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6章智商是硬伤 - 医武兵王

第1416章智商是硬伤

听到唐勇的话,陆轩牵着宁宛西的手走了过去,坐在卡座上后,孟强盛立刻是叫来服务员,点了十几瓶鸡尾酒,于是乎,他们又是喝了起来。  鸡尾酒的酒精纯度可比二锅头要低不少,不过当水喝,也是喝着有点晕乎乎的,期间,孟强盛、严函还有唐峰上了好几次厕所了,陆轩当然没有他们那么拼命了。  “对了老大,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借着酒劲,沉默寡言的严函问道。  陆轩笑道:“咱们可是兄弟,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吧。”  唐峰和孟强盛都是竖起了耳朵来,因为严函想问的,正是他们想要知道的。  “你那天到底怎么了,乔森是……怎么死的?”严函说完,猛地将一瓶鸡尾酒直接咕噜咕噜几声,喝完了。  乔森的死,在孟强盛和严函,还有唐峰心里,宛如大石一样压在心里,经常会想到,即使他们看过当时的案发现场,知道乔森似乎是为了救老大而死,但他们很想知道事情的经过。  提到乔森的名字,陆轩双肩一颤,喝了一大口鸡尾酒,眼中有着难以言喻的痛苦之色,宁宛西紧紧的挽着他的手臂,用柔弱无骨的娇躯来温软他冰冷而又颤抖的内心,过了半晌,陆轩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了,是修罗殿的殿主阿修罗找上门来了,这一战,我躲不了,而我和你们的嫂子闹了点误会,心情非常不好,直接和阿修罗一战,可是我和阿修罗的实力太悬殊了,在我即将被干掉的一刹那,乔森出现了,可是阿修罗完全可以直接杀了我,但是他想要让羞辱我,让乔森死在我的面前,那一刻我入魔了……”  陆轩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是孟强盛他们心里都知道,入魔的老大,强大的令人颤栗,可是他们也没有想到,老大的心魔爆发,竟然连神榜强者都干掉了,太恐怖了!  但是孟强盛他们更能感觉到陆轩当时痛苦的心境,好兄弟死在了自己的怀里,不疯魔才怪呢!  想到这,唐峰、严函和孟强盛都是紧紧握起了拳头,当时看到阿修罗尸体的时候,真应该鞭尸解气的!  “乔森呢,你们把他葬在哪里了?”陆轩声音低沉的说道。  唐峰说道:“老大,我们把他葬在了江宁军区烈士陵园里,还好华司令好说话,答应了我们的请求。”  “老大,”孟强盛正色道:“新年了,我们一起去拜祭一下乔森吧!”  “我正有此意,”陆轩点了点头道:“过两天,我们一起去吧。”  “对了,告诉你们一件喜事,”陆轩露出一丝笑容的说道。  毕竟还没有过元宵节,现在还算是处于过年的期间,总不能老是说些伤心事吧,所以,陆轩说出这样的话,是要活跃一下气氛。  “喜事,什么喜事?”孟强盛、唐峰和严函异口同声一般的说道。  陆轩看了美女总裁老婆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有一个女儿了!”  “嫂子她有了?”孟强盛、唐峰和严函兴奋的叫道。  陆轩一听之下,立刻是白眼一翻,不过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他们根本猜不到事情的真相。  宁宛西俏脸绯红,陆轩说喜事,她猜到了他会说什么,只是没想到他的三个好兄弟会产生这样的误会。  此刻,孟强盛他们狐疑的说道:“老大,嫂子她肚子没什么反应,应该是刚刚才怀上吧,你怎么知道是个女儿?”  宁宛西羞的低下头,真是的,陆轩说话不说清楚,让他们瞎猜,多不好意思呀。  陆轩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们嫂子没怀孕,我这个女儿已经快两岁了!”  “快两岁了!”孟强盛、唐峰和严函惊讶的叫道,他们脸色急急一变,下意识的想到,不会是老大在国外风流的结果吧?  毕竟当初在国外,陆轩可是颇为的风流成性的,不过这也是在无数场杀戮过后,内心的烦躁与杀戮,需要地方发泄,所以才会这样,不过嘛,陆轩还是非常有原则的,宁缺毋滥,一般的国外美女,他还真看不上。  然而孟强盛、唐峰和严函他们三人转念一想,如果这个快两岁的小侄女,是和别的女人生的,老大怎么可能冠冕堂皇一般的在宁宛西嫂子面前提及这件事,而且还是说喜事,老大即使有时候确实会犯2,但绝对不会犯这么脑残的错误!  想到这里,唐峰他们三人,脑海里闪现出小豆豆粉嘟嘟的脸蛋,豆豆不是刚好快要两岁了嘛。  孟强盛、唐峰和严函心里一咯噔,睁大着眼珠子说道:“老大,你的意思是豆豆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不是?”  “嗯,你们没有愚蠢到家,”陆轩点头称赞道。  “……”  听到老大的话,孟强盛、唐峰和严函他们三个人,嘴巴张大着,足可以塞下一个茶叶蛋了,他们一脸的不可置信,试探性的问一句,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怎么可能!  严函他们都知道,豆豆是宁宛西从国外带回来的养女,突然一下子变成了陆轩的亲闺女,变化的太快,他们感觉脑子都不好使了。  想到这里,孟强盛他们睁大了眼睛,豆豆不会真是老大在国外的私生女吧,然而他们的目光突然看到了宁宛西那因为幸福而红晕的俏脸,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豆豆是美女总裁和老大的女儿?  “咕隆!”孟强盛吞了一口唾沫道:“老大,豆豆是你和嫂子的女儿?”  “你终于是猜对了,”陆轩摇头叹气道:“智商呀,真是个硬伤!  “……”  孟强盛瞬间被老大说的有点无地自容起来了,而严函和唐峰简直感觉到有点惊悚了,尖声叫道:“老大,这是什么情况这是!”  陆轩笑道:“还能什么情况,三年前,我和你们嫂子在这家酒吧相识了,然后她怀上了豆豆,不过你们可别想歪,你们的嫂子是来喝闷酒的,那时候我们都不认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