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奉旨泡妞 - 医武兵王

第1413章奉旨泡妞

“啊!”宁宛西吓的地尖叫一声,都以为是闹水鬼了,只觉身体落入了一个湿漉漉的怀抱,那胸膛却是滚烫的。  陆轩抱住她的娇躯,双脚在水下踢动着,嘻嘻笑道:“可爱的老婆,我刚才在练肺活量,练潜水呢,你这是要干什么?”  “……”  宁宛西呆呆愣了半晌,忽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拳头重重砸在他胸膛上道,哭诉道:“你这坏蛋,你这该死的人,我恨你,恨你,我叫你吓唬我,我不想活了,呜……”  陆轩感受着温软如玉的娇躯,还有刚才她决然的殉情举动,轻声道:“宛西!”  温柔的声音,让宁宛西娇躯一颤,他抬头瞥他一眼,见他眼神炯炯望着自己,眼中闪着炙热的火焰,也不知怎的,心中一颤,急急道:“你又想干什么,欺负的我还不够么?”  “我要欺负你一辈子,”陆轩轻柔道,旋即慢慢的低下头,目标是美女总裁老婆鲜艳的红唇……  望着那渐渐逼近自己的脸颊,美女总裁宁宛西浑身急剧颤抖,心脏加跳动,虽是被他湿漉漉地搂在怀里,身上却是阵阵地热:“你,不要……”  ……双唇相触带着池水的温柔感觉,让她头脑中轰的一阵轻响,心脏都跳了出来,知觉顿时失去了几分。  “你……呜……坏蛋……”宁宛西泪珠儿簌簌滴落下来,拼命地一阵挣扎,想要逃脱开去,却被他铁钳似的双臂紧紧环住,一下也动弹不得。  &宁宛西浑身阵阵滚烫,想起与他的种种故事,从讨厌,到慢慢相爱,到如今的如胶似漆,还有可爱的宝贝女儿豆豆,宁宛西心里一软,泪水流地更快,却紧紧搂住了他的腰肢,再也不肯松开。  刚才,宁宛西真的以为陆轩死了,这种生死离别的痛苦,转化为了惊喜,宁宛西再也不想去顾及那些烦心事了,只想拥有现在的美好。  品尝着那娇美的香唇,陆轩也不去想其他事情,将怀中这柔弱的女子紧紧抱起,那样的用力……  ……宁宛西的泪珠沾满了两人的脸颊,宁宛西再也回不到冰冷时刻,心似在云中飘飘荡荡,时起时落,悲喜交加。  毕竟宁宛西终究是和陆轩亲密的次数很少,她羞涩而又生疏地回应着他的吻,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感觉充盈心头,虽是浑身尽湿,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直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这一个浪漫湿吻终以宁宛西的喘不过气来而结束,陆轩缓缓而又恋恋不舍的离开美女总裁老婆……  陆轩……道:“宛西老婆……”  宁宛西羞得脸色通红,埋在他怀里不敢抬起头来,狠狠打他一下道:“你这死人,生下来便是来欺负我的,我恨你!”  “唉,没有爱,哪来的恨,这是爱之深,才有恨之切呀,我深深理解,”陆轩正色道。  宁宛西心中又甜又苦,想起刚才他和郝可人搂搂抱抱的,都快要小嘴都亲上了,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你刚才和郝可人这么亲昵,现在又来哄我,哼,你这个花心大罗卜!”  陆轩打了个哈哈道:“你也知道,这个小魔女太撩人了,我毕竟是个正常男人嘛,我发誓,我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更没有想占她便宜!”  这时候,陆轩完全是一个受害者的身份了,宁宛西又好气又好笑,说白了,都是怪自家老公的魅力太大了,美女都是倒贴他的,想当初,也是自己先爱上他的,而他还全然不知,真是可恨!  宁宛西哼了一声,在他胳膊上狠狠扭了一把道:“以后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和其他女人亲亲我我,我就和你拼了!”  “……”  陆轩汗颜,老婆果然是一种凶残的动物!  不过美女总裁老婆的话,有问题呀,不在老婆面前,和其他女人亲昵,是不是背着老婆,便是可以了?陆轩不由得想到,而美女总裁宁宛西,是腾远集团堂堂的大总裁,精明着呢,怎么会出这样的病句呢,这意味着,她允许陆轩有其他女人了!只要不在她面前,和其他的女人秀恩爱就行!  陆轩心中大喜,似乎美女总裁老婆想通了呢,想想大明星、美女警花和初恋女友她们,陆轩心里真是对宁宛西挺愧疚的,现在宁宛西能这么包容,真是让陆轩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呀!  刚才经历了一场“别样”的生死,这一刻,宁宛西想通了,既然陆轩无法抛去其他的女人,自己老是纠结这个问题,干什么呢,自己难受不说,也让陆轩心里也难过,人生这么的短暂,何不及时行乐呢,不开心的事情都抛到脑后去吧,她希望珍惜和陆轩在一起的每一年!  但是,宁宛西也有底线的,那就是不准陆轩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恩爱!这是宁宛西唯一的要求了!  陆轩亲了一下宁宛西的额头,感动道:“宛西老婆,谢谢你!”  “即使我这么说了,但你也不能拿着鸡毛当令箭,随随便便的接受女人,”宁宛西轻哼一声道:“你现在的女人,还不够多么?”  陆轩嘻嘻笑道:“老婆大人,你的话就是圣旨,我还以为你刚才的话,是让我奉旨泡妞呢!”  “泡你个头!”宁宛西差点没被这个无耻的老公给气晕过去,又羞又气的说道。  奉旨泡妞,亏他也想的出来,宁宛西真是服了这个活宝老公了!  陆轩哈哈大笑起来,今天来游泳馆游泳,真是收货了意外之喜呀,美女总裁老婆开窍了,唉,也是委屈了她呀,以后更要对老婆好点,绝对要好好的宠着,爱着!  “宛西老婆,不过话说回来,你竟然不会游泳?”陆轩一脸惊讶的问道,却是感觉有点太滑稽了!而且宁宛西伪装的也太想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