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肝实火 - 医武兵王

第1048章肝实火

陆轩老脸一红的说道:“嗯,刚才想点事情去了。”  万里明点了点头道:“嗯,把鞋子换上吧。”  “万叔叔,他是谁?”甜甜歪着小脑袋,看向陆轩,却是撅着小嘴巴,上下打量着他。  万里明笑着摸了她的小脑袋一下,方才道:“嗯,他是万叔叔请来的给你爷爷看病的医生,还不叫叔叔?”  甜甜却是说道:“我才不叫呢,他是个坏叔叔!”  “坏叔叔?”听到甜甜的话,万里明和陆轩都是有点傻眼了,陆轩更是有点欲哭无泪了,我怎么就成了坏叔叔了呢?  万里明愣了一下之后,哈哈大笑道:“那他怎么坏了?”  甜甜天真烂漫的说道:“他刚才一直在盯着我看,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呃!”万里明惊愕了,看了一眼陆轩,这才干咳了两声道:“咳咳,刚才这个医生叔叔并不是在看着你,而是发呆的想事情,知不知道呀?”  陆轩表示自己真是比窦娥还冤了,自己看到甜甜,只是想到了宁豆豆,所以才失神了,却是没想到被甜甜这个小女孩,认为是个坏叔叔了。  难道自己会打一个13岁小女孩的主意么,陆轩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咳咳……”陆轩也是佯装咳嗽了两声,这才说道:“嗯,甜甜,我刚才的确是在想一些事情,看到你这么可爱,我也想到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这样啊,那我不跟你计较了,进来吧,”甜甜一副大人的口气说道。  陆轩和万里明相视一笑,现在的小女孩真是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当万里明和陆轩换上拖鞋后,这才走进了客厅里,而这间房子装修的十分的简单,家具都是红檀木的,却是有别样的人文气息。  “甜甜,你爷爷在哪?”万里明站在客厅里,问道。  “我爷爷在书房,”甜甜说道,她又是语气一转的说道:“不过有一位叫曾叔叔的人在里面呢,也是带来了一个医生,不过比这个坏叔叔年级大多了。”  又是坏叔叔,难道不成换个别的称呼么,陆轩哭笑不得,真是想一句甜甜了,我怎么坏你了?  “曾叔叔?”万里明听到这个名字,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立刻想到了是谁,喃喃道:“哼,没想到他也来了。”  陆轩好奇的问道:“他是谁?”  万里明正色道:“市级卫生局书记曾阳奇!”  市级卫生局的书记?陆轩眼睛闪过一道亮光,立刻明白其中是什么回事了,卫生局局长和书记,都是一个级别的领导,但是在卫生局里,就权利而言的话,一般是局长大一点的,但是书记和局长负责的任务不一样,一个负责党务一个负责行政。  而对于卫生厅副厅长这个位置而言,他们可以算的上都是有力的竞争者了,可想而知,曾阳奇的出现,陆轩隐隐都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走,我们过去,我倒想看看这位曾书记请来了什么名医,”万里明说道,直接是走向了书房的面前,接着是轻轻敲了两下门。  很快的,书房内传来了有些苍老的声音:“进来!”  万里明开门而入,而陆轩也是跟着走了进去,进入书房后,陆轩看到了一双鬓斑白的老者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他穿着加绒的睡衣,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浓眉虎目,目光看过来的时候,眉宇间英气逼人,颇为的一副有官威的样子。  60岁左右老者肯定就是吴一鸣这位省委书记了,而在吴书记的身边,正站在这一位50岁左右,矮矮胖胖的一位中医,他正在给吴书记把着脉,而且还是微微皱着眉头,不停的砸吧着嘴,一副很费解的样子。  “万里明,你怎么来了?”曾阳奇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  市级卫生局书记正站在门旁边,不敢打扰那位老中医为吴书记看病,而看到万里明后,惊讶的小声说着。  这位曾书记和那位老中医正好相反,长得是高高瘦瘦的,露出的笑容,十分的谄媚,一副笑里藏刀的样子,让人都不禁是想要提防着他。  万里明微微笑道:“曾阳奇,你能来,我便不能来了么?”  曾阳奇和万里明都是同一级别的领导,当然是互相称谓对方的名字了,曾阳奇干笑了两声,目光看向了陆轩,看到陆轩才二十出头的年级,愕然道:“万里明,你不要跟我说,你这个小伙子是你请来的医生吧?”  “为什么不是?”万里明看着他脸皮上的调侃之色,眼中闪过不快之意,语气带着一些许的冷意,说道。  曾阳奇哈哈笑道:“那还真是够年轻的啊!”  而在这位卫生局书记的心里,更是冷笑出声,万里明都不知道请了多少名医来了,都是不见其效,现在更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这么一个年轻人,都敢请来,这不是瞎胡闹么这是,胡乱投医了他。  曾阳奇正是从小道消息上,听说万里明在到处找医师给省委书记看病,他哪能不知道万里明打着什么心眼,曾阳奇也是觊觎着卫生厅副厅长的位置,赶紧也是行动了起来,这不是,今天带来了一个资质老辣的中医来了。  万里明听到他张扬的笑声,心里大为的窝火,正要反驳的时候,只见那位老中医收回了在吴一鸣手腕上的手,而眉头更是都快拧在了一起。  “方医生,怎么样?”曾阳奇急急的问道。  而这位方医生的老中医摇了摇头道:“吴书记脉象紊乱,口干舌燥,咽干咽痛,眼睛而且干涩,这是肝实火的症状,可前几位中医开的药方,我刚才也看了一下,都是对症下药的良方,可是为什么一点效果都没有呢?”  肝火,指肝经火胜,内扰于肝的一种病理现象,多由于情志不遂、郁而化火、嗜食肥甘油腻而化火或其他脏火累及肝脏所致。  但是肝火又分为肝虚火和肝实火,这是两种不同的病理,实火很多的治疗是用清热、降火的泻法,虚火是用补法。

上一篇   第1047章甜甜