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南宫烈 - 医武兵王

第1198章南宫烈

当宁宛西和蓝雅走出腾远大厦大门的时候,一个风姿卓越的身影,突然走了过来,他穿着白色的西服,和白色的皮鞋,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这,这哪里是人,这根本就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嘛。  “宛西,今天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如白马王子一般存在的男子,露出迷人的微笑,轻声说道。  而这个男子,正是郝可人当初和陆轩说的,那个从米国来的华裔男子,他刚到江宁,却是一直纠缠着宁宛西。  “抱歉,我没空,”宁宛西冷冷的说道:“南宫烈,请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已经有老公了。”  听到宁宛西的回答,南宫烈淡淡一笑,可是他的笑容中,却是冷光一闪,一股惊人的气息爆发而出,无比的骇人!  “宁宛西,在米国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想要的东西,是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南宫烈无比霸气的说着。  蓝雅看不下去了,他见过不少的追求者,也没见过像南宫烈这么霸气嚣张的,骂道:“你这人还要不要脸了,没听到我表姐的话么,她有丈夫了,挖墙脚也不能这么厚颜无耻吧!”  南宫烈听到蓝雅的斥责声,那惊人的气息直接锁定了蓝雅,竟然是一下子涌出了像猛兽一般的杀机,无比的可怕。  蓝雅看着他极致冰冷的目光想,吓的都是忍不住往后倒退了两步,宁宛西见状,咬着贝齿道:“南宫烈,你想干什么!”  “如果她不是一个女人,或者她不是你的表妹,那么她已经是个死人了!”南宫烈语气冷冽的说道。  蓝雅惊吓过后,愤怒的咬着贝齿,这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要是陆轩在就好了,绝对要打的他满地找牙!  宁宛西怒道:“南宫烈,你给我滚!”  “什么人,竟然在欺负宁总,”大门的两个保安,立刻是冲了出来,而他们可是以德服人安保公司的保安,说白了,他们的老板可是陆轩,看到老板夫人被欺负了,直接拽起警棍冲了过来。  妈的,连陆少的老婆都敢泡,找死!两个保安挥舞着警棍,便是抡了过来,然而他们还没触及南宫烈,便只听到“啪啪”两个巴掌声传来,耳光响亮!  惊人的是,只见两个保安被南宫烈一下子抽飞了出去,这种手段,倒是颇有陆轩的其实,直接一巴掌抽飞。  可想而知,南宫烈的实力绝对不俗!  蓝雅一阵吃惊,好可怕的力量,这个南宫烈到底是谁呀,竟然这么厉害!  两个保安被打的吐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直接是晕死了过去……  南宫烈拍了拍手掌,淡淡的说道:“宁宛西,我再给你时间考虑几天,要么当我的女人,要么我会杀了你的丈夫!”  “你丈夫不会一直当个缩头乌龟吧?哈哈……”南宫烈大笑着,旋即是转身离开,接着坐上了一辆兰博基尼的跑车,开车而去,很快的消失在了宁宛西和蓝雅的视线里。  宁宛西紧紧握着粉拳,因为愤怒,脸蛋都是气的嫣红一片,蓝雅小声问道:“表姐,这个南宫烈到底是谁啊。”  “其实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谁,”宁宛西咬着红唇说道:“他是我大学的校友,我只是听说他原本是华夏一个家族的人,最后这个家族举家迁移到了米国,很神秘,很厉害,在米国,没人敢招惹他。”  神秘的家族!蓝雅听到这个字眼,芳心都是噗通噗通的跳了几声,可是她又是很镇定的说道:“表姐,你放心吧,陆轩比他更厉害,陆轩一定会把他打趴下的。”  “但愿如此吧,”宁宛西轻柔道,可唇角满是苦涩,能不能和陆轩破镜重圆,这都是一个未知之数,而且南宫烈真得很厉害,宁宛西不知道陆轩是不是他的对手。  南宫烈看似是一个翩翩君子,可手段极为的狠辣,宁宛西不免有些担心了,她真得没有想到,南宫烈会从米国追到这里来,即使自己结婚了,他也是穷追不舍。  “蓝雅,我们走吧,”宁宛西说道。  “嗯!”蓝雅点了点头,心里依旧很气愤,陆轩一定会王者归来的,到时候,一定会替我出这口气的!  宁宛西和蓝雅坐上了一辆路虎揽胜,从腾远集团的停车场里开出来,也是很快的消失在了腾远大厦的大门口。  春节马上要到了,这可是华夏国最重要的节日,家家户户都是在置办着年货,年味真是越来越浓了。  而陆轩也是归家心切了,希望能够早点回家,和许久没有见面的老爸老妈,好好的陪他们,过一个春节。  陆轩自从高中辍学后,便是入了军旅,到现在都没有踏踏实实的回家过个年,纵使前年回到了江宁,可是被老爸赶出家门后,在江宁市,陆轩是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也是没有回家去过年。  毕竟陆轩承受的东西太多了,离开部队,陆轩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目标,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只会杀人……  而现在,陆轩有了这么多重要的人,有了好友和兄弟,有了李若彤和张雨菲这两个女朋友的陪伴,他希望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所以,他还真是想领着两个女朋友回家,一种光荣回家的感觉了。  毕竟陆轩还真是第一次领着女朋友回家过年呢,还是两个,就是不知道老爸老妈会不会“打死我”……  此刻,陆轩正坐在幕王府大厦、副总裁的办公室里,一只手杵着脑袋,心烦的很,他都是想现在就离开东北市了。  可是乏门的东北势力没有除,血族的人还没有来,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有点头疼呢,陆轩呢喃一声:“我还真是个劳累命。”  “陆轩,你在说什么呢,”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的唐芸,媚眼如丝的白了他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