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泳衣 - 医武兵王

第1406章泳衣

所以说,陆轩算是没办法睡了,看着放在旁边的双肩包,闲来无事的陆轩,拿过了那个小包,直接是把小包给打开了,好奇里面装着是什么东西呢。  陆轩身手往里面一抓,抓住柔软的东西,便是拿了出来,在这一刻,陆轩看清楚手上挂的是什么了,赫然是一套黑色的蕾丝比基尼,那胸罩怕是有32E的大小!  这一套比基尼,无比的性感惹火,陆轩看着都是呼吸一窒起来,这个妮子,包包里装着比基尼,她想干什么,不会来一个办公室的比基尼诱惑吧?  果然是童颜那个啥了,这内衣的尺寸,也太惊人一点吧,咕隆一声,陆轩都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可是想到这个妮子,怎么会带着情趣内衣呢……  陆轩有些哭笑不得,这小丫头片子,才多大?真是思想不端正呀。  这一刻,郝可人听到了什么动静,慢慢的睁开眼眸,当看到陆轩手里比基尼的时候,她愣住了,刹那间,她脸蛋红晕满布,犹如火烧,“啊!”郝可人尖叫一声,接着猛扑了过来,撞了他一下,将其正着压在了身下,红着脸,探臂往那内衣内裤急急拎去。  陆轩本想捉弄她一下,但是忽而想到有点不合适,顿随她将两个贴身小玩意抢了回去。  此刻,只见郝可人神色之间这才略松了一口气,将性感比基尼,揉作一团,塞进了包包里,她粉嫩的脸颊诧红一片,对着陆轩娇嗔瞪眼哼道:湿大叔就是咸湿大叔,连女孩子的比基尼都要偷看。”  “我哪知道你包包里装的是这个,”陆轩白眼一翻的说道,却也是忍不住的老脸一红。  郝可人不依不饶的说道:“色狼大叔,你就是个偷窥狂,还不承认!”  陆轩又好气又好笑,看着郝可人趴在自己身上,翘臀勾起着完美的弧度,他心痒难耐,忍不住的一巴掌的拍了下去:“小丫头片子,大叔我可对你不感兴趣的。”  啪得一声脆响,郝可人哎哟哼唧了一声,双颊飞红,水汪汪的明眸,似一汪秋水般可怜兮兮的望着陆轩,又红着脸嗔着到:“大叔,你既然对我不感兴趣,你打我那里干什么?哼!”  “你不听话,你爸妈还不是会打你屁股,”陆轩哈哈笑道。  郝可人气呼呼的说道:“那怎么能一样,你又没生我养我,而且我还……还喜欢大叔!你这样打我,会让我误会的!”  “咳咳……”陆轩佯装咳嗽了两声:“可人呀,我这不是替你爸妈在教育你嘛!”  “我这么大个人呢,我爸爸也不会打我屁股的!”郝可人小鼻子皱了起来,哼哼唧唧道:“臭大叔,色大叔,咸湿大叔,思想还这么邪恶!”  说完,郝可人便是双手在陆轩挠痒痒起来。  而陆轩被她挠得的麻痒难忍。忙不迭向她双手抓去。  郝可人是早有准备,得意洋详的咯咯娇笑,趴着身子和他扭坐了一团。  好一阵笑闹后,郝可人的娇笑声却是葛然而止,伏在陆轩身上的娇躯一阵僵硬,水润眸子弥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水,柔嫩弹性十足的俏脸涂上了一抹好看的红晕。  此时郝可人地双臂,亦是定格在了抱着陆轩的动作上。  毕竟郝可人整个娇躯都趴在了陆轩的身上,太暧昧了一点。  陆轩也是尴尬不止,和郝可人笑闹之时,那充满着少女青春气息的好闻香味不断钻入他的鼻子,撩拨着他的心灵。  郝可人在他身上不断扭来扭去,任得任何一个正带男人都难以把持,更何况陆轩只是心理年龄较老,其真实岁月仍旧是处在男人体力最巅峰充沛状态。  陆轩的异样,自是瞒不过紧紧与他贴在一起的郝可人感知,更何况和陆轩生这种状况,也非是第一次了。  郝可人贝齿轻咬着嘴唇,轻轻贴在了陆轩的脖子上。朝着他耳朵吹息若兰低低呢喃道:“大叔,你果然是个坏家伙。”  而小妮子嘴上说地轻松,然而一颗柔嫩地芳心,此刻却是慌乱剧烈跳动不息,都感觉和大叔在玩着一种暧昧旖旎的游戏,郝可人的身体忍不住颤悸着,下意识的,如水蛇般的轻轻扭动了起来。  毕竟郝可人已经17岁了,身体和心理还比较早熟,她感觉到了情动的滋味,看着大叔剑眉星目的俊朗面孔,都事恨不得将大叔给扑倒了。  曾经陆轩答应过,等郝可人18岁的时候,郝可人如果还喜欢他的话,那就让郝可人做他的女朋友,这件事,郝可人一直都记着呢。  可是现在,郝可人都有点迫不及待想要将大叔给就地正法了。  如果陆轩知道郝可人的心思,肯定会吓一跳,到底谁想扑倒谁?  这个勾人的小妮子,真是要人老命了!  “可人,你快下去,”陆轩呼吸微微急促的说道。  “我才不要!”郝可人听到陆轩的话,反而是一对藕臂紧紧箍住了他的脖子,腻声撒着娇,柔软的香唇更是直接吻在了他的脖子上。  陆轩被她撩得是邪火直冒,猛然一咬舌头,粗壮地双手抱住了她的腰际,以极为困难地姿势将她推了起来,往旁边一甩,让她自由落在了沙发上。  郝可人见得陆轩脸红脖子粗,又是气喘吁吁的盯着自己,直以为他是真的想和自己怎么样,顿时心如鹿撞,忐忑不已。  年轻地身体,幼嫩的心灵颤悸起来,略一犹豫,缓缓闭上了眼睛。  只是很快的,郝可人听得陆轩站起身来,更是即害怕又隐约有些期待,长长的睫毛轻颤不已,然而哪里料着,却是听到陆轩喝水的咕隆声。  睁开眼睛一看,看到的是陆轩站在不远处的饮水机面前,喝着冷水呢,通过冷水,来浇灭内心的欲望,而陆轩也只能这么干了,欲火焚身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