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2章水土不服 - 医武兵王

第1432章水土不服

眼神过处,那黑色地蕾丝胸罩、黑色地蕾丝三角裤,黑色雕花地蕾丝吊袜带,以及一双黑色网眼长筒丝袜凌乱地放置在床头柜上。  神秘地黑色,性感到极致地黑色女人贴身之物,旖旎、诱惑,似乎还散发出女人特有地靡靡气息,视觉地极度刺激,令陆轩看着都呆若木鸡了。  这一刻,林诗曼看到陆轩惊呆的目光,眼中还有着一股火焰在燃烧着,她心里咯噔一下,愣愣地瞧着他,她不明白张唯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呀!”林诗曼顺着陆轩的目光看去,立刻看到了那些旖旎的贴身小玩意,立刻娇羞的满脸绯红,想要将这些情趣东西,收起来,却是根本提不上力气。  真是太羞人了,竟然乱丢在床头柜上,林诗曼捂着小脸蛋,都不敢看陆轩了。  陆轩不知道的是,在刚才,林诗曼还和唐芸探讨着,这些玩意,哪一件能够吸引到陆轩欲火焚身,而这些东西都是林诗曼带来的。  因为林诗曼知道,男人都喜欢这个,更重要的,林诗曼还是一具完美超模的身材,穿着那些东西,自然更加的展现出火辣、妖娆、旖旎的风情来。  唐芸其实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是脸蛋红红的,可是想到陆轩的喜好,也是忍不住和林诗曼探讨起来,如果陆轩知道这件事的话,绝对会想知道她们是怎么探讨的。  “咕隆”一声,陆轩吞了一口唾沫,这才艰难的移开了目光。  这时候,陆轩瞧林诗曼那双妙目斜睨着自己,似乎没有丝毫的睡意,眼睛里有着一抹羞意,似乎知道自己刚才看什么在发呆了,不禁老脸一红,表面却跟没事人一般的道:“怎么了,睡不着?”  林诗曼“嗯”了一声,心里暗忖,有你在身边,人家能安心入睡吗?  陆轩神色郑重的道:“这就对了,你身体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症状,刚才的眩晕令你中枢神经处在兴奋状态,这也是眩晕后地失眠症状,你这样可不行,你现在需要得到充分的休息,以免大脑缺氧就糟糕了嗯,这样吧你趴着,我给你推拿推拿,保证你能很快入睡。”  这一刻,陆轩一本正经的说着,示意林诗曼将身体趴伏在床上。  对陆轩来说,床头柜上的玩意,依旧让他邪火直冒,都想趁机溜人了。  不过现在林诗曼身体不舒服,陆轩作为一个中医,不能不管女朋友的把?  陆轩所说的什么失眠、缺氧什么的,林诗曼这个小傻妞,现在脑子晕乎乎的,哪里听的懂,只听到了推拿,眼里露出一丝惊喜道:“陆轩,你还会推拿呀?”  “世上有我不会的东西么?”陆轩霸气的说道。  “噗嗤!”林诗曼娇笑出声道:“吹牛!”  听到林诗曼铃铛一般清脆的笑声,陆轩笑了笑,这才说道:“推拿只是辅助手段,主要是让你身心得到放松,这样能加快你地睡眠,你睡一个好觉,明天早上就会好了。”  “嗯!”林诗曼点了点小脑袋,可是想着陆轩在自己身上推拿,她心跳就不受控制地加快,毕竟她的身体,有点敏感呢,推拿,难免要身体接触的。  “诗曼,你转过身啊”陆轩见她躺着不动,催促了一声。  “哦哦哦,”林诗曼这才反应了过来,可是心里依旧噗通噗通直跳呢,陆轩第一次这么体贴,还给我按摩,真开心!  心念间,傻妞嫩模的林诗曼,乖乖的将身子趴在了床上。  林诗曼这一趴,丝绸睡裙下那丰腴的美臀曲线很扯眼地呈现在陆轩的眼帘,圆圆的、翘翘的,不用去触摸就能想象到她那丰臀的弹性。  如此美景,陆轩不由咽下一口唾沫,还有那床头柜上的贴身小玩意,也是无比的惹人眼球,都忍不住会去想象,林诗曼穿上那些东西,会是怎么样的旖旎画面。  林诗曼把脸儿埋在枕头上,身后却没有什么动静,以为自己的姿势不对,不由问了一声:“我这样好了吗?”  “好了,我先给你捏一下头,”陆轩都觉得自己是个大色狼了,心里不由得啐了一口,赶紧收敛心神,身子倾了过去。  其实陆轩在师傅莫云涛那里,学的是针灸和医学之术,虽说中医有推拿,但是他哪里学过。  而陆轩以前在特种部队,每日的严酷训练下来,每名特种兵几乎都被折腾得腰酸背痛,身体就快散架。  所以,特种部队的兄弟们,都是会各自给对方推拿按摩一下,加上陆轩学了中医,了解人体穴位的分布,长此以往,陆轩对穴位的推拿手法相当地熟悉,推拿水平达到专业。  不过陆轩可是很少给人推拿的,基本上是没有人享受过。  毕竟按摩,陆轩觉得这是女人该干的事,谁希望被一个大男人按摩呀?  今天给林诗曼推拿,也是因为林诗曼是他女朋友的关系,给自家老婆按摩,当然是没问题了!而且林诗曼还是一个病人。  一番头部穴位按摩下来,手法专业、轻重合适,林诗曼感觉极其的舒适,如在云端的有些飘飘然,真是太舒服了。  接下来是颈部、背部的推拿,陆轩双手灵动的拿捏、敲打、推按,那娴熟至极、轻重适宜的手法令林诗曼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哼哼之声,还没做到腰身,极其享受的她已经有了丝舒服欲睡之感。  但很快,林诗曼就没了睡意。  此刻,陆轩的双手正缓缓下滑,滑到了她那柔软丰腴的腰肢上,如果换作是女人为她拿捏腰部,估计她也就睡过去了,但在她腰上轻柔缓推地是个男人,还是她的男朋友!  羞赧的感觉,让林诗曼脑子里瞬时清醒,她很清晰的感觉到陆轩手指的热度隔着薄薄的睡裙透进了肌肤。  这种感觉令林诗曼很舒爽,麻麻的、痒痒的、酥酥的,似乎有丝触电的感觉,说不出地舒服。  “嗯!”伴随着陆轩推拿手法,林诗曼喉咙里忍不住发出一声舒爽的嘤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