容道:“哎呀,陆轩,你怎么在这?”  而唐司令的几个警卫员,看到陆轩的时候,也是吓的够呛,昨天还被陆轩的几个兄弟教训过呢,现在想来,感觉浑身都疼着呢。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陆轩冷笑一声,走到了唐宗发的面前,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唐宗发连忙道:“我什么也没说呀!”  本来还是颇为嚣张,面色残酷的唐司令,现在却是跟个软蛋一样,说话都不敢大声了,变脸真的比翻书还快,唐芸和唐老爷子看到这一幕,都是不禁对视了一眼,唐宗发肯定被陆轩教训过。  陆轩真是太彪悍了一点吧,人家江宁军区的唐司令,刚到江宁,就已经被被他给教训过了,而且似乎教训的挺惨,不然怎么会这么怕陆轩呢。  连唐芸都感觉陆轩,有点“不是人”了,谁都能欺负的样子!  陆轩砸吧了一下嘴道:“我刚才好像听你说,你要把我爷爷关进牢房里,监禁起来,把我老婆给送人,是不是?”  “你老婆?”唐宗发听到陆轩的话,立刻是眼珠子都瞪圆了,转念一想,目光看向了眉目如画的唐芸,根本没有想到,唐芸竟然是陆轩的老婆,早知道的话,唐宗发肯定是不会这么不计后果的上门找麻烦来了。  听到老婆二字,唐芸芳心说不出的甜蜜,刚才气愤的想要和唐宗发同归于尽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被老公保护的感觉,都让唐芸有了一种幸福的眩晕感觉。  “误会,都是误会,”唐宗发自以为有把柄被陆轩抓在了手上,他更知道陆轩是护龙一族的人,哪敢还继续耍威风的,他连忙站起身来,转身便是想溜走了。  “啪!”的一声,不等他想转身,陆轩的一个巴掌,便是猛地一下子从抽到了他的面颊,而唐宗发便是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整个人都是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大门口的地毯上。  “啊!”唐宗发发出一声惨叫,差点没痛的昏厥过去,真是要多惨,就有多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